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六卷 第十一章 仙天之战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 第十一章 仙天之战

    天将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倒好象是我们拿了你的人了。”阴冥大帝当即不悦道。

    “是吗?我可没有这么说过?不过帝君带领一大批的手下逗留在此已经不短时间了,根据上界的有关规定,私自带领大规模人马越界停留者,将视有不轨之嫌,各界将共讨之。”叶添淡淡的道。

    阴冥大帝眉头一皱,仙神天各界确实有过一条明文规定,那就是一旦有现某一界大规模的入侵另一界,那么就可以敲响昊天钟,来通知各界,然后由各界共同讨之。

    现在叶添把这一条搬出来,就等于是对阴冥大帝做最后的警告了。

    一咬牙,阴冥大帝挥手道:“所有阴冥将士听命,从现在起马上退回到隐冥界。”到了最后,他终于还是让步了,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众多的阴冥魂体。

    眼看着阴冥大军如潮水一般的退回血池里,很快的消没不见了。到了最后,只剩下了阴冥大帝和手下的黑白二帅。

    “叶天将,叶大人,你厉害,咱们改日再见。”撂下一番表面的狠话,阴冥大帝带着黑白二帅头也不回的扎进了血池里,这个时候,连跟风南天道别的话也省了。

    风南天暗自苦笑,没想到各界居然还有这么一条规定,眼看着自己垫背的人灰溜溜的离开,血池瞬间由大变小,随后消失无踪。

    谁想到各界居然会有这么一条莫名其妙的规定,除了感叹自己倒霉之外,他还能说什么呢?

    “叶大人的手段,风某真是佩服啊!既然帝君都走了,那我也不逗留了,这就告辞。”风南天也想趁机离开了。

    “慢,风大人,何必这么着急着走呢?咱们第一次见面,还没说上几句话呢?你怎么就要走了呢,这样好了,鄙人的陋室就在此处不远的结渗洞,风大人赏脸一观如何?”叶添话挽留道,他可不想这么轻易的就放过风南天,仙魂星系的修真根据地建立的颇不容易,如果稍微让风南天抖露一点风声出去的话,那后果都是相当严重了,因此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风南天离开的。

    尽管对于叶添的反应,风南天早已料到,但是内心他还是感到一阵失望。

    “本仙还有许多的要事待办,实在是没有多余的时间了,等改日,改日风某人一定亲自登门拜访叶添大人。”风南天依然礼貌有加的道。

    “且慢,我以天将的身份盛情的邀请风大人,风南天却如此决绝,那也未免太不把本座放在眼里了吧!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今天你风南天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结果如何,你风南天一言可决。”叶添完全放下了自己的脸面,一张脸没有了丝毫的笑意,一股庞大的压力虚空透出,把风南天包裹的严严实实。

    终于撕破脸皮了,风南天心里想到。正要放手与之对敌一番,却听见身后响起一声娇叱,不用看,风南天也知道是若惜和岳琦站出来了。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以他们的修为,岂不是螳臂挡车吗?

    “好个金刚天将,原来也不过是个恃强凌弱之途,怪不得天界如今的声势已经大不如前了。”若惜上来就是对叶添一番教训。“就是,明明长的难看,却偏偏学人家姑娘家,拿一片叶子遮羞,不男不女,实在可笑。”岳琦随旁附和道。

    风南天暗叫糟糕,如此阴损的话,任是谁也受不了啊,这叶添还不马上飙不成。果然,叶添听完,脸色不变,他飞升天界之前,原本是个遭人陷害的读书学子,后来无意间被困入一个古修真者的洞府,那里猛兽如云,终日阴暗污秽,不见天日,之后,他以极大的毅力克服困难,度劫飞升,但是在洞府里的阴暗和污秽,却让他的性格生了很大变化,他本喜洁,飞升之后,更是变本加厉,终日拿一香叶随身携带,时间一久,动作难免有点女性化了,至于他的相貌,他自己倒认为十分的英俊和端正。只是岳琦说话实在阴损,明明骂人吧,却丝毫不带脏字。

    “好胆。”叶添喝道,声音如同半空中响起的霹雳,震的脚下的火山愈热烈。周围的古修真者,只感到脑袋里嗡嗡作响,修为低微的,居然一头就从空中栽落下来。光是音波就如此的厉害了,可想而知,他的出手了。

    “底下的人给我散开,把防御结界全面打开,今天我就破例出手,收拾这三个狂妄自大的家伙。”叶添收起香叶,负手朗声说道。

    底下的修真者跟炸开了锅一般,星将大人居然要出手了,对手中居然还有一个是仙界的天罗仙,这可能是上万年来最让人激动人心的一战了,一道蓝色的光芒从脚下如同圆球一般的滚动起来,把脚下的整个城市都笼罩在光芒之中。所有的古修真者都进入了光罩之中,注视着上空中的四人。“喂,你们说,星将大人能赢吗?对方可是有三个人啊!其中一个还是仙界的天罗仙啊。那可是羽皇亲自越界授封的啊!”

    “担心什么?他是天罗仙,咱们星将大人可是天界的金刚天将啊,你们还不知道吧!你们听说过一个仙人能打败一个天将的嘛?”“真是这样啊!难怪我在星将大人身上感到那么强大的气息,那根本不是蒙丹三位大人可以比拟的啊!”“别忘了咱们修炼的是什么,天界万岁,天将大人必胜。”古修真者们居然给叶添加起油来了。

    望着脚下热烈的古修真者,风南天的心神丝毫不为所动,他传音给岳琦和若惜道:“你们一会注意保护自己,找机会就走,不要有任何的犹豫。这个叶添恐怕就是那个真正的幕后之人,他是不会留下我们三人的。”“风大哥,我们三人合力一定能对付他的。”若惜摇摇头回答道。“是啊!风老弟,我可不相信那小子有那么厉害。”岳琦赞成道。

    “别说了,一会儿我负责拖住他,你们找机会走,迟了,谁也走不掉。”传音完毕,风南天就懒得再说话了,虚空中,他的脚步踏出,脚下的五彩仙云自动的出现,火炎戟的火焰瞬间燃烧起来,而风南天本人,却正好处在火焰的中心。

    “若惜妹子,咱们离远点,准备随时接应风老弟。”岳琦低声道,他的脸色凝重,风南天如今的修为连他都看不透,更不用说是叶添了,能让风南天还没交手就准备后路的人,实力绝对称的上是恐怖。

    若惜点点头,她原以为以风南天天罗仙的实力,一路上应该是畅通无阻才对,至于救出自己的族人,那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是事实上却是她想的太天真了,真正再此坐镇的人居然是天界的金刚天将,神天不两力,指的是双方的关系,但是实力却是并立的。

    所有的人都知道,仙界暗中被神界操纵着,一个仙人,就算修为达到了修仙的最高境界,金罗仙,也仍然不会是天界的对手,随便天界出来的是什么人,尽管叶添他只是个最低级的金刚天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若惜开始为风南天担心了,她开始后悔,自己把拉了进来,她开始后悔当初自己居然会产生利用他的想法,如果能逃过这一劫,若惜相信自己一定会对风南天的态度有所改变的。可是他们能逃的过这一劫吗?她心里没有把握,不只是她,岳琦和风南天也同样没有把握。

    看着叶添随意自如的样子,仿佛丝毫没有大战来临之前的戒备与打算。修真百年来,风南天遇见的大人物也不在少数了,但是真正危险的却要算是这一次面对叶添了,不是因为之前的人物里没有比的上叶添的,而是因为叶添的眼睛里已经容不下风南天了。

    这是态度的问题,之前的兰逖丝修为丝毫不比叶添上,但是风南天与她却是朋友的关系更多一些,而对于叶添,由于天界和仙神两界多年的恩怨,加上沅真被禁的缘故,使得两者之间的矛盾没有丝毫缓和的余地。

    这一战,既是意料之中的,又是意料之外的,来到仙魂星系,风南天就做好了迎接战斗的准备,直到了解三族的秘史,真正的幕后人物浮出水面,他也不曾回避过。

    但是无论如何他也没有想过,天界的金刚天将居然会在世俗界长期的逗留,而且还明目张胆的干涉了修真者的自由和展,到现在为止,风南天终于找到了一条沅真的具体方法,但在同时,他也不可避免的陷入了危机,任何的援救计划和打算,都要在自己全身而退的情况下才能付诸于实现。

    为了沅真,为了身后的爱人和兄弟,他只有尽全力了。澎湃的仙力瞬间在身体里涌动,仿佛被点燃的烈火一般,燎原起来,感受到了叶添身上传来的庞大压力,极神力所凝结的神丹也开始动了起来,依然是与仙力泾渭分明的存在着,但是神丹已经不在是个单纯的死物了。火焰升腾,一蓬烈火在风南天的手掌上蔓延着,豳天火炎戟终于露出了它久违了的远古形态。

    大喝一声,风南天的身影顿时在原地消失,下一刻,他出现在了叶添的左上方,豳天火炎戟划出一道紫红色的弧线,朝叶添击去。

    “当”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的手,原先一直静止的叶添左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古怪的黑色盾牌,它十分及时的架住了火炎戟。

    空间顿时停住了一般,风南天依然飘在空中,他的双腿凌空向上,整个人倾斜向下,肩上的长无风自动的飘起,火焰的在他的身体周围熊熊燃烧着。

    豳天火炎戟的戟尖散着强烈的紫红色光芒,与叶添手上的盾牌交接着,盾牌的外层散着一道黑色的光晕,豳天火炎戟的戟尖不是点在了盾牌上,而是点在了光晕之上,黑色的光晕宛如波浪一般的一圈一圈散开。

    而叶添的表情依然神态自若,他身上的天甲散出黑绿色的光芒,一头的黑并没有扬起,十分反常的一幕,两人的明明在动手争斗,给人的感觉却更像是在近距离聊天一般。

    就在底下观战人等纷纷议论,这是怎么回事时,空中的两人动了,在豳天火炎戟和黑色的盾牌之间,突然出耀眼的光芒,金色的一粒光球和黑色的光球如滚雪球一般迅的扩大。“不好,这是仙灵之力和创天之力的直接碰撞,要爆炸的,大家注意做好防御。”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

    这时候的空中,终于爆了,变质之后的仙力在层次上已经不可与往日同日而语,以前风南天的仙力还可以说比不上天界的本源之力,也就是黑色的创天之力,也比不上神界的极神之力,但是如今的他,身体里的力量在层次上已经完全提高了,这就好比几层台阶一样,只有站在同一个台阶的人,才有机会和能力去比肩的份。

    金色的球体和黑色的球体不断摩擦后,终于爆了,里边的能量整个散了出来,整个天空一半是金色的,一半是黑色的,一半亮的要命,一般却黑的吓人。

    能量以两个人为中心四散开去,不在防御圈外的火山地形全都纷纷被夷为平地,岩浆也被清扫过一般,被挤到外面。

    风南天也跟着被炸上了天,而叶添反倒是稳立原地,一点动静都没有,底下的修真者可是大吃苦头了。

    虽然有阵法去防御,但是两种力量的交锋委实也恐怖了,古修真们亲眼看着远处的火山被推平,湖泊被掩埋,丛林树木在能量的冲击下化为粉末,整个防御阵也跟着颤抖起来,仿佛要随时连根被拔起一般,能量冲起的呼啸音波,震的古修真者们耳鸣眼花,那种钻透的噪音,就连如此庞大的防御阵也抵挡不住。

    风南天从半空中落下,落在了叶添的对面,方才的一击他几乎是用尽了全力,自己的仙力几乎是快要被抽干了一般,而叶添,他的对手,却依然一副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只看他采取防守的架势,就轻易化解了自己的攻击,就知道他的修为远不只所表现的那样。

    “风大人,继续,让我看看你们仙界这么些年来,到底有什么长进没有?”叶添拿起手里香叶,放在鼻间,仿佛陶醉于其中。

    风南天大感为难,是攻也不是,守也不是,攻的话,自己并没有把握能够破除对方的防御,一旦攻势受阻,免不了的会影响自己的信心。守的话,更不行了,不说叶添方才所展现的修为只是其冰山一角,自己防守的话,等于把主动权拱手相让,这可不是他想干的蠢事。

    抬头看了一眼叶添,风南天忽然明白过来,自己其实从一开始就落在了下风,当自己还在为攻守的问题烦恼时,对方却已经是胸有成竹的在等待自己了。

    舒了口气,风南天的灵台一片空明,什么胜败,攻与守,他统统的抛到了脑后,只见他的双手交叠于胸前,豳天火炎戟化做火焰在他的手间挥舞。

    只见缠绕在他身前的火焰越来越多,火焰的颜色变的火红如血,火焰越来越猛,变成了紫红,最后变成了幽紫色,四周的空间,突然变的炎热起来。

    不是水分被蒸的那种炎热,而是内心中被烧烤的焦急和狂热,底下的古修真者一个个的脸都涨的通红,明明心里热的要命,却丝毫不见一滴汗流下。

    “风老弟这是什么手段,我老岳怎么这么难受。”岳琦也是一脸的通红,就差没跳起来喊热了。若惜挥手就是一圈洁白的光芒罩住岳琦,岳琦顿时觉得清凉起来,是一直凉到心的那种,狂乱烦躁的心绪瞬间就平静了下来。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风大哥的修为已经能够轻松的把赤炎转化为焚心之火了,那是由外而内的转变,这个时候,我们千万不能有任何的情绪,这不但影响到我们自己,还会可能影响到风大哥。”若惜提醒道。

    这个时候的风南天已经动了自己最得意的一个仙诀。“火雨豳天”他大喝了一声,幽紫色的火焰如同天降大雨般朝叶添卷去。四面八方的天空整个布满了焚心之火,而风南天就站在火焰的顶端,仿佛瀑布一般的火焰从他掌心四处飞散,脚下叶添的身影,很快就被幽紫色的火焰所淹没。

    众修真者这次总算是见识了天罗仙的手段。从空中降落的焚心之火,落在了一些坚硬的岩石上,石头马上就被滴出了一个火焰形的坑,溅落在土地上,土地硬生生的塌陷了下去,一只在火山岩浆之间不断跳跃的披甲兽,在火焰与岩浆上尽情嬉戏着,对于这些热度,它十分的享受。

    纵情于游玩之间,动物一高兴起来就浑然忘了危险的存在,一朵幽紫色的火焰如同鲜花绽放一般,美丽的降落在了它的背上,瞬间就消失在了它的身体里边。

    披甲兽长达三丈的身躯突然透明了起来,他仰天长啸起来,那是痛苦的咆哮,突然,它疯似的一头撞在了前方一块突起的岩石上。

    庞大的身躯穿过两丈的空间,头上的尖角居然齐根没入,把它的整个身体都挂在了空中,随后披甲兽的身体突然变的的血红起来,身体逐渐开始透明起来,只见它的身体里幽紫色的火焰突然显现了出来,这就好象一块透明的玻璃中,突然出现了一蓬耀眼的火焰。

    披甲兽出了最后的一声怒吼,只见它身体里的火焰突然散开了,带动的是披甲兽的整个身体,仿佛是灿烂的烟火一般,一只体形庞大的披甲兽在瞬间化做了美丽的烟火消散。

    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在防御罩里古修真者无不看的一清二楚,披甲兽属于中级灵兽的一种,只看它在岩浆上如履平地,视热流如无物,就可以知道它的厉害,但是风南天的焚心之火却是由内而外的,看到刚才的那种火焰,熔化一切的火焰,让他们一个个都心惊胆颤。幽紫色的火焰滴落在防御罩上,一点一点的消逝着它的力量。

    若不是防御罩的防御力量庞大至极,不断运转着化掉火焰的力量,恐怕防御罩早就被烧透了,尽管如此,还是能够看到防御罩的颜色正在不断的减弱和变淡。

    所有古修真者的都恐慌起来,要知道乱亟星的防御罩是经过许多年的努力用各种极品晶石所铸造的,其中阵形的特点上还加有叶添的一些天阵的原理,可想而知它的厉害。

    “那~~那到底是什么火啊,这么厉害?”修真者中有人叫道。“仙界的赤炎吗?可是怎么我的心都跟着燃烧起来,简直令人无法忍受!”另一个古修真者满脸通红,脸上终于渗出了汗珠,不是晶莹的汗珠,而是血红色的汗珠,再看其他古修真者,也大的多都是如此。“那是焚心之火,大家用灵水诀,快,别让心火入侵了。”另一个修为较高的古修真者眼力不凡,总算看出了一点端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