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二十一章 喧嚣灵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卷 魔荡八荒 第二十一章 喧嚣灵兽

    “给我拿下。”看见是几个陌生人,虬髯汉子还以为是外人闯进来捣乱的。顿时,周围马上就上来几个修真者将三人围在了中间。

    “不要伤害若惜姐姐,他们是我请来的客人。”幽尘张开双手护在三人的面前。若惜感动的摸了摸他的头柔声道:“小尘不要担心,他们是不会伤害我们的。”

    “围我们干什么?我们又不打算跑,还是看看那个小子吧!他可快撑不住了啊!”风南天适时说道,还特意努了努嘴。

    众人一回头,都忘向了禁制中的三人。只见一会儿的工夫,禁制中又生了变化。淡白色的光芒下,兽魂开始又下陷了一点,只剩下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身体浮在头顶。

    中间的越明仿佛十分痛苦的样子,他满头大汗,浑身颤抖着,最恐怖的是身体控制不住的开始膨胀,原先古铜色的皮肤变得晶莹透明。他身旁的老者和中年人也都是汗流浃背,真元力明显的透支了。

    “不好,大宗长和祖爷恐怕有危险。”虬髯汉子急声道。“怎么办,若惜姐姐,我阿爹是祖爷爷他们是不是会有什么危险啊?”幽尘急的都哭出声来。

    风南天看了幽尘,叹了口气道:“小尘不哭啊!大哥哥帮帮你好了。”接着他朝岳琦一摊手道:“岳大哥,你上还是我上。”

    “当然是我上了,这种小事哪里需要你这个~~你老弟出马啊!”岳琦差点没漏了嘴,把风南天是仙人的身份泄露了出去。

    他也知道风南天不宜出手,好家伙,仙人要出手岂是闹着玩的,到时候造成的恐慌不说,还会影响到自己的救人大计。

    而岳琦就不一样了,虽然他是妖,但是这里的修真者并不怎么抵制,因为他们自己还跟灵兽融合呢?最重要的当然就是岳琦够实力。

    “慢着,岳大哥,还是我去吧!我比较熟悉他们的修行方式。”若惜突然开口说道。风南天回头看了若惜一眼,随后点点头,让开了一条道。

    “若惜姐姐,你真的能救我阿爹他们吗?”幽尘满怀期待的道。“相信姐姐,他们没事的。”若惜安慰道。

    “站住,你不能进去。”虬髯汉子带头拦阻道。“我是去救你们大宗长的,迟了恐怕会生变故。”若惜焦急道,这帮人冥顽不灵的样子让她啼笑皆非。

    风南天踏前一步,浑身散出一股气势,直攫而出的无形压力把两边的人尽数推开,所有的修真者都不寒而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啊!

    不顾众人的惊叹,若惜朝风南天笑了一笑,笑魇如花绽放,那种清纯和圣洁无不令人侧目陶醉,恍惚间,若惜已经到达了禁制的边缘。

    如葱玉般的细手搭在禁制上,禁制泛起一阵波纹,只见若惜十分自然的往里走去,波纹闪动间,人已进去,禁制却又恢复了原样。

    “姐姐,她~她真的进去了。”幽尘兴奋起来。风南天和岳琦一言不的看了起来,对于若惜的本领他存在着太多的疑问,尽管他知道她有多么的不凡,却总没有亲眼见过,今天倒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若惜站在三人的旁边,张嘴间也喷出了一颗巴掌大小的火红色珠子。“什么?天汆,这是天灵珠的最后形态啊!她怎么会有,难道~~”底下已经有不少人惊呼了起来。

    只见火红色的珠子飞到三人的头顶,一阵火红的滚动,空中顿时裂开一道裂缝,于是风南天和莫言当初比试的时候生的一幕又重演了。

    裂开的空间,无数黑色的闪电滚动着,所不同的是,闪电并没有下击,而是互相交缠着形成一个光幕罩住了场中的三人。火红色的珠子升到光幕的上空,不时的隔一段时间出一道火红的光芒击在黑色光幕上。

    黑色的光幕不断变大变薄,禁制外的众人能够清晰的看见里边的情况。只见原本不断挣扎的喧嚣兽魂眼中流露出恐惧的神色,它逐渐安静了下来,并且闭上了眼睛。很快的,兽魂全部退了出来。

    光芒一闪,兽魂飞到若惜张开的手掌上,消失不见。这时场中的老者和中年人神态也逐渐恢复了原状。“幽寻代表族孙幽允越明多谢前辈援手之德。”长袍老者当先感谢若惜道。

    若惜微微一笑,说道:“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前辈可不敢当。”她收回了火红珠子,黑色的光幕随之烟消云散。

    刚才的话虽然隔着禁制,但是幽寻还是听了个一清二楚,一掌击出,他解除了禁制,周围的修真者顿时一拥而上。

    “先不要动越明,让他静一静。先谢过人家的救命之恩,真是的,我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幽寻毕竟辈份尊贵,幽蔷本来是第一个冲到自己夫君越明身边的,听到祖爷的呵斥,她也有点不好意思。

    正要开口好好感谢若惜一番,一旁的幽寻却已然当先匍匐在地,他恭敬的跪在一个人的面前,大声道:“幽寻参见星相大人,不知星相大人驾到,还请恕罪。”

    众人一听星相大人驾到,纷纷跟着下跪。风南天不由一阵苦笑,当初要这星相的身份是为了更好的接近乱亟星,现在倒好,乱亟星还没去,却已经是到处惹眼了。

    幽尘原本没有下跪,却让他妈也就是大宗长幽允的妻子新茹给拽了一把。风南天赶紧拉起他,他冲众人朗声道:“大家都起来吧!在我风南天这里没有那么多的臭规矩,你们要还是这样,那我只好提前开溜了。”

    “别,星相大人是贵客,怎么一来就要走,你们都起来吧!既然星相大人这么说,咱们就不要见外了。”幽寻毕竟修真多年,不管是阅历还是处事方式都比其他人老辣不少。

    众人重新认识了一番。“这次多亏了若惜前辈啊!否则不只是阿明,就连我和祖爷恐怕都难免受伤啊!”幽允心有余悸的道。

    “大宗长不要这么说,大家都叫我若惜好了,按岁数和经历来说我是远远不够和大家相提并论的。今天只是凑巧而已。”第一次受到众人的称赞,若惜都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了。这时,她的脸上突然现出了一朵红晕,身形跟着晃动了一下,若惜脸上闪过一丝讶色,随后马上就恢复了正常。

    “若惜姐姐,你好厉害啊!我也想学和你一样的本领啊!姐姐现在就教我,小尘马上就厉害了,到时候看谁敢欺负小尘。”幽尘毕竟是小孩子心性,见到若惜不费吹灰之力,就救出了自己的原本心中崇拜的偶像,顿时对若惜痴缠起来。

    “尘儿,不要胡闹,你若惜姐姐是自己勤修苦炼才炼出来的,你也一样的,没有谁可以一步登天的。”幽允摸了摸他的头,柔声道。看的出来,他十分的疼爱自己这个小儿子。

    若惜不忍心看见幽尘失望的样子,她说道:“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收小尘当徒弟,你看好不好。”“好啊,这孩子又聪明又上进,当你弟子一点都不过分。若惜眼光真不错。”风南天一旁夸奖道。

    “也不知道够不够资格当人家的师尊,人家还没答应,自己就贴上了。真是脸皮厚。”一旁的幽趣就是看不惯若惜被人众星捧月的样子,因为以前被众星捧月的对象一直是她自己。被冷落的感觉,让她很是难受。

    “幽趣,不要乱说话。星相大人,小女不懂事,请你们不要介意啊!”幽允知道风南天和若惜是一起的同伴,得罪若惜等于得罪风南天,更何况人家刚刚才帮了你的大忙。

    “多谢若惜姑娘方才的援手之德,越明感激不尽。盘膝打坐的越明这时候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越世兄就不要客气了,这喧嚣兽魂乃是灵兽中的极品,又已成年,世兄应该先尝试与其沟通,争取它的主动配合方为上策,若强行拘其魂魄,反倒激起它的凶性,就算碍于世兄的深厚修为,强行融合,恐怕日后的那副兽体也将有极大的危害性,轻则裂肤破体,重则丧失灵智,沦入兽道。”若惜诚恳的说道。

    一番话听的越明是大汗淋漓,他自然知道自己强行融合兽魂的危险性,只是不甘心自己的修为总是停留在原地,加上家族对他期望甚高,这才让他铤而走险,那么的不顾后果。

    “越明惭愧,受教了。”对于若惜精辟的分析和指点,他是十分的佩服的。并且毫无理由的去相信,这是一种自内心的臣服。

    在若惜的面前,他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并不仅仅只是他而已,几乎所有接触她的人都想和她去接近,虽然美的不食人间烟火,却不防碍别人去靠近。

    对于若惜,幽蔷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从心底里喜欢。看见她非凡的修为还有随和的样子,她真打算好好跟人家交个朋友,只是因为现场大都是她的长辈,她才不感贸然上前去。“我们家若惜妹子就是受欢迎啊!风老弟,还是你有眼光~”岳琦冲他眨眨眼道。

    “姐姐,你刚才把那灵兽放哪儿了?怎么它一到你手掌就不见了。”幽尘好奇的问道。他这一说话,现场一下子突然安静了下来,他们其实都很想知道若惜把喧嚣兽如何处置了。

    若惜当然知道众人的意思,她淡淡一笑,说道:“原本我是想将喧嚣兽魂收伏之后,再交还越世兄的,只是方才出现了一点意外。”

    “意外?若惜你没有事吧!”风南天关心的道。若惜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下,尽管心里有一肚子的疑问,但他还是控制着没有说出口,若惜的为人他是很清楚的。

    如果她想说,她自然会告诉你的,反之,你就是问了,也是白问。若惜冲她摇摇头接着道:“喧嚣兽魂在方才与我自动融合了,这里我要向越世兄说声抱歉了。”

    众人不禁大是惊讶,简直有点骇然了。喧嚣兽的重要和厉害,方才众人都已经见过了,合三人之力,也不能将它融合,现在的若惜不费吹灰之力就降伏了它,而且还是灵兽主动与她融合的,这已经不是以一句修为深厚所能够解释的了。

    越明倒是慷慨,他无所谓的道:“若惜姑娘千万不要这么说,这兽魂对我来说与累赘无异,之前也是想练习一下与它的沟通,没想到最后却骑虎难下了。是了,它的肉身被我封在了藏灵珠里,我这就给你。”说着,越明就掏出了藏灵珠,只见灵诀一摆,白光闪过,地上就出现了一只与兽魂一模一样的喧嚣兽。

    真正的喧嚣兽体形上要比兽魂大上很多,足有六米长的体形,厚重的身体从头到脚都被一层淡青色的鳞甲包裹着。喧嚣兽的头部呈三角形,扁平着向前,靠近眼睛上方也就是额头的部位有一颗深红色的珠子,一闪一闪的着光芒。

    那是喧嚣兽的内丹,可以作为号令群兽的一种象征,也可以作为攻击的一种武器。喧嚣兽的四条腿均匀的分布在腹下,后肢强壮有离,偶尔可以站力行走,最厉害的要算它的尾巴了。六米长的身体,其中尾巴就占了三米,除了淡青色的鳞甲以外,再它的整条尾巴上还分布着大小十八根倒刺,传说中的喧嚣兽也是上古异种的一个分支,倒刺上除了坚硬似钢铁以外,还带有剧烈的毒素。

    普通修真者沾上一滴,就向被跗骨一般,全身肌肉溃烂腐蚀,甩都甩不掉。现在的喧嚣兽由于失去了兽魂,就像睡着了一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那我就不客气了。”若惜说着,双手虚空按在喧嚣兽的身体上,一道白光从她双手探出,原本吸收的兽魂渐渐的从她手中退出,众人可以清晰的看见兽魂在挣扎,却不是恶意的,分明是充满了恋恋不舍。

    很快的,兽魂回到了它的本体,喧嚣兽挪动了一下身体,站了起来。“嗷”它冲天叫了一声,众人吓得纷纷后退,成年的喧嚣兽,实力非同一般,它瞪着灯笼一般的眼睛看着幽允和幽寻,对于方才吃的苦头它可是记忆犹新。

    “啊!姐姐,我怕。”在若惜身边的幽尘第一个念头就是扑到她的怀里。风南天看的那叫一个嫉妒,岳琦仿佛若有所觉的转过头朝他眨眨眼。

    “我倒是忘了,若惜也是个古修真者了。”看到方才的一幕,风南天突然想起来,不过对于若惜所展现出来的修行方式他还是感到震惊,尤其在控制兽魂上,简单神奇的令人难以置信。

    “原野喧嚣,寰宇共天,回到你该去的地方吧!”若惜轻声吟语道,随之,她的额头上光芒一闪,空中迅捷的落下一道黑色的闪电,击在喧嚣兽的身上。

    只见喧嚣兽的身体咆哮着不断变淡,最后消失无踪。“这,这是怎么回事~~”幽寻忍不住惊讶道。“我的老天,若惜妹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岳琦惊讶的张大了口。

    “呵呵,大家不要惊慌,我把喧嚣兽送回到它原来呆的地方了,相信有人比我更适合它的。”若惜一脸轻松的道。

    幽趣这下子可受不了了,她跟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若惜,嘴里喃喃的道:“老天,你知不知道有了这只喧嚣兽,你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会有什么样的好处~~”若惜依然笑着回答道:“我当然知道得到它后会有天大的变化,天大的好处,可是那好象跟我没关系吧!我不怎么喜欢这种灵兽,她的样子很难看的。”

    “老天,说喧嚣兽难看的到现在为止,好象只有你一人吧!你问问大家是不是?”幽趣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周围的人附和着一个劲点头。

    风南天在一旁看的直想笑,是温柔的笑。若惜的样子有时候冷静的可怕,有时候却单纯的可爱。但是不管哪一种,她都那么的令人着迷。风南天现自己是越陷越深的,最惨的是自己陷的是如此的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若惜姑娘的修为简直令我们羡慕啊!可是很奇怪,为什么你的修为明明只达到极变的境界,却能够把天灵珠修炼到最后的形态呢?据我所知,炼到天汆最后形态的人都已经飞升了啊!”幽寻忍不住问道。

    要知道若惜的表现完全出了他的想象,如果修行还有别的方法和捷径可循,那将是所有古修真者的福音啊!

    若惜摇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我从小开始,脑子里就会自己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文字和修行方式,我试着去炼,都没费什么劲就炼的成,但是我的师尊他也用我的方法修炼,却一点进展都没有,甚至还差点走火入魔。我想,可能是我的体质跟大家有什么分别吧!”若惜倒没有打算隐瞒,如实的把自己的情况都说了出来。

    “老天,这~~这也太离谱了吧!”这次连幽允都听不下去了。如果修行是可以靠天赋成就的话,那么若惜的天赋显然也太高了,高的都让人嫉妒。

    “好了,不要惊讶了,我这妹子,就是与众不同啊。也不看看是从哪里来的?”岳琦得意道。“噢,不知若惜姑娘是哪位高人的门下啊!我们也好登门请教啊!”幽寻想当然的道,在他认为若惜的成就出自高人的调教,这种可能显然更令人相信。

    风南天淡淡一笑,接过他的问题回答毫不隐瞒的道:“她是鍪岍潭的弟子,最近刚刚出来。”众人明显的身体一滞,好半天,幽寻才结结巴巴的道:“星相大人,星相大人不是在开玩笑吧!鍪岍潭~~鍪岍潭不是只有一个人吗?怎么~~怎么?”

    “原本是只有一个人,但是现在多了一个人,那就是我,我就是那个人的唯一徒弟。”若惜自豪的道。

    幽寻看了一眼旁边的家族成员,尴尬道:“阿允,你留下,幽禾,你带大家一起出去,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

    虬髯大汉犹豫的看了若惜一眼,说道:“祖爷~~这~”“这什么,我的话没有听见吗?”幽寻不耐烦的道。“二弟,你先带他们下去吧!”幽允也说道。

    “若惜姐姐,我们一会儿见了。”幽尘懂事的道,对于祖爷爷的话,他可不敢不听,尽管心里对于若惜这个刚认识的姐姐依然不舍。

    风南天看着幽趣他们退出,心里一动,他感觉到幽寻可能有什么话要说,还是那种不想太多人知道的那种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