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十九章 疑实还虚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十九章 疑实还虚

    若惜的感受可是复杂多了,她感受到了风南天的话并不只是随便说说,而是的的确确有这想法,这让他对于风南天的雄心壮志又有了一层更深的了解。

    目标的现实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目标,明确的目标,那样至少每一天你都有奋斗的动力和期待。

    若惜双目亮起,缓缓说道:“希望一切可以展顺利,尽快解决,否则我们恐怕会和他们陷入胶着状态。”

    风南天当然知道若惜的想法,虽然自己这方三个人修为很高,但是人数上毕竟太少,保命没有问题,但是如果让古修真者群起而攻,就算他是仙人也是吃不消的。很高兴的看见若惜在心里一直有自己独立的想法,这是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的,包括她的师尊,而这也是风南天最为欣赏的地方。

    “放心好了,一切有我。”风南天安慰道。虽然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很多,但是风南天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若惜妹子不要操心了,不还有我老岳吗?”岳琦拍胸脯道,自从知道了风南天现在的修为以后,对他是信心大增,在他看来,天罗仙的修为在下界那是无所不能的。

    风南天正想开口说话,突然,他眉头一皱,眼睛已经望向了正前方。若惜和岳琦仿佛也感受到了什么,一起朝风南天看的方向望去。

    天已放光,无数的剑光直冲霄汉,瞬间的工夫,无数的修真者来到了三人面前。带头的赫然就是幽梦雨蝶,梦魂星的实际统治者,在她旁边大部分是熟人,包括了姑绚丽和妙郢妙酆等人,风南天眯着眼睛,心里暗自叹了口气,看来提前摊牌的时候到了。

    “南天星相,可否为我们介绍你身旁的这两个陌生人与我等认识啊?”幽梦雨蝶毫无表情的道,话虽然是对着风南天说的,但是眼睛却望向岳琦和若惜两人,她的目光更多的停留在若惜的脸上,惊讶的目光一闪即逝,似乎震惊于若惜的惊天美貌。

    岳琦和若惜适当的保持了沉默,这个时候的问题由风南天来回答是最适合的。风南天微微一笑,说道:“梦魂星相就是不问,我也是要说的,这两位都是我风南天的朋友,这位岳琦岳大哥是多年的老友了,这次是无意间碰上的。至于这位若惜妹子,则是我刚刚认识的。”

    “是吗?据我所知,你的这两个朋友可都是大有来头的啊?”幽梦雨蝶模棱两可的道。风南天淡淡的道:“来历倒是谈不上,只是我这位大哥是妖界罢了,至于我这妹子,倒可以算的上是咱们的邻居了,因为她一直在离这不远的鍪岍潭里修行。”

    幽梦雨蝶一愣,她没有想到风南天居然直言不讳的说出两人的来历,原本她认为风南天怎么样也要狡赖几句的,尽管她早已从探子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风南天的话让众多的修真者大惊,岳琦也就罢了,一个妖怪能有多大作为,关键是若惜居然鍪岍潭,这多少让人有点意外。

    鍪岍潭这个地方多少年来一直是梦魂星甚至是整个仙魂星系的禁忌,众人一直都听说那里只有一个人的,现在居然有出现了一个若惜。

    “南天星相既然知道他们的来历,那就请把这个若惜交给我们好了,至于你的这个妖界朋友,我们可以不去过问,只要他在梦魂星能够老老实实的就行。”幽梦雨蝶樱唇微启,决定道。

    风南天假装疑惑的道:“这是为何?我这若惜妹子可是第一次在外边现身啊!她没犯什么错吧?”

    幽梦雨蝶眉头轻皱,风南天的话让她都有点糊涂了。难道他真的不知道,不对,以两人亲密的关系上看,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而且他进入鍪岍潭的时间又是如此的长。这些可都是自己亲眼所见啊!

    “这个女人与梦魂星的一件重大机密有关,我想南天星相最好不要插手这件事情。”幽梦雨蝶想了想,回答道,不管如何,她都要把若惜拿下,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重要了,有助于她了解鍪岍潭现在的真实情况,之前自己一路安排并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原本等待若惜落单的时候出击,但是风南天与她的形影不离以及岳琦的突然出现无形中又一次打乱了她的步骤。

    逼不得已,她最后只有亲自现身了。她希望凭借自己的话能够让风南天与若惜划清界限。不管风南天本人到底知不知情,她都在尽量避免与风南天为敌。

    风南天噢了一声,看着幽梦雨蝶的眼睛,他沉声说道:“恐怕要让星相大人失望了,我风南天对于朋友是十分珍惜的,从不会轻易的抛弃他们的。”这句话与其说是给幽梦雨蝶听的,不如说是说给周围的修真和听的。

    若惜一听这话就知道糟了,风南天的维护她虽然感激,却也将他彻底的自己带进了这个是非的旋涡。

    果然,风南天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妙郢的声音叫嚣道:“星相大人,我早说过这个风南天来历不明,居心叵测,现在他居然公然和鍪岍潭的叛徒勾结在了一起,我看我们就不要心慈手软了。”

    “是啊!星相大人,当初风南天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就觉得可疑了,你看现在,他果然是无法无天啊!这种人不能留在我们的梦魂星啊!”妙酆也趁机落井下石道,对于门下弟子莫言的死还有双妙崖名声的大跌,两人一直耿耿于怀,这一切的罪魁祸就是这个风南天。

    妙郢的话顿时引来不少的附和之声,对于风南天一来就获得星相的高位,骑在他们这些宗师的头上,自然有很多人会感到不服。

    风南天眼中金芒闪过,狠狠的瞪了妙郢一眼,一股威煞之气随之散开,修为低微的修真者无不打了个寒噤。

    妙郢被他一瞪,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什么东西?居然敢跟我们这么说话,没的说,兄弟,你一句话,我帮你灭了他们。”岳琦当然看不起眼前这帮人,就算修为真的不敌,妖王的纯正孤傲血统也不容许他有丝毫的退却。

    岳琦的话当然惹来了古修真者的另一番讨伐之声,众人纷纷骂他狂妄,不自量力。风南天伸手阻止了岳琦的冲动,对于妙郢妙酆两人的小人作风,他感到厌恶。如果让这种卑劣小人影响到自己的心境,岂不是让他们得偿所愿。

    “星相大人,我不想与你们生任何的冲突,我不管若惜妹子与你们有什么过节,但请希望看在我的面子上,把过节皆过,如何?”风南天尽量缓和声音道,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与这么多的古修真者为敌,毕竟对于他们所能借用的那股力量,他还是深有顾忌的。

    幽梦雨蝶没有说话,她用复杂的心情看着风南天,这个已经在她芳心悄悄留下不灭痕迹的男人。放还是不放,两种念头在她心里纠缠不休,突然,一道残酷凶狠的眼神在她心头闪过,她浑身一振,心头已经下了决定。

    若惜一直注视着幽梦雨蝶的表情变化,女人对女人的心自然是最了解的,她感受到了幽梦雨蝶的惊慌、失落、还有惶恐。

    “且慢,可否容我说上两句。”就在双方局势一触即的时候,若惜突然站出来道。若惜的突然说话,让紧张的局势顿时缓解了下来,幽梦雨蝶不得不暂时延缓了自己心中的那个决定,她摆摆手示意若惜说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内心突然有点感激若惜的突然举动,也许是避免了与风南天的冲突吧!尽管只是暂时的。

    偷偷看了风南天一眼,见他的眼神一直炽热的盯着若惜,蓦然,幽梦雨蝶的心口一痛,一种眩晕袭上心头,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这时候,若惜的话语一字一句的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我是家师阴陀罗的唯一弟子,你们的用意我很清楚。不就是为了烈眼寒泉吗?只要你们答应我们一个要求,我们师徒将任凭你们处置,并且无条件的献上烈严寒泉。”若惜石破天惊的道。

    众人无不为她的话感到震惊,不是因为她直截了当的说出了大家心中的所想,而是因为在梦想多年的烈眼寒泉一事上居然出现了转机。

    做为仙魂星系的修真者,谁都知道烈眼寒泉的重要性,那是可以让自身的体质和真元力有质的转变的宝贝啊!尤其是对于古修真者来说。

    经过烈眼寒泉洗礼的员婴将空前的凝练,这样他们将更有把握融合灵兽的身体,随后靠借用的力量躲过天劫并且直接跳过仙界而升上神界。

    幽梦雨蝶眼前一振,她急忙说道:“什么条件,说来听听。”她也为若惜的话感到振奋,毕竟如果完好无损的得回烈眼寒泉,功劳暂且不说,至少她就可以避免与风南天的正面为敌了。

    半空中一时都鸦雀无声,只有远处爆的火山和不时滚动的岩浆不时出轰隆的声音,天空开始逐渐变得越来越炎热。

    若惜看了众人一眼,缓缓说道:“我与我师尊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要我无论如何再见当年的族人一面,并且希望你们能够释放他们。毕竟他们已经对你们构不成威胁了,不是吗?我师尊他是霰神族的族长,对于当年自己失察导致的族人被抓后果,他一直耿耿于怀。他希望以自己的生命和烈眼寒泉来换取更多族人的自由。”

    众修真者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想到若惜的要求居然会是这样的。幽梦雨蝶冷静的道:“令师的要求暂且不提,我想请问你们如何知道你的族人只是失去自由了呢?难道你认为他们还会活到现在吗?”

    若惜淡淡一笑道:“原本我没有把握,但是星相大人的话反倒证实了我的想法,我们的要求也不是很难办吧!”

    “我还是想不通,你们为何会突然有这样的要求,守着烈眼寒泉,你们不是更安全吗?更何况,就算我们答应了你们的要求放了那些人,我们事后完全可以把他们重新抓回来。难道不是吗?”幽梦雨蝶反问道。

    若惜一眨不眨的盯着她道:“这一点我们当然明白,先,烈眼寒泉并不是我师尊个人私有的,他也想能够有更多的人能够从她那里得到好处,其次就是我师尊,他很累了,一个人守着一口随时和自己陪葬的寒泉,时间一长,谁都受不了。所以他才想着最后为族人尽一点心,做一点事,至于事后,那就随他们自生自灭吧!”

    “你们真是这么想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倒是可以考虑,这件事我一个人做不了主,我必须和其他的星相和上面的人商谈一下,再做定夺。”幽梦雨蝶谨慎的道。

    “我可以先见见我的族人吗?我只是想确定一下他们的安全与否,这样我也好回去像我的师尊回复。”若惜要求道。

    听到这里,风南天眼中一亮,他把握到了若惜的高明策略,一直以来,他想的策略都是与幽梦雨蝶摊牌,靠阴陀罗在后方牵制住对方,然后再徒后路。

    这样做的好处是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若惜他们,坏处除了自己一方在行动上难免处处受人监视,增加找到曜修天境的难度以外。还要随时准备着与这里修真者的战斗。

    直接的以烈眼寒泉去换取可行的条件,一方面对方比较容易相信,而且也容易接受,当然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风南天等人谁都知道傲天族一方面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出被他们曾经禁锢的霰神族和昊仙族两族人的。

    若惜的要求既合理又不过分,但是完全可以根据对方的意见而采取相应的行动,最关键的自然就是两族人现在的具体情况了,是生是死还需要进一步的确定,事实上若惜至今仍然不明白当初傲天族为什么突然会对另外两族下手,而且明显的是遇到了强大的帮手,帮手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一切都需要她自己去查个明白。

    而风南天帮助她也不仅仅因为基于个人感情上的原因,还有一部分是关于沅真的。因为他始终相信这里的一切将有助于他彻底的去了解天界,随之才能制定出下一步相应的计划。

    幽梦雨蝶双眼清澈的望着若惜,对于若惜的口才和自信,她在佩服的同时,也感到了一种威胁,这个女人现在的修为虽然不是很高,但是智计却非同凡响。

    阴陀罗什么时候收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弟子,心里想着,嘴上却说道:“那好,我们会仔细商讨一下你的意见的,各位就等着我们的消息好了。我们走。”幽梦雨蝶手一挥,带头而去,众人随后更上,眨眼消失无踪。

    风南天清晰的看见妙郢临走那凶狠的目光。有些人一旦看清对手的弱势,就会毫不掩饰的露出自己本来的面目,给予对手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击。

    妙郢妙酆就是属于这种睚眦必报的人,尽管先前他们对于风南天表面上还算客气。“风兄,我们的族人到时候就靠你了。”若惜突然转身对风南天说道。

    风南天一愣,他第一次看到若惜给他好脸色看,而且还是以恳求的语气。“为何我们见到的大都是古修真者,傲天族的人呢?好象一个也没有见到啊!”风南天没有正面答复若惜,而是提出了这个他一直想问却没有时间问的问题。

    “如果我没有猜错,在乱亟上,我们就会见到他们了。”若惜肯定的回答道。岳琦疑惑道:“乱亟星?就是你们说的那个很有可能就是曜修天境的地方吗?既然如此,那我们等什么?直接过去看看不就全都知道了吗?”

    “事情哪有如此的简单啊!仙魂星系从第二层的幻魂六星开始一直到里层的乱亟三星,一共九颗星球,层层布有古修真者的防护网,还有各种厉害的防护禁制。我们如果贸然进去,不但救不了我们的族人不说,恐怕连自身都难保。”若惜语出惊人的道。

    岳琦一愣,他没有想到这里的守护居然如此森严。风南天也是第一次听说内层九颗行星上有这么严密的防护。“他们这么做虽然增加了我们救人的难度,但是也同时暴露了他们自己,不是吗?不管如何,以乱亟星为主的三颗星球一定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否则不至于如此严密的防守。”风南天分析道。

    若惜叹了口气道:“敌人实在是太过强大了,我们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一切等我们见过族人之后再做定夺好了。”

    岳琦惊讶道:“若惜好象对于他们答应我们的条件似乎很有信心啊!”若惜眼睛望着脚下翻腾的岩浆,坚定的道:“不是有信心,他们一定会答应的,因为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抛开这个机会,你以为他们还有耐心再等下去吗?别忘了人的耐心都是有限度的。”

    “若惜说的不错,我们现在唯一做的就是养精蓄锐,我有种预感,这一趟是不会轻松的~~”风南天缓缓说道。以仙人的直觉,他当然对将来有所预感,只是越是艰难的事情越是能激起他的豪气和雄心。

    生命不正是在迎难而上的时候才显现出它的壮丽和光辉吗?

    幽梦雨蝶所处的暗星大殿之内,幽暗的光线中,一团蓝色的火焰从幽梦雨蝶的手中由大变小缓缓升起,诡异的火焰漂浮在空中,继续向上升起,“混沌初元,天灵降世,现。”一颗淡白色的足有碗口大小的珠子从幽梦雨蝶的身体中浮现。如果风南天在场的话,一定认的这种珠子,因为在道场和山洞他已经见到过两次了,这就是古修真者所独有的天灵珠。

    半空中,火焰包围着天灵珠,霎时,大殿中大放光明,天灵逐渐变得透明,一个背影清晰的在天灵珠内出现。

    “属下梦魂星相幽梦雨蝶参见星魇那潘大人。”幽梦雨蝶恭敬的对着珠子里的人行礼道,这是一种很古怪的礼节,身体开始的时候是弯曲前倾的,同时双手高举过头顶,从两旁放下,随之,跪下,匍匐在地,一动不动。

    天灵珠在幽蓝色火焰的包围下耀木目生辉,珠子里的人背对着幽梦雨蝶坐在一个淡紫色的平台之上,整个人的身形隐在一件深红色的披风之中,以至于无法看清他的身形,丝居然呈现一种火红色,仿佛疑团燃烧的火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