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六卷 第十章 金刚天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 第十章 金刚天将

    风南天点点头,岳琦是禽类中的上古异种,没别的优点,就是能飞,而且度是绝对的快。如果他要成心要逃的话,还真没几个人能赶的上他。“咱们到外边看看吧!希望他们不太惨才好。”风南天叹气道。

    金光一闪,他用仙力裹着两人遁移了出去,反正已经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他也不打算刻意隐藏了。

    随着阴冥界魂体的大量出现,整个乱亟星陷入了一片混乱当中,阴冥血卫、阴冥统领、八奴将、黑阴帅、白冥帅等人,纷纷指挥手下掠夺乱亟星上的资源,大多是制器材料和晶石一类的,要知道阴冥界跟世俗界比起来就跟穷乡僻壤差不多,什么都缺。

    各种魂体在那里度日如年,转世需要能量运转,修炼也要靠晶石,资源的匮乏,加上任务的繁重,让他们叫苦连天,向上界诉苦吧!他们大都敷衍了事,说过就忘,没办法,谁让他们阴冥界在各界当中地位是最低的呢?

    形容他们的动作就跟抢劫差不多,一个个魂体就跟红了眼的歹徒一样,看见宝物就想抢。最后,难免跟修真者起了冲突,这里是他们的家园,怎么能允许土匪来抢劫呢?更何况阴冥界的魂体一个个都跟怪物一样,浑身血红,样子恐怖,修真者不用说,都把他们拿大敌来对待。

    但是阴冥界的魂体实在是太多了,不但多,而且他们的魂体几乎是不灭的,除非遇到相克的法宝或是像风南天这样身具仙灵之气的人。

    看着手下的麻利动作,阴冥大帝驾着车辇在空中不禁暗自点头。“启禀帝君,一切进展顺利,只是手下兄弟均不同程度的与那些修真者起了冲突,而且,而且还有一定的伤亡。”黑阴帅适时的出现在了他的身旁,恭敬的道。

    “混蛋,我不是说了,让他们要克制自己的吗?”阴冥大帝骂道,如果事情闹大,风南天势必会忍不住出手的,到时候自己可头疼了。“那些是什么人,咱们人这么多,居然还有伤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接着问道。

    “回帝君,那些修真者非同于一般的修真者,他们的修为都很高,而且都可以借用一种黑色的力量,弟兄们大多伤在那种黑色力量之下。”黑阴帅回答道。“黑色力量?”阴冥大帝疑惑道:“难道风南天果真没有骗我,真的是创天之力。”

    一旁的白冥帅惊讶的道:“帝君说的~~说的可是创天之力,难道这些人都是天界的传承者不成。”

    “但愿不是?”阴冥大帝脸色凝重的道:“马上传令下去,让大家抓紧时间,一盏茶时间之后,马上撤退,违者斩。”

    “属下遵令”白冥帅得令迅远去。另一边的天空上,风南天和岳琦、若惜正观看着脚下魂体们的抢劫方式。

    因为自身的仙力并没有掩藏,许多被逼迫的修真者见到仙人出现,都十分乖巧的靠在他的身边,以期能够得到庇护。风南天默许了这种行为,因为他的本意就是这样的。

    整个乱亟星在血红的光芒下,这里人心惶惶,真正主事的三位星魇也不露面,没办法,只有依靠底下的十八个星相支撑着。围绕在风南天身边的修真者越来越多,魂体们也不会笨的自己贴上来。

    能和阴冥大帝平起平坐甚至把臂言欢的人,他们可不想惹,更何况他那一身仙力所散出来光芒,就算是魂体偶然的被照射一下,也会感到浑身刺痛。

    “风大哥,我们为什么不去帮他们呢?再不帮,乱亟星的修真者可要吃大苦头了。”若惜心软道。“哈哈,若惜妹子是被他们的求饶声音给感动了吧!别忘了,他们当初可是出卖过你们族人的。”岳琦提醒道。

    “他们也是听命于人的,我相信他们的本意并不是这样的,像幽寻这样时刻关心我们的前辈还是很多的。”若惜反驳道。

    在金光的护持之下,保护众多修真者的同时,也隔绝了与外界修真者的通话,说实话,风南天可对于他们没有好感。他们的都是天界的死忠传承者,对于仙人,他们是不屑一顾的。若不是实在修为不敌,加上寡不敌众,他们才不会托求于仙人的庇护呢!

    “我不是不出手相帮,而是这件事,暂时还轮不到我们出头的份。”风南天胸有成竹道。

    “风老弟的意思是,会有别人出头,有谁会为古修真者出头呢?”说到这里,岳琦和若惜同时叫了一声道:“难道是~~”

    风南天点了点头,算是赞同了。“我不知道他被什么事情耽搁了,但是他一定会出现的。”他肯定的道。

    果然,风南天的话刚刚说完,只听见远方的天空传来一阵剧烈的雷声。不断响起的雷声就像擂鼓一般不但敲在血红色的云层上,也敲在了每一个人的心里。

    雷声不多不少,只有十响,十响过后,天空的血红色全部被震散了。这个时候,一声比之前雷声还大声音在空中炸开。“是什么人?竟敢来我乱亟星撒野。”声音雄浑有力,经久不绝,仿佛天地都被撼动了一般。

    原先受到压抑的火山,经过如此猛烈的催逼,又重新爆了出来。随着声音的落下,所有的魂体和修真者都不禁停下了手,修真者在经过了刹那间的愣之后,突然爆出惊天的呼喊声。“星将。”“是星将大人来了。”“我们有救了,让星将大人灭了这些狗娘养的东西。”

    之前围绕在风南天身旁的修真者瞬间就散开了一大半。“终于还是来了。”风南天自言自语道,他的脸色也严肃了起来,这个所谓的星将大人一出场就先夺人心魄,最重要的是,风南天至今仍然摸不清他的具体方位。

    阴冥大帝的脸色瞬间变了,这时候,在半空中。正好是在他和风南天两方人的中间位置。一团黑色的旋涡从小变大的突然出现。

    刹那间以旋涡为中心顿时狂风大起,飞沙走石,无数靠近的魂体措不及防之下都被吸入旋涡,无影无踪。再远距离的魂体也是竭力控制着自己不被卷入。

    阴冥大帝举起左手挡住自己的脸,借着这个姿势,他赶紧对一旁已经回来的黑白二帅吩咐道:“抓住机会,快撤。!”黑白二帅一愣,连堂堂阴冥大帝遇上都要退避的人,可见此人的厉害,二人领命赶紧下去。

    旋涡突然停了下来,大风也停了,说停就停,丝毫没有一丝的征兆。风南天不禁感叹此人对于风力的操控自如。

    “哈哈,阴冥帝君何必客气呢?既然来了,不妨就留下来做客好了,省得让人说我乱亟星的后辈们不懂规矩。”随着声音的散开,一个人也跟在和出现在了空中。

    一头黑白相间的长,后长前短,前边的短呈弯曲的火焰形,棱角分明的脸,额头上有一枚醒目的红色叶状标志只是弧度上小了很多。他的眼睛很小,往里凹陷,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

    他的身上穿着一副很奇怪的甲胄,甲胄呈现黑绿色,绿的居多,大多在身体的躯干上,而黑色却分散在他的四肢。绿色的甲胄沿着肩膀一直向外延伸,呈三角形状叠加着,他的身高一般,看上去给人很不显眼的感觉。

    要说唯一令人奇怪的地方,那就要算他的手了。不是因为他的手有多特别,而是因为他手上的东西,两指之间,夹着一枚绿色的叶子,叶子仿佛有什么特别的香味,他拿在鼻端仔细的品味着,表情很是投入。

    风南天从他身上感觉到了强大的气息,那是不同于仙力和极神之力的力量,却丝毫不输于二者,他一下子就确认了对方的身份,终于现身了,风南天暗自嘀咕道,从现在开始,他就要全神贯注的应付眼前这个人了。

    “咳咳,我倒是谁呢?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叶添大人,真是幸会,幸会啊!”阴冥大帝尴尬的笑了笑,脸上的笑容多少有些勉强,现在他才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听风南天的话,也怪自己财迷心窍了,为了点东西,什么都抛在脑后了。

    “是啊!当年帝君成为一界之主的时候,兄弟我还奉命送礼给您祝贺呢?没想到一晃多年,却在这里与帝君相遇,看来多年不见,帝君是越活越自在了啊!”叶添淡淡的道。

    说实话,他可并没有把阴冥大帝放在眼里,因为他很清楚双方的实力对比,对于之前的称呼,也仅仅是限于名义上的尊敬罢了,毕竟没撕破脸皮之前,对方还是一界之主,是与各界的主人平起平坐的身份。

    他担心的是另一个人,就是风南天。最近几千年,他一直在闭关修炼当中,一切的世俗要物他都交给了蒙丹三人来处理。

    原本他出关还需要几百年的时间,但是由于蒙丹等人的疯狂举动,私自开封世俗界和阴冥界的通道,导致大量魂体的涌入,造成了乱亟星混乱伤亡的局面。

    他被迫从闭关修炼中醒来,如果只是阴冥大帝那还好说,他可以软硬兼施逼迫对方撤退,对今天的事情守口如瓶,但是问题恰恰坏在风南天的出现上。

    自己的身份已经彻底暴露了,见证人有仙界的仙人还有阴冥界主,得罪两人是小,暴露据点是大。如果让仙界拿这点作为文章,说天界私自圈地,大力培养传承者。恐怕天界是有口难言,吃亏算是肯定的了。

    两界原本就对天界看不上眼,有了这个把柄,岂不是更加威胁到天界的地位。

    可是对方也不是好惹的,明着是天罗仙的身份,实际的修为可能还要高,这一点光看他的护身仙器的等级就知道了。

    看来只有神不知鬼不觉的禁锢他方为上策了。叶添心里暗暗盘算。但是前提是必须要打了阴冥大帝,他虽然自负,却还不会蠢到同时招惹两界的地步。

    阴冥帝君一言不的看着叶添,他当然听出来了对方话里的讽刺意味,但是这口气他要忍下去,很清楚眼前这个人的实力,虽然他只是天界级别最低的金刚天将,却也不是他这个有名无实的阴冥界主可以得罪的。

    不管这里的修真者是不是真的与天界有关系,但是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叶添在这里出现了,而且摆明了是要维护这些修真者的。

    自己与他的梁子也算结下了,是训是放,现在就看对方反应了。想到这里,他看了对面的风南天一眼,见对方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好象一点也不在意自己一方的情况。

    他不禁心里叫苦,没办法,谁让他之前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把人家得罪了呢?人家现在是事不关己的作壁上观,等着看自己演戏呢?

    “叶大人,如果没有什么事,咱们改天再叙好了,本帝君有要事再身,先走一步了。”憋了半天,阴冥帝君终于说出一句试探的话来。

    叶添当然不能主动的放口说让他走了,那样的话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的面子也算丢光了。作为一个天将,丢面子显然是丢不起的。

    他微笑道:“好啊!帝君慢走,不过在走之前,可否归还本座的东西呢?想来帝君也不会真缺这么些小玩意吧?”

    “哦,那是,那是。”阴冥帝君瞬间反应过来,看了看手下抢来的东西,他也很心疼,费了半天劲才弄来的东西,却还要恭恭敬敬的双手还给人家,这实在让人窝心。

    但是不交吧,人家肯定不会放过自己,最糟糕的是随着天空中自己亲自布下的血云被破,一些低级的魂体将直接暴露在阳光下,这对于低级魂体来说,是很糟糕的事情,高级的魂体也将不可避免的战力受到削弱,在这种情况下和人家一旦起冲突,还是和天界的天将,那他不是自找罪受吗?

    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回到阴冥界,这也是叶添一开始就破掉血云的目的,他是看准了阴冥大帝的弱点了。

    风南天当然不能允许这种情况生,阴冥大帝这个暂时垫背的盟友他是拉定了。他先让岳琦和若惜躲在修真者之后,自己朗声大笑起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只听见他道:“叶大人的心意我想帝君是一定会领情的,身为仙人的我一定会把叶大人对帝君您的兄弟之情广为传诵的,您说呢?帝君。”

    阴冥大帝一时语塞,如果真的让风南天把自己今天狼狈退走的事情大肆宣扬,那么日后他这个阴冥大帝哪还有脸在各界立足啊!可是要真听从了风南天的话,自己免不了要得罪天将大人,两人中,他谁也得罪不起啊!

    叶添转过脸,假装疑惑的道:“这位是?”“在下风南天,难得今天在这里见到天将大人,实在是幸会啊!”尽管知道对方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天界的地位毕竟在仙界之上,他这个仙人也只好做做样子,免得日后落人把柄,说仙界之人不懂礼数。

    “原来是天罗仙风大人啊!”叶添傲慢的道,对于仙界这个摇摆不定的地方,他可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听说最近他们和神界走的比较近,这更让他们不爽。

    叶添一边应付着,一边在心里召唤蒙丹等三人,当初在蒙丹三人的身上,他曾经下过一种禁制,那种禁制相当于心灵感应的一种。

    叶添脸色一变,蒙丹三人居然没有任何的反应,这就说明了他们已经消失或者被彻底禁锢了,看了看眼前两人,他把矛头对准了风南天。

    从现场的一片混乱中,叶添不禁怒火渐升,自己奉密令驻守凡间,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本想着自己很快就可以重回天庭了,但是现在,损失了三个星魇,还有好些预备的修真者,这让他如何不生气,环境损坏了可以用法力修补,但是人员损失了,又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才能补充回来。

    天界是否怪罪暂且不说了,据点暴露才是最可恨的。想到这里,更增加他禁锢风南天的决心了。风南天当然感觉到叶添的敌意,他暗暗叫苦,搞不好真要打上一架了,这是他最没有把握的一战,偏偏是最关键的一战,只因为若惜,这个他真心喜欢的女人,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让她受到一点的伤害。

    “帝君,你快走吧!你没看见人家叶添大人都有点不高兴了吗?你就别拖拖拉拉的了。”风南天突然开始催促起阴冥大帝来。

    阴冥大帝心里不禁大骂风南天,这小子有事没事就把自己往里拉,生怕漏了自己。明着让自己赶紧走,可越是这样走,他越窝囊。

    叶添当然明白风南天的鬼把戏,他是懒得理会,一切决断都在他们自己,阴冥大帝如果识趣,就自己走了干净,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看见,至于找后帐,以后有的是时间。

    如果阴冥大帝真不识相,他也不怕什么,顶多了自己在麻烦一点,给他一点教训看看。“其实我们也是无意中出来的,若不是这塔中有一条通往阴冥界的通道,我怎么可能出来呢?”阴冥大帝试图捞点面子再走。

    叶添开始有点不耐烦了,他挥手问道:“两位可见到我那三位手下没有?”

    风南天暗感不妙,现在叶添突然把矛头转到之前毫不显眼的蒙丹三人身上,这也代表着他的行动将有所改变。同在天魂塔内,现在塔倒了,叶添也现身了,而蒙丹三人却依然不见踪影,不管如何,现在三人的突然失踪已经为现在的局势增添了不少的变数。

    “我们可没见到你的什么手下,要说有,不全在这里了吗?”阴冥大帝暂时还摸不着叶添突然转移话题的意思。

    叶添冷哼了一声,风南天的狡猾是他可以预见的,但是阴冥大帝到现在为止还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而自己已经给他台阶了,这不得不让他感到恼火。“此三人,乃我嫡系手下,未来的天界栋梁,二位当真没有见过吗?”叶添加重了语气道,既然不识时务,那就不客气了。这是叶添现在的想法。

    对于叶添的反应,风南天心里暗自偷笑,叶添的话越重,对于自己也越有利,阴冥大帝的脸色果然变了,叶添明摆着是在怀疑他们,以他自己堂堂一界之尊的身份,如何能够忍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