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十六章 烈眼寒泉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十六章 烈眼寒泉

    “这水陀轮就送给阴兄了,用来表达我的一点歉意,请阴兄务必收下。”风南天诚恳的说道。“那就多谢南天大人了。”看着风南天诚恳的样子,阴陀罗只有收下了,更何况在他心里早就垂涎这件法宝了。

    虽然没有交过手,但是风南天对于阴陀罗的修为还是很佩服的,自己现在身穿仙甲,仙力并没有丝毫的隐藏收敛,而阴陀罗居然可以十分从容的靠近自己和自己说话,这显然要比一般的修真者高多了。

    从修为境界上看,阴陀罗只有天照中期的修为,但是他的表现却远远过了这个修为,与之前所见的古修真者不一样,他们只有在借用上界之力时才有这种常的力量,时间短暂不说还会危急自己的生命。

    而阴陀罗所展现的却又是另一种方式,一种突破原来修真的方式,可惜这种方式他还没搞明白。阴陀罗并没有下一步的打算,他邀请风南天下来,也不知道是对是错,但是他又确切的知道这是一个机会,错过今天,这种机会将不复出现。

    两人沿着一条花丛小道,漫步着,样子更向是赏花,出奇的两人谁都没有开口。风南天倒是不着急,自己终归是客人,主人总是要开口招呼的。

    看的出来,周围的布局,无不含着厉害的阵法,相生相克,暗藏阴阳五行之变化,就在风南天赞叹的时候,一声悠扬的琴声从前方传来,曲声低沉,仿佛压抑着无限的心事,衬托着天空的阴霾,更添一份无言的索涩。

    风南天的心潮起伏,心事不可抑制的再一次扬起,前世的孤寂、痛苦、拼搏背后的辛酸,刹那间都被引起,曲声逐渐转高,仿佛趋于清明,天空阴霾中,可见冰坨晶莹透明,闪亮着映射你的灵魂。

    曲折的人生过程,背叛和欺骗,同情与怜悯,各种情绪纷拥着一并涌来,失去的不在回来了吗?风南天在心底大喊。

    “铿”琴声嘎然而止,风南天的心却久久不能平复,不制不觉间,泪流满面。“唉!原来你也有着难以释怀的痛苦往事。”柔软的声音在风南天的耳边响起。

    一阵香风拂过,淡雅的清香瞬间填满他的心房,沉醉的闭上眼睛,他要体会这一时刻,留在心里,慢慢记忆。

    “若惜不也是吗?”闭着眼睛,任由眼泪滑落眼颊,风南天回答道。

    身后的若惜又沉重的叹了口气,缓缓说道:“都说生命错过就不能回头,但是怎样的生命才不算错过呢?”

    风南天睁开眼来,之前的阴陀罗早已不知去向,在他旁边的,正是让他第一眼看见时就注定心动一生的女人。

    “好比眼前的景色,你放松心态欣赏过了,才知道它的美,如果你匆匆路过,那你就是错过了,不是吗?”风南天若有所思的道。

    “花草再美,终归是不动的生命,可是如果是我们的同类呢?他们每天都在经历着痛苦的折磨,那么生命是否也算是错过呢?”若惜突然若有所指的道。

    风南天转过身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若惜,那美丽的脸庞在炽热的眼神注释下开始变得通红,若惜开始变得局促,却并没有逃避风南天的目光。

    “呵呵,若惜的心事可都写在脸上了啊!为报答若惜方才专门为我抚琴一的恩德,风南天对于姑娘的要求一定全力以赴。”风南天微笑道。

    “你可别自做多情,我抚琴并不是专门因为你,我的事你答应也罢,不答应也罢,一切的决定全在于你。”若惜感到一阵厌恶,眼前之人虽然贵我仙人,却开口闭口一副登徒浪子的无赖样子,若不是师尊一再交代此人不能得罪,她早就拂袖离去了。

    风南天无奈摇头,自己这个仙人什么时候也学会献殷勤了。“南天老弟,我阴陀罗平生从未求过人,今天我就厚颜无耻一回,你是仙人,然事外,原本我们也不敢奢求你能帮我们的忙的,但是~~但是~~”阴陀罗在他身后又开始现身了,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很是激动,话都说不下去。

    风南天连忙伸手阻止道:“阴兄有话直说好了,如果风南天力所能及,一定帮忙,决不推辞。”阴陀罗激动的道:“我知道老弟一定在怀疑我的身份,还有这里的一切,今天我就全说了吧!”

    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心里的头绪,他展开了对往事不堪回的追述。

    很久很久以前,仙魂星系上就已经有人类生活的足迹,他们彼此之间和睦相处,互相帮助,生活虽然艰苦,却也能平安的一代一代繁衍下去。

    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了很多年,这个时候的仙魂星系人口已经很多了,人们逐渐摆脱了生死的限制,因为他们找到了能够改变他们命运的两件东西,那就是烈眼寒泉。

    在仙魂星系最外围有一个叫梦魂星的星球上,人们找到了这口命运之泉。所谓的烈眼寒泉,它分布在地底深达万米的地方,有上千米的方圆,不断涌出的岩浆和寒泉居然奇迹般的融合在了一起。

    一个梦魂星人不甚掉了这口烈眼寒泉,当大家以为他早已经死亡的时候,他居然奇迹般的自己爬了起来,而且体质生了巨大改变。

    出来后的他不安然无恙,而且突然变得力大无穷,行动如风。一时间,整个星球的人都纷涌而至,他们都想跳下烈眼寒泉,以期获得与他一样的改变。

    可惜事情的展总是出人意料的,烈眼寒泉虽然可以予人以质的改变,却也不是谁都可以的,那种极冷极热的瞬间转化,是没有几个人可以承受的住的。

    结果是十万个人跳下去,却往往只有四五个人能爬的出来,尽管如此,却还是有很多的人趋之若骛。

    这样的日子直到有一天,一个人的到来才开始改变。说到这里,阴陀罗叹了口气:“那个人严格上说也算是我们的先祖了,他教我们礼仪、生存的方式、语言,最重要的是他还留下了一种修炼的方法,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就是修真。”

    “那个人教会我们修真后,自己就翩然而去了,于是修真的法门开始在仙魂星系流传,随着修真的展,别的星球人类也开始迁移到梦魂星,也有更多的人接受烈眼寒泉的洗礼,众人现,接受烈眼寒泉洗礼的他们修真进展会变得十分的缓慢,但是功力的囤积上却是正常修真的十倍。”阴陀罗继续说道。

    风南天心里一动,说道:“难道阴兄也是受过烈眼寒泉洗礼的修真者吗?”阴陀罗点点头。谁也没有想到这口烈眼寒泉居然成为了以后悲剧开始的导火索。

    风南天疑惑道:“这话怎么说?”“你这人怎么那么性急啊!没看见我师尊正要说吗?”若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

    阴兄继续。”风南天不好意思的挠头道。对于若惜,他总是恨不起来。

    “外来的修真者不断的和本地修真者交流,大家共同展,我们也开始知道了神、天、仙这神秘三界的存在。又经过了几千年的展,仙魂星系的修真者渐渐的因为修真产生分歧,分裂三派,最后干脆各自组成一族。称为上魂三族。分别是信仰天界的傲天族,信仰神界的霰神族和信仰仙界的昊仙族。”阴陀罗祥细的说道。

    “原来三族是这么来的啊!”风南天恍然大悟道。阴陀罗惊讶道:“老弟也听说过上魂三族的传说吗?”“噢,之前听别人提起过,不是很了解。”风南天掩饰道。

    “三族互相依赖,尽管信仰不同,看到烈眼寒泉被越来越多的外来修真者占据,他们从开始的愤怒,展到了最后的爆。

    三族难得的统一起来联合攻击外来的修真者,到最后全把他们禁锢在了一个叫做曜修天境的地方,最可悲的是在这之后,原本同为盟友的霰神族和昊仙族在最后居然也一起被傲天族的人赶进了曜修天境,真是可悲啊!”阴陀罗叹息道。

    “为什么?怎么突然变成这样?”风南天奇怪的道。“因为他们的信仰终究还是起了冲突,加上,加上别人的帮助,就成就了现在仙魂星系傲天一族独霸的场面。”阴陀罗无奈的道。

    风南天突然问道:“阴兄的真正身份是~~”“我就是霰神族的现任族长。”阴陀罗回答道。“当年我是仅以身免,靠着族人的牺牲才逃到这里来,苟延残喘直到今天啊!”他不堪回的道。“师尊,你别难过,你不是还有我吗?若惜虽然没用,却一直记着师尊所受的的屈辱,总有一日,我会为师尊讨回这个公道的。”若惜斩钉截铁的道。

    从她的目光中透出的寒气,让风南天都感到震动,这是个不一般的女人啊!风南天心里暗暗道。阴陀罗拍拍若惜的肩膀,对我说道:“若惜是我从附近一个荒野所抱来了,当时现她的地方是在一个火山口附近,漫天的岩石从她身边落下,火热的岩浆在她旁边流过,还有那难耐的高温,我没有想到这孩子能够存活下来。这些年,多亏有若惜的陪伴我才不那么寂寞,只是每天的窝在这里,还是委屈了她啊!”

    “师尊,您别这么说,若惜能够跟随你长大,传授修真的法门,在这里无忧无虑的生活,真的很开心,很满足了,若惜不向往外边自由的天地,唯愿服侍师尊,直到得成大道的那一天。”若惜激动的道,阴陀罗对她就像对待自己的亲身女儿一样,这让她从小孤独的心灵有了温暖和依靠,所以她的这这番话绝对是情真意切,自肺腑的。

    阴陀罗没有说话,只是感叹着拍了拍若惜的肩膀。

    风南天惊讶道:“阴兄所说的曜修天境是什么地方?修真者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难道傲天族的人都忘了其他两族的人都曾经是自己的盟友吗?”

    “也许还有人记得这个盟约,但是没有用,因为他们也只有俯听命于他人的份,至于曜修天境,传说那是一个神秘的地方,所有的人都被禁锢在里边,从没有人能够逃脱的出来。”阴陀罗回忆道。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有人控制的,怎么可能?谁有那么大的能耐,可以让傲天族的人俯听命,背叛他们的盟友,又有谁有权利让他这么做的?”风南天十分怀疑的道。

    “我们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但是种种迹象表明,这里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也许,你是个例外,但也仅仅只是在他所不知道的情况下。”若惜十分冷静的对风南天说道。

    风南天沉着的道:“那么你们是从哪里得出的结论证明这个人是连我都没有把握对付的呢?”事情的展又一次出乎了风南天的意料,他只有尽量收集情报和消息,以期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第一,傲天族选择进攻其他两族的时机选的非常的恰当,恰好是在他们收拾完外来修真者的时候,这个时候正是两族真元耗损的关键时刻,而之前傲天族则很好的躲在了两族的后面养精蓄锐。这其中傲天族的行动整齐划一,就连曜修天境这个地方也是从他们的嘴中第一次泄露出来的。很显然这是有预谋的,最关键的就是整个行动并不是由傲天的族长统一指挥的,当时的情景我师尊很清醒的看在了眼里,这说明他的背后还有人指挥着。

    第二,那就是修为了,就算傲天族的修真者水平在高,也决不是其他两族联手之敌,更不用说是把他们逼到曜修天境里给禁锢起来了。事实上当时是有人出手襄助了他们,一只空袋子就装下了所有两族的人,如果不是我师尊见机先躲了起来,恐怕现在也在那个什么曜修天境里了,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个放出空袋子法宝的人是谁?

    第三,就是曜修天境了,那里是个什么地方,我至今都没有人知道,有人说在正中的三颗星球上,也有人说在乱亟星,但是谁也不能确定,我们也不能,因为我们出不去,曜修天境的出现是修为强大的象征,我和师尊研究后觉得它可能更像是一个空间结界,但那仅仅是推测而已。”

    若惜一口气分析了三个必然的条件。

    风南天不禁对她的能力刮目相看,他思忖片刻后说道:“我明白了你们的意思,是想让我找机会查出曜修天境的所在,然后救出你们的族人是吗?”

    阴陀罗点点头道:“是这样的,只有南天老弟才有这样的能力,我们的要求的确是有点强人所难,却还是希望能得到老弟的襄助,解救族人固然是好,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那个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其他的我没有什么疑问了,只是还有一点我需要澄清一下,外面的那些古修真者和傲天族的人有关系吗?阴兄在这里这么多年,不会没有人不知道吧?”风南天直接问道,他的意思很明显,你凭什么能够安然无恙的呆在这里这么多年。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你以为我师尊贪生怕死,只会躲在逍遥快活是吧!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仙人,就可以侮辱我的师尊。”若惜不客气的道,对于风南天的怀疑,她十分的生气。

    “若惜,不要这样,南天老弟有这个怀疑也是对的。也是我没有解释清楚,是这样的,我之所以躲在这里,除了一方面认为自己的能力修为不够以外,还因为这里有我的一件护身符,靠着它,我才能活到现在。”阴陀罗知道现在是说服风南天关键的时候。

    “护身符?”风南天疑惑道。“没错,所谓的护身符就是那烈眼寒泉,我师尊在寒泉四

    布下了无数的禁制,一旦外边的傲天族人和古修真者有任何的风吹草动,我师尊就会动禁制,和这口烈眼寒泉同归于尽。”若惜耐着性子回答道。

    “难道古修真者和傲天族的人是一伙的?”风南天经过推想之后,突然得出了这个恐怖的结论。“你刚知道啊?我以为仙人有多聪明呢!我看不过如此!”若惜忍不住讥讽道。

    风南天一时语塞,心里不禁感叹眼前这个美女的厉害。

    阴陀罗暗地里偷笑,风南天天生就有股慑人的威势,成为仙人后这种威势有增无减,经管是很平淡的对话,却也让他战战兢兢,如芒刺在背,一点也不敢大意,生怕自己哪句话一不小心就说错了。

    而自己的徒弟若惜却丝毫不惧风南天,甚至让他屡屡吃瘪,这不由让他感叹一物降一物古老名言的正确。

    “那好,这件事我就管上一管,我这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幕后人物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风南天说完,就想离开,他的脑袋里好象把握到了一点十分关键的东西,但是总是差一点点抓不到那点头绪。

    “等等,师尊,徒儿打算和他一起去,请师尊恩准。”若惜突然主动请命道。看了若惜一眼,阴陀罗只说了一句话:“你确定了吗?”

    若惜坚定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答。“好,你就去吧!该说的为师也都说了,师尊没用,只有留下这把老骨头等你回来了。”阴陀罗伤感的道。

    “这次是最好的机会了,若惜一定完成师尊的夙愿,并尽快回来,请师尊珍重。”若惜跪地朝阴陀罗叩了三个响头,她毅然起身,转过脸去。

    “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走!”若惜对着风南天突然喝道。风南天一愣,连忙应和道:“好,咱们这就走。”若惜转过脸的瞬间,风南天分明清晰的看见了她眼角挂着的两颗晶莹泪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