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六卷 第一章 幽寻往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 第一章 幽寻往事

    见人都出去了,幽寻随手布了个禁制,这才缓缓说道:“傲天族与霰神、昊仙两族原本都是一脉相承的,关系非同一般,可是当年的事情却让我们傲天一族背负了背叛的恶名,那种内心的煎熬一直伴随我们直到今天。”

    幽寻叹了口气说道:“真正仙魂星系上的修真者都对这里的人和土地感情很深,只有那批迁移的古修真者,他们才无所谓。”

    若惜料想不到幽寻居然不仇视她,反而内心深有愧疚。

    “是啊!当年的那场惊变,我们都亲眼所见,不是不想帮忙,实在是爱莫能助啊!”幽允也不隐瞒的道。

    “我知道阴陀罗所背负的沉重压力,作为他多年的老友,我却袖手旁观,置身事外,实在是说不过去啊!”幽寻道。

    “您~~您与家师是朋友关系,那我该称您一声师伯了。”若惜惊讶道。

    “别,这个师伯我可担不起啊!若惜啊!你这次出来,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自己可要注意了,这里不同于你们鍪岍潭啊!”幽寻劝道。

    风南天一听幽寻的意思,分明有袒护若惜的意思,他不禁思忖一下,说道:“幽老哥说的对,这次若惜出来,是要和他们谈判的~~”接着,他把这一行自己的目的说了一遍。

    “你们的想法是很好,但是依我看,一点机会也没有。”幽寻仔细听完风南天的话,摇摇头道。

    “我知道我们的想法有太多的漏洞,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把握,不过我们还是想听一听师伯的意见。”若惜请教道。

    “这一点,阿允应该比我解释的更清楚一点,本来星相大人是最知情的人选之一,可惜你来的时间太短了,否则~~”幽寻的话说到这里突然断了。

    “星相大人刚从别的星球来,若惜之前则一直生活在鍪岍潭,阴前辈虽然知道一点情况,但更多的只是推测。现在我们就把这里知道的一些具体情况对你们讲一些,希望可以打消你们的计划。”幽允缓缓说道。

    “等等。”幽寻看了一眼四周,布了个隔音禁制。

    “不是吧!取消,我看那帮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嘛!还不至于强大到要我们打退堂鼓的地步吧!”岳琦不悦道。对于幽寻和幽允少见多怪的举动,他很不以为然。

    “岳大哥,幽老哥他们也是好心的,你就听他们讲完然后再表意见好吗。”若惜恳求道,既然美女都出面了,而且还是自己未来的弟妹开的口,岳琦再怎么说也要给点面子,他低哼一声,站到一旁不吭声了。

    “仙魂星系本地的居住者因为环境恶劣的原因的多少年来被淘汰了不少,优胜劣汰,这是亘古的定律,这本身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后来随着古修真者的大量迁移,古修真的传承也来到了这里。自然的仙魂星系的主导权渐渐的完全掌握在了他们的手上。我们仙魂星人只能沦为他们的附庸,造成这种原因,人口稀少固然是一方面的原因,但最重要的是自己技不如人。原本各族都有自己的信仰,但那毕竟是精神方面的,古修真者的到来则完全打破了这种规律,傲天族的人先接受了他们新奇的修炼方法,事实上这种功法也确实能够大幅提升修真者的修为,处于信仰的原因,另外两族则对这种新的功法不屑一顾。结果就是,三族之间的差距被慢慢的拉大,这也就是两族惨遭囚禁的前因。”幽允叹了口气道。

    风南天点点头道:“按照幽兄的说法,显然是正确的,毕竟一族的强大,势必破坏原来三族鼎立的平衡,但是我明白的是,就算傲天族强大了,也可能强大到可以同时禁锢两族所有人的程度吧!幽兄,这其中是否还有别的什么隐情啊?”

    幽允点点头,朝幽寻看了一眼,后者接口道:“你就说吧!这么些年,我们安于逸乐,逃避过去已经够久了,如果再这样下去,就算飞升了也难以心安啊!说吧!有什么后果咱们一并担着就是。”

    若惜感激的道:“师伯放心好了,我们是不会连累你们的,而且我不认为我们的要求算是过分的。”

    “若惜这是说哪里话,先不说我与你师尊的关系非同一般,只看见大家同为仙魂人的份上,我就不能再袖手旁观下去了。”幽寻转身示意幽允继续说下去。

    幽允点点头,继续说道:“随着古修真者的到来和壮大,昊仙和霰神两族的地位也越来越受到威胁,其间免不了与古修真者生冲突,但是吃亏的往往都是他们自己,说来惭愧,傲天族里当时有人对于古修真者是必恭必敬,包括我们,都甘愿成为他们的附翼。尽管如此,我们却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要驱逐或是伤害他们,直到有一天~~有一天~~”幽允说到这里,脸色突然变得极为难看,话也接不下去。他的眼神里除了激动,分明还有一层恐惧的色彩。

    幽寻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说道:“那一天,仙魂星系的三位领导者,也就是三位星魇大人,突然秘密的出了星召令,要求所有星辰以上身份的人务必带领手下在三天之内守住各行星之间的传送阵,没有上头的命令,谁也不许擅自离开和进来。是了,若惜可能还不知道仙魂星系上的统治分层吧!在仙魂星系一般都是处于古修真者的统治之下,最低的就是我们这些星辰,他们大多是各家族的宗长或是各大门派的宗主和长老身份。其次就是星相,管理着整个星球的所有大权,像咱们梦魂星这样有两个星相大人的情况,在别的星球是根本没有的情况。”

    风南天微微一笑道:“幽老哥是在提醒我要小心了是吧!无功不受禄,这一点我还是明白的。”

    幽寻呵呵笑道:“看来我是白操心了,看来星相大人是早有准备啊!每个星球上都有一位星相大人,咱们这里一共是十八个星球,加上南天大人,总共是十九位星相,而统领所有星相的则是三位星魇大人,传说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有

    着接近飞升天界的修为,三人中以乱牟星的那潘大人实力最弱,乱黔星的纳扎大人次之,最强大的则是乱亟星的蒙丹大人。”

    “风老弟,在这里原来还有人比你位置更高的啊!真是少见啊!”岳琦突然插话道,对于风南天的实力,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正因为如此,他分外的受不了

    居然有人比风南天的地位更高,因为那样连带着他的地位都在下降,对于尊贵的妖王后裔来说,这是不能容忍的。

    对于岳琦的抱怨,风南天只有抱以苦笑,难道让他用仙人的身份去和修真者争地位吗?如果真是那样,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星相大人修为自然是群的,那天在梦魂星相大人的暗星殿上我已见到,说起来我还是很佩服的,但是要说到可以取代星魇大人的位置恐怕还远远不够啊!”幽寻直率的道。

    风南天这才知道幽寻为什么能一眼认出自己,可恨自己还一度怀疑他是幽梦雨蝶身边的人呢?不过让人当面说自己不如另一个人,无论涵养如何深厚,恐怕心里都有点不舒服的,不过能让幽寻如此佩服的人,风南天倒是来了兴致,他好奇的问道:“幽老哥如此判断,看来是见过那些星魇的厉害了?”

    “不只祖爷见过,我当时也在场呢?”幽允忍不住说道,显然那个场面他记忆深刻,否则他不会如此的失态,去抢自己祖爷的话。

    这次连若惜都被勾起了兴趣,她微笑问道:“怎么个厉害法?师兄快跟我说说。”由于称呼幽寻为师伯的关系,自然的,她也改口称呼幽允为师兄,以幽允一门宗长的身份,倒也当的起这个称呼。

    “这个,师兄可不敢当,直接叫我幽允好了,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当时还是祖爷还是大宗长的时候,有一次我跟随他去乱牟星历练,到了那里,正好找到一只难得的螓猿兽,我们就想收服他,最为自己融合的灵兽。谁知道那螓猿兽在附近还有三只同伙,原本我和祖爷对付一只是十拿九稳的,两只那是打个平手,三只那就算勉强了,四只,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结果是我和祖爷都身受重伤,就在我们差点完蛋的时候,居然有人半路杀出救了我们~~”幽允脸上除了庆幸之外,还有真诚的感激。

    风南天心里一动,问道:“你说的那个人不会就是那潘吧?”“正是那潘大人,当时他一出手就是天灵珠,用借来的力量,毫不费力的就把四只螓猿兽给收复了,呵呵,后来,他分了两只螓猿兽给我们,嘱咐我们好好修炼,将来升上天界是指日可待。”听幽允的话里,对于这个星魇那潘,他们是由衷的信服。风南天这才明白他们佩服的原因,毕竟是救命恩人嘛!

    “若惜啊,我阻止你们前去,很大一方面是因为星魇大人的强横修为,你知道吗?当初那潘大人的修为已经到了天照的境界,并界天灵珠的进化也到了最后形态天汆的时候,他所与你不同的地方在于,那潘大人的修为进境与天灵珠的进化是同时进展的,也就是说,它们呈现在同一条水平线上。而你却不同,虽然你的天灵珠已经进化到了最后形态,但是你的修为进度却严重拖后,这样带来的后果就是一旦你所借用的力量过你的修为控制时,身体会因为承受不住而崩溃。反之,那潘大人则不会生这种情况,因为他可以完全自如的控制借用力量的大小。天汆可以毁灭别人,也可以毁灭自己,前提是在你的控制范围之内啊!”幽寻苦口婆心的劝道,再他认为若惜他们是毫无希望的,他不希望看见自己老友的弟子再出什么问题,但是幽寻的内心又渴望着能够为解救昊仙和霰神族的人出一点力,虽然他自己不敢拿全家族的安危去正面帮助,那种想救又不能当面救的矛盾心情,可想而知。

    风南天还是第一次知道若惜在修行上存在的危险,没办法,若惜是个古修真者,方法上与她存在着本质的区别,他就是想帮也帮不上。看来以后只有尽量让她少出手才是。风南天心里暗想。

    “谢谢师伯的提醒,我会注意的。”若惜当然知道自己的缺点,同时也知道了幽寻对于自己的关心是出自于真心的,这让她很是感激。

    “星魇大人虽然厉害,但那毕竟是可以看见的,我现在要提醒你们的是另外一个人,不,也许不只一个人,这部分人才是真正最可怕的人。”幽寻紧接着又抛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风南天和若惜互望了一眼,都知道幽寻说到最关键的地方。

    “什么人,居然这么可怕,老哥见过吗?”风南天问道。幽寻摇摇头,神色凝重的道:“当初禁锢昊仙和霰神两族的命令,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的。”

    “师伯,你说的他们到底是指谁啊?他们在哪里呢?”若惜也焦急的问道,毕竟隐藏的敌人才是真正最可怕的敌人。

    “没有人能够确切的知道他们的位置,我想,也许星魇大人或许知道,若惜,你知道吗?当初禁锢另外两族的力量有多庞大你知道吗?那是整整散布整个仙魂星系十八个星球的力量啊!”幽寻的眼睛充满了恐惧。

    “什么?”这次除了幽寻和幽允以外,风南天、岳琦和若惜三人都忍不住惊呼道。“记得当时,我们这些星辰遵守星相大人的命令把自己的弟子都召到了一起,独守住传送阵的方向,并且严禁他们与昊仙和霰神两族的人进行接触,两族之人觉之后,与我们死力抗争,当我们刚刚结阵把他们都挡在外边时,恐怖的事情生了,天空上乌云密布,云层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型的黑色风袋,袋口不住旋转着,只见底下昊仙和霰神两族的人纷纷不受控制向天空飞去,然后消失在袋口,一个接一个,有我熟悉的人,也有我不认识的人。就连我们刚刚结成的大阵也开始松动,在吸力下左支右绌。最可怕的是,我们一向可以利用天灵珠所借用的力量居然在这个时候全部失灵。就在我们耗尽真元力快要支撑不住时候,星相大人出现了,她扬手朝天空了一个金色响箭,随后我们这边的吸力渐渐变小,最后居然消失了。”说到这里,幽寻再次叹了口气。

    “直到最后一个昊仙族的人被吸走,黑色的风袋才自动的消失,当时我和祖爷都不知道,其他星球上除了傲天族和古修真者以外,所有的其他昊仙族和霰神族的人全都不见了,包括一些凡人。”幽允体会到了祖爷的心情,他接口道。

    风南天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这么强大的力量,还有这么周密的部署,都只是为了要除掉两族的人,是谁,他们到底是谁?所有的问题最后都归结到这一个问题上。

    若惜又一次听见了当时生的过程,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些过程后,她的心大有汹涌而起的趋势,头脑隐隐有一些东西一闪即逝,却怎么也抓不住。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念头,你越是想抓却越抓不住,那是一种愤怒的情绪,仿佛是莫名其妙的,又像是理所当然的。

    这种情绪渐渐的反映在了她的身体表面。若惜的身体漂浮了起来,虚空停在离地面三尺的高度,天汆自动的从她的身体里浮现,悬在她的头顶。

    上空劈啪一声,裂缝自动裂开,无数黑色的闪电再一次的出现,随着闪电的出现,一股惊天动地的威势随之散开,先接触到的就是幽寻和风南天几人。

    “不好,大家赶紧退开。用法宝护住自己。”风南天大吃一惊,若惜展现出来的实力几乎不次于他,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若惜什么时候开始变的这么厉害了。他赶紧用仙力凝结了一层护罩包裹住若惜,如果任由如此强大的力量波动散开的话,那种结果可是会惊动很多人的。

    尽管如此,幽寻等人还是被这股力量给顶出了老远,这还是在风南天的仙力暗中出手帮助的情况下。

    用仙力包裹之下,风南天不禁暗暗叫苦,空间裂开的那股不知名的力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与他的仙力居然起了冲突,双方居然互不相让起来,原本无意中被若惜引出的散乱力量,在风南天的仙力的介入下,突然变得兴奋起来。

    最惨的是若惜现在摆明了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

    空间裂开的力量仿佛无穷无尽,而且一点不弱于仙力的样子,要知道这还是在风南天体内的仙力被极神力高度凝结之后。

    现在的风南天修为上虽然没有提高,但是仙力在质的上面却与原来有了天壤之别。这些借用的力量尽然能够与他的仙力抗衡而不落下风,这不能不令他奇怪,其实之前在道场的时候,从莫言那里,风南天已经知道这种力量的不平凡之处了,但是因为莫言的能力低微,借用的力量也只是昙花一现,以至于风南天对于这种力量缺乏足够的了解。

    像现在这样面对面的较量,还是头一次,虽然机会难得,他却不能放开手脚较量一番,因为对方是若惜,是他心中第一次真正承认喜欢的人。

    随着借用的力量越来越多,风南天也只有相应的提升自己的仙力,他心里暗暗叫苦,如果按照这种情况展下去,自己的仙力气息是无论如何也隐瞒不住的,到时候势必引起多方面的注意,由暗转明,成为别人的靶子,那是傻子干的事情。

    黑色的力量给人以压迫的感觉,随着若惜的情绪起伏而强烈波动。无数激跳的黑色闪电开始包围在她的周围,在黑色闪电外围又是一层淡金色的光晕在若隐若现的闪烁着,那就是风南天的仙力,由于双方力量的冲击,不可避免的,露出了一点痕迹。若惜的长这时候无风自动的漂浮起来,紧闭的双眼显示她沉浸在内心当中,一张娇艳的脸上光芒四射,散出无穷的魅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