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六卷 第四章 星魇那潘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 第四章 星魇那潘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眼前这帮人了,于是他一出手就没收了田宽的飞剑。田宽再也无法保持之前的镇静表情了,据他所知,仙魂星系只有少数的几个人才有这种一出手就让他无法反抗的实力,若不是亲眼所见,他实在无法相信风南天居然也到达了这个层次。

    “星,星相大人,一切都是误会,何崖那小子不自量力,我是想替您出气来的,那~~那飞剑还请星相大人归还于我,在下感激不尽啊!”在看到了风南天恐怖的实力后,田宽彻底转换了语气,他近乎恳求的道。刚得到了一件法宝,又损失了一件,损失的还是自己最熟悉,最了解的一件,让他平衡的话,也实在有点舍不得。

    “是吗?田长老方才不是说要带走我这位若惜妹子吗?怎么?改变主意了。”风南天淡淡的道。“哪里,我们那是说笑的,你看,星相大人还当真了,我们绝对没有那个意思,没有那个意思。”田宽赶紧把事情推个一干二净。

    “这么说田长老方才是和我风某人开玩笑了?”风南天继续继续给他下套道。“当然,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嘛!一切都是何崖那小子出的馊主意,我是一向反对的。”田宽暗地里又把何崖拉来,当成是自己的替死鬼,再他来讲,这叫死无对证。

    风南天点点头,突然喝道:“好胆,居然跟我开这种玩笑,你还把我这个星相大人放在眼里吗?”风南天伸手一探,田宽的脖子身不由己的就到了风南天的手上。“说,你们到这里拦截我,是受了谁的指使,说出来,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风南天狠狠的道。

    田宽挣扎着,眼睛里忽然晃过恐惧的神色,他几乎尖叫着道:“不~~我们没有受任何人的指使,没有~~。”

    “是这样啊?岳大哥,听说这段时间你身体虚,需要进补,这个人的元婴好象挺肥的啊!正好适合你。”风南天大方的把田宽扔了过去。田宽感到身子一飘,下一刻,他现自己的身体居然被一个大黑钩子给包裹住了。

    他一抬头,当时就叫了出来,原己身上的大钩子居然是那只大鸟的爪子,田宽一震,正想反抗,却现自己全身的真元力居然无声无息的被一股截然不同的力量给禁锢了。这个时候,他才算了解到风南天那恐怖的力量。

    从何崖的被杀,到田宽的被制,反常的居然没有一个修真者过来相救,救人的想法不是没有,而是被两人恐怖的实力都给吓怕了,如果用强横和庞大来概括岳琦的话,那么风南天简直就是恐怖和变态了。

    只看田宽在他手里毫无反抗之力,就可以看出他的可怕了。

    “风老弟真是关心老哥啊!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赤神鸠的钢嘴开合之间吐出人言,刚刚何崖的元婴确实是好滋味,岳琦巴不得风南天说这话呢,之前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可憋的慌,如果贸然吞噬修真者的元婴,搞不好惹了众怒,把小命都给丢了,但是现在不一样,有了风南天这个仙人兄弟做为大靠山,他简直可以为所欲为了。

    一旁的若惜只是在旁边看着,她知道在这里每个时间都是充满危险的,而不管是风南天还是岳琦在阅历和处理事情上都比自己丰富和老辣。她所要做的就是从旁学习,尽量配合两人,这种思想并不全是阴陀罗从小教导的结果,相反,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她与生俱来的。

    风南天和岳琦两人间的谈话仿佛若无其事,这可把田宽吓坏了。岳琦是什么人,他是只天妖,妖的本性从来是不能用善恶来区分的,他们只认实际的利益,只要能够对自己有利,什么事他们都可以做的出来,而完全不顾后果。之前若不是风南天出面的阻止,他还真打算把一帮修真者都给吞了。

    我说,我说。”田宽可不想成为岳琦的腹中餐,他怕死,怕上千年的修行功亏一篑,更怕破坏了自己晋升天界的美梦,等老子飞升天界,再回头找你们算帐不迟,田宽心里暗暗下誓言。

    “请说,风某人洗耳恭听。”风南天面无表情的道。“我说,我说出来也没有用,这个人你们是得罪不起的,要不你们放了我,我或许可以帮你在他的面前说说好话。怎么样?”想起那个人,田宽的不死之心又开始活动起来。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岳大哥。”见到田宽的性格居然如此反复,风南天不禁恼怒了。岳琦心里暗乐田宽这小子不直死活。双抓一荡,田宽就被抛到了上空,张大了嘴,岳琦闭上眼睛美美的等待着掉入口中的猎物。

    “慢。南天星相可否看在我那潘的面上,放过此人呢?”几乎是声到人到,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闪,面前出现了一个人,正是幽梦雨蝶运用天灵珠传讯中所出现的那个人,火红的头,深红色的披风,罕见的身高,配合着那股冷漠的气势,当真有种不站而屈人之兵的意思。“那潘大人,那潘大人,你可来了,一定要救救我啊!”半空中的田宽眼看自己就要落进岳琦的嘴里,他不管不顾的放声大叫起来。

    星魇那潘,终于把你逼出来了,风南天心里一惊。他不禁改变了主意。单掌一探,想把田宽弄过来,谁知道那潘也跟他一样的意思。

    说穿了,就是想和风南天较量一番。

    结果就是岳琦张大嘴等半天,也没有感觉到食物进口。一睁眼,正好看见田宽的身体暴开出一阵血雨,漫天洒下。风南天的位置靠左,那潘的位置靠右,这就造成了田宽的悲剧。

    由于身上真元力已经被风南天封印,等于他自身完全没有抵抗了之力,在风南天和那潘双方力量的撕扯之下,田宽连叫的权利都没有,当时就给分尸了。

    田宽的元婴倒是逃了出来,他飘到那潘身前,不住的祈求着什么?“没有用的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留你还有何用。”那潘的眼中闪过一丝红芒,抬手间,红光从他手掌激射而出,打在田宽的元婴上。

    只见元婴顿时好象着了火一般,从脚下开始燃烧起来,他不停的挣扎嘶叫着,毫无反抗的能力,直到他化成灰烬。

    这一手可把那些围观的修真者吓个半死了。“那潘大人,你可要为我们作主啊!就是这个风南天,是他害死了何崖宗长,还有那只妖鸟。”脑筋好的修真者连忙把把责任都推到了风南天和岳琦的身上。

    那潘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给我滚。”这时的小白脸已经醒过来了,他插口道:“可是~~”那潘深红色的披风扬起,一阵气流涌动,小白脸莫名其妙飞了出去。“都给我滚。”天空仿佛炸雷一般,泄着那潘的愤怒。

    “哎呀,好大的脾气啊!风老弟,这个人一定是个疯子,咱们不要理他。”岳琦恢复人身后,不屑的说道。虽然可惜自己即将煮熟的鸭子飞了,但是对于那潘的修为他也不敢小觑,否则按照以往他的脾气,早冲上去教训他一番了。

    “那潘大人不在乱牟星上逍遥,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不好意思,原本是想把人亲手交到你手上的,你看,搞砸了。”风南天无奈的摊手道。

    “那潘大人,真是幸会了,没想到我们居然在这种场合下见面了。”若惜从后面飘上来道。那潘一言不,锋锐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三人。

    他不顾身份的从乱牟星过来,本身就足以说明他对三人,或者说对于烈眼寒泉的重视,自从知道若惜出自鍪岍潭之后,他就开始布置重新夺回烈眼寒泉的可能。

    他一边让幽梦雨蝶先答应若惜提出的条件,以便稳住他们。一边悄悄授权给田宽等人,让他们找时机把若惜给拿下,他不相信用若惜作为人质的话,阴陀罗敢不就范。

    最后他终于还是不放心这些人,因此不顾身份的跟在他们身后,随时进行监督。当然,他的更大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了解风南天等人的实力。

    结果他是看到了,那是一边倒的形势,除了若惜,风南天和岳琦的修为他都是看在眼里了,老实说,两人的修为朝出了他的想象。

    原本想以强硬的手段解决的问题,看来要转换思路才可以了。至于若惜他也不敢小看,对于任何低估对手的行为都是愚蠢的,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

    “噢?南天星相居然认得我?”那潘疑惑道。“那有什么困难的,那潘大人的名字恐怕整个仙魂星系还没有人敢假冒吧!我风南天虽然孤陋寡闻,却总还是听过的。”风南天接口道。

    “南天星相也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啊!客气,客气了。”那潘当做什么也没生过一样,和风南天客套了起来。

    他不主动开口,风南天就更不当回事了,论心理战,他怕过谁来。“那潘大人百忙当中来到这里,一定有什么重大的事情,我风南天就不打扰阁下了,岳大哥,咱们就跟那潘大人告辞好了。”风南天若无其事的道,他装做马上要走的样子。

    赌的是那潘绝对会拦住他们,因为他得到烈眼寒泉的心情比若惜救出族人来得还要急迫。“好,老子正好要到处走走,说实话,这里的风景是百看不厌啊!“岳琦心领神会的道,说完,他作势欲走。一旁的若惜差点没笑破肚皮,眼前的火山岩浆,居然也能让岳琦说成是难得一见的美景,这可让她再一次领略了岳琦嘴皮子功夫的厉害。

    “且慢。”那潘果然阻止了他们。风南天心里暗笑,现在的效果有很一部分原因是方才自己这边所展现的实力所致,这也是他故意营造的效果,也是为了增加自己方面谈判的筹码。虽然暴露实力让对方有所警觉和防范,但那也是值得的,更何况自己和岳琦方才的实力都在很大程度上留了一手。

    “那潘大还有何见教?”风南天问道。“没什么?我只是确定一下,两位真的要帮这个女人去救她所谓的族人吗?”那潘问道。

    “那潘大人,我们是去帮忙的,如果可能,当然不希望有什么冲突。”风南天很委婉的道。“好,我来是想正式通知你们,乱亟星的蒙丹大人已经同意了你们的请求,你们随时可以前往。”顿了一下,那潘警告道:“但是,我希望你们考虑清楚,你们的后果。”

    岳琦最讨厌别人说威胁他的话,他不耐烦道:“行了,行了,我们做什么还用你教吗?倒是你们应该当心自己才是,千万不要惹毛了老子,否则~~”

    那潘的眼中耀眼的红芒一闪即逝,那种瞬间爆的气势就连风南天也感到吃惊不已。“那某随时恭候三位了。”说完,深红色的披风一挥,整个人顿时消失不见。

    “风老弟,此人不可小觑啊!我自问对上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岳琦神色凝重的道。“最重要的是此人不但位高权重,修为深不可侧,而且还有能屈能伸的性格,明知道岳大哥是故意激怒他,他居然不上当,这等心计实在可怕。”若惜在一旁补充道。

    风南天点点头,说道:“如果他没有这样的实力,我反倒会奇怪了,呵呵,不过咱们也不要小看了自己。船到桥头自然直,走着瞧好了。”

    “咱们刚知道星魇那潘这号人物,他自己就亲自找上门来了。看来对方还挺看重咱们的。不,应该说是冲和若惜妹子来的,呵呵,咱们家妹子就是魅力惊人啊!挡都挡不住。”岳琦不无得意的道。“岳大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若惜在一旁娇嗔道。

    风南天和岳琦立马傻眼了,若惜本来就跟仙女下凡一般,美丽不可方物,这一带上三分嗔怒的表情,简直可以颠倒众生了。

    仿佛大地的冰封解冻一般,繁花瞬间绽放,周围暴虐和充满死气的天地刹那间又恢复了生气。风南天和岳琦尽管已经有了数次惊艳和承受的经验,却还是忍不住目瞪口呆。

    岳琦是惊讶于若惜的另一种美,而风南天除了爱慕之外,更多了一层欣赏的味道。两人的心思出乎意外的纯洁,风南天见过的美女不在少数,加上又有仙人的修为,防御力简直是强的。能够让他主动去接近和爱慕的,恐怕除了若惜之外,再无第二人了。

    岳琦本是上古异种,天性凶悍残暴,虽说多年来修为有成,却也仅仅是减少了一点戾气,身上的霸气则是有增无减,在戾妖界,只要是他看上的女人,他从来不管对方怎样,直接杀过去,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可是在若惜身上,他当真是一点也没有霸占的意思,有的只是自内心的疼爱,一种对于真正妹子的疼爱。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若惜受不了两人的傻样,一瞪眼说道。“天啊!我不活了。”岳琦差点从半空掉下来。谁能想到一向正经的若惜居然会说出这么霸道的话来。

    风南天也好不到哪里去,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他哭笑不得,算是又一次领教若惜百变的性格了。忽冷忽热,忽上忽下,风南天真是担心自己的心脏会不会受的了。

    突然,风南天好象想起了什么似的,他的手中一阵翻转,一件耀眼的法宝顿时出现在了他的手上。“这件玩意还算过的去,和岳大哥倒是挺般配的。”

    岳琦一瞄眼,顿时高兴的叫了起来。“好小子,这月天镢怎么会到了你的手里了。”若惜一看,果然是何崖之前所用的那件古怪法宝。

    “岳大哥纵横数千年,却大多依靠自己肉身的强横来硬打硬扛,虽然鲜有敌手,却总不如拥有一件强**宝护身来的方便。这这月天镢上有不少厉害的灵咒,我猜那小子也只是学了个皮毛,岳大哥只要潜心修炼一下,短时间内修为必然有意想不到的飞跃。”风南天说完,就把月天镢递了过去。

    “别,风老弟的好意我心领了,那玩意我倒觉得更适合若惜妹子,你们注意到没有,那小子所借用的上界力量居然可以储存在月天镢里,随后出。若不是我老岳皮厚,那小子修为尚浅,你们可要为了守丧了。”说起方才的一战,岳琦虽然胜的还算轻松,但也不敢小觑月天镢了。

    风南天闻言大喜道:“正等着岳大哥说这句话呢?若惜,我也看出来了,这东西就适合你的修行方式。”

    岳琦眼睛一瞪,说道:“好小子,变脸居然比翻书还快,恐怕你早就有这个打算了吧!”“嘿嘿,哪有啊!这不是你岳大哥亲口承让的吗?”风南天笑道。若惜二话不说,就接过月天镢。

    她的双手抚摩着月天镢表面上的条纹,淡白色的光芒不断在手间隐现,只听上面“劈啪”作响,突然,月天镢上光芒突然大盛,随之一声野兽的低吼声传来。

    当金芒散尽,一只通体深蓝的怪物出现在了三人面前。很像是地球家乡上龙的身体,长达十八米的、宽接近两米的庞大身体,身体上六角形的鳞甲密布,怪物的嘴呈扁圆形,额头上长着一颗巨大的肉瘤,不经意看还以为是眼睛呢。

    从它的额头到尾巴,都被一簇一簇的深蓝毛连接着。最与众不同的地方是,在它的背部中央长着两对巨大的翅膀,翅膀之间几乎没有血肉连接的地方,更多的是骨头,就连这些骨头也是蓝色的。

    岳琦张大了口,结结巴巴的道:“犴骷兽,这~~这怎么可能?”风南天的表情倒没有多大的变化,从接过月天镢的瞬间,他就知道了上面古怪的条纹是一种古老的封印。

    他自问自己要解开封印要费一番手脚,至于转送若惜,也是出于一种试探的心理,因为在若惜身上有着太多的谜底,如果只是一两件,那也无所谓,但是谜底越积越多,时间一长,连他这个仙人也忍不住要一探究竟。

    不过他也不知道若惜居然随手就解开了封印,还放出一只怪兽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