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六卷 第二章 横生枝节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 第二章 横生枝节

    幽允在一旁惊讶的合不拢嘴,他嘴里喃喃的道:“祖~~祖爷,若惜这是怎么回事,那些借用的力量怎么说来就来,一点征兆都没有。”幽寻还没来得及回答,空中的若惜又生了变化,原本围绕她身旁有如实质的黑色能量开始化成无数的细丝进入她的身体,若惜也在这个时候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随着她的清醒,天空中原本不断闪烁的黑色闪电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象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天汆回到若惜身体时的体积比原来增大了一倍,飘扬的长突然静止了下来,那种极动到极静之间的突然转化,不知道为什么,让人觉得没有丝毫的勉强,一切没有任何的斧凿之痕,浑然天成。

    长长的睫毛轻轻震动,她睁开了双眼,刹那间,望向他的风南天脑海中剧震,那种美丽的震撼风南天誓这辈子永远不会忘记。她的眼睛清澈有如深邃的星空,没有丝毫的杂质,风南天的心灵刹那间提升到一个高度,纯净的高度。

    他仿佛看见青草在泥土中吐出嫩芽,仿佛看见嫩芽上那清澈的露珠。星空里,清水中,无不倒映着心爱之人的身影。忽然间,风南天知道,自己已经彻底的爱上了眼前这个女人,毫无理由的爱上了她,永远不会改变。

    不只是风南天,岳琦和幽寻三人的定力更是不如,三人傻傻的呆站着,连眼睛也忘了眨。看着四个人的呆傻样子,若惜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这一笑,四个人才醒悟过己的失态。

    风南天毫无声息的悄然撤去禁制,他走到若惜面前,清楚的感觉到了她的改变,不只是外表上的,还有内心。“怎么了,老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脏东西吗?”若惜的脸上莫名一红,嘴上依然没好气的说道。

    没有,你,你很好看。”风南天不禁暗恨自己,什么场面没有见过了,偏偏在这个时候,说话死活利落不了。随之他就知道糟糕了,自己的话不伦不类,可别让人误会自己轻薄了就好。

    望着若惜的脸上,风南天等待着对方的叱骂,谁知,若惜半天了居然只蹦出这么一句话:“我们时间不多了,希望风大哥能够尽心的帮助我们救出受苦的族人。若惜感激不尽。”

    风南天内心不禁一阵苦笑,自己难道真心的是想去救那些人吗?从私心上来讲,不也是为了赢得若惜的欢心,希望她能接受自己吗?可是,好象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是一相情愿,现在人家是有求于自己,等事情办完呢?自己还有借口跟在人家身边吗?不,他已经不敢想象了。

    “我风南天说过的话,从来都是算数的,这一点若惜请放心。”风南天低声道,不是因为底气不足,而是因为情绪上受到打击的缘故。

    “若惜啊!你可真是让我们惊叹啊!修为居然无时不刻都在进步,阴老弟有你这样一个出色的弟子,真不知道是前世修的多少福分换来的啊!”幽寻羡慕道,他当然看的出来,若惜的修行方法别具一格,短短的时间,她的修为已经从原来的跨度到了天照的境界。这是何等惊人的度啊!按照这种度,飞升简直指日可待了。

    “是吗?师伯,我刚刚没有干什么啊!”若惜疑惑道,她说的倒是实话,方才她一直处于一种混噩的状态,只知道跟随着自己心灵的感觉去掘和探索,听完幽寻的话,她这才仔细观察起自己现在的修为来。

    结果自然是大吃一惊了,她不敢相信的道:“怎么会这样,师伯,我方才真的没有修炼啊!”

    这下子轮到其他人惊讶了,岳琦不相信的道:“你真不知道!~”接着他把方才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是这样啊!我也不太清楚,我记得当时在听到族人被装进风袋口的时候,心里很是愤怒,好象~~好象~~什么东西被人抢走一般,之后我就像睡着了一般,什么也记不清了,你们要是不说,我还真不知道生什么事了呢?”若惜回忆道。

    岳琦张大了口,若惜的话说的稀里糊涂,众人也听的稀里糊涂的。风南天倒是觉得没有必要对方才的事情深究下去,因为修行是因人而异的,他自己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更何况,有些事情牵扯到个人修行方法上的**,也许若惜不希望别人知道也说不定。

    “好了,若惜修为精进了是天大的好事,这牵扯到个人的天赋和机遇,咱们不必深究,幽老哥,我们也该出去了吧!时间长了,恐怕你的族人要心急了。”风南天提醒道。

    “幸亏星相大人提醒,阿允,咱们赶紧出去吧!免得其他人担心。”幽寻对幽允说道,接着,他又朝风南天三人道:“此去路途艰险,星相大人,我就把若惜托付给你了,希望你尽力维护她的周全,幽某拉家带口,只有在家为你们祈祷了。”说着,他和幽允郑重的朝风南天行了一礼。风南天连忙托起他们下跪的身体,说道:“老哥今天已经帮了我们大忙了,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办好了,有我在,若惜决不会受到一丝的伤害的。”

    岳琦看了风南天一眼,他明白风南天说这句话的分量,印象当中,以前那个没有信心,怕这怕那的风南天已经逐渐模糊了。

    还好风南天方才用仙力阻挡了若惜所借用的那股神秘力量,否则先瓦解的就将是外围的禁制。

    “祖爷,阿爸,你们可出来了?”幽趣一见到他们就马上上前道。“怎么?有什么事吗?”幽允问道。“大哥,刚才梦魂星相大人派人来过了。”“噢!人呢?”幽允一惊,那自己和若惜他们在一起的情况岂不是已经落在了星相大人的眼里,若是真的,对于家族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他们已经走了,不过留下一句话,要咱们留意南天星相大人的踪迹”幽蔷回答道。

    幽寻大喜道:“这么说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星相大人就在我们这里了?”“当然,没有祖爷和大宗长的吩咐,我们是不能随便乱说话的。”另一个家族成员幽刑说道。

    幽允舒了口气,说道:“星相大人,他们找你看来是有什么事情?你们~~”“我知道他们为什么找我的,事情看来有所进展,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幽老哥。”风南天干脆的道,自己三人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越长,给幽氏家族的麻烦就越大,他可不想连累别人,毕竟在他们来说也有自己的苦衷。

    “好,希望你们顺利回来。”幽寻语含深意的道。若惜点点头。”姐姐要走了吗?”幽尘钻出人群,来到若惜面前说道。“是啊!小尘要乖啊!姐姐有机会一定会回来看你的。”若惜微笑道,这一去能不能回,她也没有把握。“恩,小尘一定等姐姐回来,我还要姐姐教我厉害的本事呢?”只是对于纯真的幽尘来说,若惜姐姐的话他是深信不疑的。

    越明对于若惜的突然离开也感到十分突然,第一眼看见她,他就对若惜产生了好感,不仅仅因为若惜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那样简单。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自然是幽蔷和幽趣两人了,一个担心自己的夫君被别人吸引,另一个则担心自己众星捧月的地位受到威胁,当然,随着若惜的离去,这一切担忧都将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搭理,走的时候,却是一大堆人相送,真是想不惹人注意都难。幽寻只有苦笑,他能阻止族人不要跟风南天他们靠近吗?那岂不是欲盖弥彰吗?摇摇头,他也豁出去了,就算上头追究下来,他也想办法给推搪过去。

    望着风南天三人离去的身影,一旁的幽刑问道:“大宗长,星相大人跟咱们说什么了?那么神秘。”

    幽允还没说话,一旁的幽寻一转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道:“幽家宗长的事情连我都无权过问,怎么?你小子想知道吗?”祖爷,我只好奇嘛,随便问问,随便问问。”“随便问问也不行,大家以后都给我听好了,除非必要,否则别一天到晚的往外跑,都给我在家好好修炼,听见没有。”幽寻突然喝道。众人一愣,都不知道自己这位老祖宗今天是吃错什么药了,那么大脾气,心里想着,嘴上可不敢说出来,众人都唯唯应诺。

    “风老弟,你说那个小丫头找咱们干什么?”路上,岳琦向风南天问道。对于幽梦雨蝶,他可没有好感,至于小丫头的称呼,他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我想,可能是他们对于若惜的要求有了答复了吧!”风南天回答道。“那么快?我以为他们怎么说也要拖上几天呢?”岳琦惊讶道。“他们惦记我师尊的烈眼寒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件事当然要当做一个重点来办。”若惜从旁解释道。

    “若惜说的对,现在咱们就去找找~~那个~~那个小丫头。”说到最后,风南天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若惜瞪了两人一眼,岳琦一看,不得了,得罪姑奶奶了,他连忙解释道:“若惜妹子,我们可不是说你是小丫头,我们是说那个小丫头,她才是小丫头,你不是小丫头,真的。”

    风南天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岳琦的话越描越黑,还真像绕口令。

    若惜哪还听不出两人在拿她调侃,她一跺脚,当先飞到了空中。风南天一看,糟糕,他捅了岳琦一肘子说道:“这回是真的得罪姑奶奶了,看你怎么办。”岳琦没好气的道:“我可是为你好,男人可不能让女人给吃的死死的,我刚才是故意支开她一会儿,有几句要跟你说。”

    风南天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岳琦另有苦心。他严肃的道:“兄弟在听着。”

    “若惜是个很不一般的女人,她修为的深浅,为兄的是一点也看出来,我指的是她的潜力,老弟也一定心知肚明。”岳琦开门见山的道:“咱们现在说道底是在帮她的忙,说实话,这个忙可不是那么容易帮的,搞不好还会把自己陷进去。我不是要逃避什么。,我只是奇怪,以老弟的聪明和智慧,怎么会看不出来她在利用你呢?”

    风南天淡淡的道:“我当然知道,事到如今,我就把另外事情跟老哥你透露一下好了,其实我到这里来,还有一件更重要事,之前一直没有机会跟你说。”接着,风南天把自己跟沅真的关系说了一遍,也把自己援救他的想法说了一遍。

    之后,他说道:“若惜是我重生之后唯一喜欢的人,我不想欺骗自己,事情的孰轻孰重我还是有底的,现在这两件事有着必然的联系,看似不同,实则合而为一,我知道老哥关心我,说实话,此行我一点把握都没有,如果可能,我早就把老哥给支开了,我不想~~~”

    “老弟跟我说客气话,那是对我的侮辱,当年在巽离神鼎里,你我的交情就已经注定,我想,这生生世世恐怕都不能改变的,既然老弟心里有了打算,老哥就不多说什么了,呵呵,危险算什么,别忘了,你我都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老子从来不知道怕字是怎么写的。”岳琦说话的时候语气很平淡,但是风南天却知道他的坚定决心。

    拍了拍他的肩膀,风南天说道:“明白了,我不会赶老哥走的,是兄弟,生死与共,多余的话就不要多说了,可惜老靥不在,否则今天咱们三兄弟就可以团聚了。”

    岳琦疑惑道:“老靥是谁?能跟风老弟结交的,一定不是平凡之辈,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老岳还真要见识见识。”

    风南天哈哈笑了起来,他自豪道:“老靥是魔杀界的大天魔,也是魔杀界第二重天的统治者血魔神。”

    “大~~大天魔,好家伙,果然是大人物。”岳琦惊叹道,愣是他敲破脑袋,他也想不到风南天居然会有一个魔杀界当魔头的兄弟。

    “呵呵,此行虽然艰险,但你我兄弟齐心合力,我就不信还有谁可以抵挡。”风南天豪情万丈的道。

    “好,不愧是天罗仙,就该有这样的无敌气魄,咱们走吧!不然姑奶奶半天见不到你我,非扒了咱们俩的皮不可。”岳琦提醒道。“她可不敢,要扒了咱们的皮谁替她去救人呢?”风南天微笑道。

    两人嬉笑着往若惜的方向追去,出奇的,若惜居然就在前边的半空中,一动不动的等着。岳琦毕竟脸皮厚,他嬉皮笑脸的道:“哎呀,妹子跑那么快,害的老哥我一阵好找啊!”

    “怎么会呢?我不是在这里等你们两个吗?是了,我刚刚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这里我不得不提醒你们一下。”若惜突然说道。

    风南天疑惑道:“若惜请说,也许我们确实有什么考虑不周的地方。”“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一会儿我们与那个星相对上的时候,一切由风大哥出面答复,我和岳大哥就不开口了。”若惜说道。

    “有道理,我看那小丫头跟风老弟好象比较好说话,而且我们头一步就是要确定一下那两族的人是否安然无恙,我和你的确不适合开口,呵呵,那丫头对你是意见挺大的,我就更不行了,我们要说话,保不准三句就要打起来,反正我是对她一点好感都欠奉。”岳琦转口道。

    其他的先不管,单只风南天与她同为星相的身份,说话上自然会方便很多。风南天可不这么认为,但是岳琦这不是理由的理由也让他很难反对,难得的是两人都赞同这一点,少数服从多数,没办法了。

    点点头,他说道:“也好,那就由我出面吧!”

    出了结界,正值一天当中气温最高的时候,极火岩浆肆虐着喷,有些地方的土地开始不同程度的干裂。以三人现在的修为,这些岩浆是自然不能丝毫影响他们的。三人纷纷运功护身,正要朝暗星殿的方向飞去,一群古修真者居然在这个时候把他们给围了起来。

    古修真者足有十多人,修为有高有低,基本平均在通窍中期以上,修为最高的是在最前方的一个白衣中年人和一个葛衣老者。

    这些人,风南天是一个都不认识,至于若惜和岳琦那就更不用说了。“各位,这么多人欢迎我们吗?风南天真是喜出望外啊!”一上来,风南天就很客气。

    “风南天,我们敬服你的修为和本领,大家一致推举你为梦魂星上的第二个星相,与幽梦大人平起平做,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现在你倒好,公然和梦魂星的叛徒勾结上了,你说,你还有脸留在这里吗?”中年人上来就是一通狂骂。

    岳琦当时就火了,正想作,却被风南天伸手阻止了。风南天淡淡的道:“请问阁下是何人,恕风某眼拙,认不出来。”

    众人一看风南天大有服软的意思,纷纷胆子就大了起来,旁边一个约莫二十左右的小白脸借机站出来指着白衣中年人和葛衣老者说道:“这位是何崖宗长,这位是田宽长老,风南天,你真要好好认识一下了。”

    “原来是二位前辈啊!风南天失礼了。原来各位不是来欢迎我风某人的啊!那么请问,各位拦住我等三人,有何贵干呢?”风南天装做孤陋寡闻的样子,淡淡的问道。

    何崖一看风南天并没有想象当中的摆架子,也没有传说中的那种强者气势,修为一点也看不出来有多高,他原本戒备的心不禁放下了不少,他觉得传言一定有误。

    “哪里,没别的,今天我们兄弟几个也不是存心来找风老弟麻烦的,只是想希望风老弟可以答应我们一件事,兄弟们二话不说,马上给你让路。你看怎么样?”何崖试探道。

    风南天微笑道:“各位请说,现在大家同在一个星球,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什么事情是我风某人能够办到的,我风南天决不推辞。”

    众人一愣,连一直都不曾说话的田宽长老也料不到风南天居然如此好说话。仿佛对于风南天的态度让他很是满意,他点了点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