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六卷 第三章 月天镢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 第三章 月天镢

    何崖莫名的咳嗽了一声,只听见之前的那个小白脸又站到前边来说话了。“风兄弟真是识时务啊!难怪能这么快爬到星相大人的高位,那我们就长话短说,我们的目的就是她。”他指了指风南天身后的若惜道:“只要风兄弟能够把她交给我们,那么我们保证马上带人离开,从此不在骚扰风兄弟,你看怎么样?”

    风南天瞳孔一缩,表面上不说什么,心里却已经暗骂这些人不知死活了,换做是以前,他早就出手了,但是他还需要搞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些人的突然出现,是属于自的,还是受人指使的,如果是前者,那好办,教训一番即可,如果是后者,他就要考虑事情背后所蕴涵的意义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心中已有了腹案,只听见他说道:“各位如此的兴师动众原来是为了这位美丽的姑娘啊!我可是听说,幽梦大人已经和她达成了协议了,诸位这样贸然的来找她,我是无所谓,但是幽梦大人一旦怪罪下来,这件事情可不好办啊!”

    “这你可以放心,幽梦大人那里我们自有交代,只要你把这个女人交给我们就没事了。”一直沉默的田宽长老突然开口道。

    风南天心中一凛,事情看来又有变化了,听田宽的意思,好象这件事情并没有经过幽梦雨蝶的肯,但是问题来了,还有什么人可以直接跳过幽梦雨蝶给这些人命令呢?看他们自信的样子,这个人的权力相当的大,大到至少不下于他这个星相的身份。

    “我若是不答应呢?”风南天的语气突然开始了转变。“好你个风南天,你是活腻了,我告诉你,今天这个女人,你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这可由不得你了。”小白脸开始叫嚣道。

    “好胆。”风南天大喝道。身形一晃,只听见一声惨叫,小白脸凭空飞了出去,一蓬血雨从他的嘴里溅出,可以清晰的看见几颗白皙的牙齿。

    人影一闪,风南天又回到了原位,快的好像根本没有动过一般。何崖等人傻眼了,他们明明看见风南天还在原地,但是自己这边的人却突然飞了出去。这是什么样的修为。

    “小白子。”众人当中当时就飞出去三人,他们手忙脚乱的把小白脸从火山口救了回来。这小子挨了风南天结实的一巴掌,牙掉了不少,还好他当时就晕了过去,否则可够他受的。

    “小白子,还真***跟他那副小白脸挺相配的啊!”岳琦在一旁哈哈笑道。“岳大哥的嘴就是厉害,小妹以后一定跟你好好学学。”若惜显然心情不受影响,居然和岳琦开起了玩笑。

    何崖一看岳琦和若惜旁若无人的样子,再一看小白子昏死的场景,肺都快气炸了,他指着风南天不禁大怒道:“好你个风南天,居然敢动手,你~~你想反了不是。”

    风南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何前辈,刚刚怎么称呼我来着?我可没听见啊?”何崖气的要命,哪管怎么称呼,他不屑道:“我叫你风南天,怎么了,你名字我不能叫吗?”

    “好胆。”风南天的声音震的天空都嗡嗡作响,他大怒道:“叫我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你吓唬谁啊!我叫你~~”

    “老何,你给我少说两句。”一旁的田宽现不对的地方了,他连忙阻止何崖道。“星相大人不要见怪,方才我等有些失言,还望星相大人不要见怪才好。”田宽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种转变不只风南天感到惊讶,就连与他一同前来的其他修真者也感到莫名其妙。

    “老田,你~~你什么意思?”何崖至今仍然不明白自己什么地方说错话了。

    风南天暗叹此人的圆滑,肯定是自己方才的一手让他起了警觉心,能够适时的现自己的缺点并加以注意和改进,显然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到的。

    嘿嘿,既然惹到老子了,就没有那么容易让你们全身而退的道理,否则下次还不得让你们爬到脸上来,算你们倒霉,活该。风南天心里暗想。

    “怎么会失言呢?刚刚你们口中好象都没有我这个星相大人的存在啊!叫什么的都有,唉,我正在考虑,我是不是要把方才的事情禀报幽梦大人,因为我现,星相大人在你们眼里好象只是摆设啊!看来我这个领导人,应该下来给你们提鞋才是啊!”风南天说一句话,就停一下,田宽等人的脸上就青一分,直到他把话说完。

    何崖的脸上已经是面如土色了。风南天的意思很明显,藐视星相大人是什么罪,那可是大罪啊!风南天刚来,没有实权也就罢了,但是他巧妙的把幽梦雨蝶也牵扯上了。

    这下子众人知道自己闯祸了,就算自己的后台再硬,至少表面上还要给幽梦雨蝶一些面子的,自己等人虽然有些分量,但是说到和那人手底下最得力的干将幽梦雨蝶相比,自己简直比鸡肋还不如。

    “星相大人严重了,如果因为我们的言语冒犯了星相大人的话,我们郑重向星相大人赔礼道歉,但是这个女人,今天我们是一定要带走的。”田宽的态度居然又开始强硬起来。

    风南天注意到他的脸上出现了一点情绪波动,从开始的屈服到后来的强硬,似乎有着某种征兆,想到这里,风南天的眼光,迅的扫了一眼四周的情况。

    脚下是被岩浆覆盖的平原地区,望下去空空荡荡,毫无奇特之处。天空中除了双方的人以外,只有不远处飘着一朵白云,按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啊!难道我猜测错了?风南天心里不禁嘀咕道。

    想到这里风南天心里一动,他试探道:“田长老挺威风的啊!怎么,找到新靠山了,就是不一样啊!连我和幽梦大人都不放在眼里了。”

    田宽脸上仿佛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风南天却清晰的看见了他的脸皮轻轻的**了一下,何崖就更不济了,什么变化都写在脸上了。

    风南天暗暗冷笑了一声,说道:“人可以交给你们?完全没有问题,只要你们可以打赢我这个大哥,只要你们能打赢他,我自然不会有任何的阻拦。”

    本来田宽等人以为自己免不了要和风南天对上了,有了小白子的前车之鉴,他们再也不敢小看风南天了。正愁自己任务难以实现时,风南天居然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一个他们可以继续完成任务的机会。

    岳琦的身份他们都知道,虽然他的修为之前也有人亲眼见过,但是田宽等人可不会把自己和那帮战败的乌合之众相比。

    “那好,老田,这一次就让我来好了,我就不信那小子有多厉害。”何崖信心满满的道,他可不想自己的功劳被人家给占了。

    田宽一脸的阴笑,你小子还以为这是好差使呢?等你们斗的两败俱伤,剩下的功劳还不是我的。

    风南天也笑了起来,却是冷酷的笑,他传音给岳琦道:“岳大哥,对于这帮不知进退的家伙,你不要客气,给我往死里整他们,越狠越好,我就不信他们的幕后主使人会忍着不现身。”

    岳琦惊讶道:“老弟是说他们是受人主使的,而且那人也在现场?那我怎么没有觉?”“是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人应该就在咱们头顶的那片云层之上,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障眼法,居然把自己气息压的死死的,若不是我全神贯注,还真没准把他忽略了。不过现在嘛!嘿嘿~~”

    “明白了,这帮小子就交我了,那人就归你了。哈哈”岳琦兴奋的指着何崖道:““你小子拿出点吃奶的劲头来啊,可别让你爷爷我失望啊!”

    出奇的何崖这次倒没有生气,而是冷静的看着岳琦,他的法宝不是飞剑,而是一根手臂长的条纹金镢。

    金镢从他身体里浮现出来,飘在他的身体周围,不住的转着圈子,对于岳琦的话,他是置之不理,一点表示都没有。

    风南天大为吃惊,很明显的何崖另有一番自己的冷静打算。现在的冷静与他之前的张狂简直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恰恰说明了何崖并不像表面看的那样简单。

    岳琦心里虽然开始重视起何崖了,但是表面上却还是一副不屑的表情,他勾勾手,意思是让何崖先进攻。何崖可不上当,他的法宝,那根纹金镢自动的断开,分成两个部分,飘到他的身前,呈直线对着岳琦。

    条纹金镢很像方便铲的样子,只不过一头呈半月牙形,另一头呈三角锥形。这是何崖的师门世代相传的一件宝物,月天镢。它极其珍贵,当年何崖的师门也是费了就牛二虎之力耗时三百年才得以炼成,威力自然是十分惊人的。一般的比试和争斗,何崖从没有露过这件东西,外人更多的也只是听说。

    今天他一出手就是这件法宝,可见他对于岳琦的重视。

    岳琦一见对方摆出了一副防守的架势,他冷笑了一声,身形一晃,残影还在原地,真身已经到了何崖面前,蓄满妖力的一拳毫不犹豫的朝他轰去。何崖并没有表现出惊慌的样子,他单手抬起,身前的月天镢迅捷的交叉字一起,一道弧形的光芒瞬间散开,架住了岳琦威凌天下的一拳。

    “呜呜,劈啪”古怪的声音响起,并没有想象当中的巨大声响,岳琦和月天镢正面交锋,好象陷入了胶着的状态。

    犹如鬼哭狼嚎的声音在半空响起,声音夺人心魄,外围的修真者只感到自己的心神浮动,一阵幻象从脑中涌起。“修为低的退后一点,这是蘼妖音。守住心神,运真元力紧守灵台,就会没事的。”田宗镇静的吩咐道。

    他没有想到岳琦只是简单的一拳,居然暗含着蘼妖音的辅助攻击。

    “风大哥,你说岳大哥会赢吗?”若惜担心的朝向风南天问道。风南天转身朝她微笑道:“不是赢的问题,而是那小子的下场会有多难看,岳大哥出手,什么时候手软过。”若惜怔了怔,好象有点明白风南天的话了,她不禁朝场中争斗的两人望去。

    只见原本相持的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散开了。何崖一改之间凌空操控的方式,他双手握住月天镢,身形急剧的膨胀,“月天斩”何崖大喝了一声,转眼间,无数道的弧形光芒在月天镢的挥舞下,漫天朝岳琦飞来。

    岳琦长袍一甩,身体表面金光一闪,一层金光灿烂的鳞甲瞬间把他包了个严严实实,弧形光芒迅捷的撞在他的鳞甲上,出乒乒铿铿的声音,何崖的月天斩居然全数被岳琦身上的金色鳞甲弹了开去,而岳琦自己当然是分毫无损。

    “哈哈,小子,就你那手破什么斩,也想破开老子的鸠芒甲,别丢人现眼了,别跟我说你就这点本事啊!快点,把最拿手的拿出来,老子可没有工夫陪你小子玩。”岳琦忍不住调侃道,方才他的一拳已经基本试出何崖的修为,唯一需要提防也就这件月天镢了,嘴上说的轻松,心里他却不得不承认,这玩意确实厉害,要不是他有妖王世袭的鸠芒甲,搞不好还真得受点伤,尽管如此,刚才的一击,也损耗了他不少的妖力。

    何崖心里惊讶,嘴上却依然不服的道:“刚刚的月天斩只是牛刀小试而已,有种你就接老子月天镢的全力一击试试。”“接就接,老子还怕你不成。”岳琦很有信心的道。

    说着,何崖双手再次挥动,原先分开的月天镢又重新合而为一,他的灵台突然一片光明,天灵珠瞬间悬在他的头顶。“岳大哥,他要借用上界之力了,你要小心了。”风南天传音提醒道。他主要是怕岳琦大意了。

    岳琦没有说话,只是稍微点了一下头,算是明白。空中的裂缝裂开,庞大的力量充斥整个空间,何崖高举月天镢,嘴里念念有词,黑色的闪电,劈在他的月天镢上,有进无出,分明是在积蓄着力量。

    只是很短的功夫,月天镢的颜色由原先的金色逐渐过度到暗金色。何崖的脸上也是黑气暗涌,他的长早已挣脱了箍的束缚,凌空飘扬了起来,随着最后一道黑色闪电的降落,天灵珠缓缓的回到了他的体内。“月天轮回。”何崖大喝一声,手中的月天镢全力劈下,一道足有十多尺长的暗色月芒朝岳琦卷来。

    庞大的压力使得脚下的火山都开始坍塌,岩浆溅起老高,暗色月芒牢牢的锁定了岳琦。岳琦心里不禁暗暗叫苦,先不说之前自己答应对方要硬接这一击,就算没有,自己现在也根本没有逃开的把握。

    “鸠神变。”事到如今,岳琦果断的变身了,赤神鸠庞大的身体出现在半空,妖力的气息散布在空间的每个角落,双翅一展,同样是两道半月形的光芒迎了上去。

    “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强大的冲击波,把周围的修真者震的抛了出去,若不是每个人离现场都有一定的距离,加上个人又有法宝防身,恐怕当时就将有不少修真者受伤了。

    不愧是上古的异种,变身之后的岳琦,实力成倍的提升,何崖的月天轮回仅仅是将他庞大的身体震开了十几米而已,“嘎”岳琦朝天叫了一声,双翅一扇,强大的风力呼啸而起,朝对方涌去,刚才的一击虽然没吃什么亏,但也让他大感没有面子,这时的岳琦真有点恼怒了。

    等到快到近前了,何崖才现远不是一股飓风那么简单,原来大风中还夹杂着无数若隐若现的光芒,刚才的月天轮回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真元力,若不是有月天镢这件法宝压制着,那些借用的力量当时就要反噬。

    原本以为岳琦在接了月天轮回之后,怎么说也会受到重创,到时候以自己剩余的真元力,完全能够收拾了。哪知道他还是低估了岳琦这个天妖的强悍程度。

    月天镢横在胸前,金色的光晕明显的比之前暗了许多。结果就是,缺乏了强大真元力支撑的月天镢也只是抵挡了片刻,随后何崖的防守大开。一句糟糕还没说出口,身体上一凉,无数的光点透体而过,“啊”他惨叫了一声,身体急下坠,半空中,元婴从紫府逃出,慌张的就想逃窜。岳琦当然不能放过到口的美食,他和天魔一样,对于修真者的元婴有着莫名的嗜好。

    赤神鸠的大嘴一张,庞大的吸力毫不费力的把何崖的元婴吸了过来。正要到口的时候,一道凌厉的剑光从左方急砍到。“好小子,居然连偷袭都用上了。”风南天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听到风南天的声音,岳琦放心的摄取快要到口的美食。

    风南天看了一眼,还在自己手里如灵蛇一般不断挣扎的飞剑,风南天淡淡的道:“从背地里偷袭,好象不是名门高手所为吧!田长老?”出手的人正是田宽,任凭他如何的想象,也没有想到何崖居然只在岳琦手底下撑不到几个回合,当何崖的元婴脱体之后,他不是想着去保护元婴,而是惦记着那件法宝,月天镢。在仙魂星系,稍微有点资历的古修真者都知道月天镢的来历和宝贵。

    那几乎就是为古修真者量身定做的一样,任何古修真者使用他都可以完美的与自身融合,有了它不但修为有大幅度提升,更重要的是月天镢可以压制借用力量的反噬,在飞升之前拥有这样一件法宝,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若不是何崖已经身死,田宽也不敢觊觎这件法宝,毕竟只有真正的无主法宝才适合自己,而且古修真者最是孤傲,掠夺别人的法宝那是不屑为之的,退一步讲,如果真的有实力,还需要去觊觎别人的法宝吗?到时候,那些个法宝恐怕就看不上了。

    先一步夺得月天镢,田宽只是象征性的出飞剑阻挠一下岳琦,目的不过是为了在众人面前当一回好人。自己回去也好交代。

    谁知道他的这一手,可把风南天给招出来了。他知道云层里隐藏的那个人还在,他需要把那个人逼出来,知己知彼,方能再图后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