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六卷 第十三章 微幻陷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 第十三章 微幻陷天

    处在图案正中的风南天和叶添,马上就觉察到了这副图案的古怪,八角的图案在出现的同时,也散出一种力量,撕扯和分散的力量,两人身上的力量居然在不断的消失当中,这可不得了,照这么下去,等力量被吸干,自己岂不是只有等死的份了。

    仿佛很有默契的,两人共同的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这个图案上。“我说叶大人,这他娘的是什么鬼东西?不会又是你所安排的吧!”风南天喘着粗气道。虽然力量在不断的流失,不过总算稍微缓解了那混乱膨胀的经脉。

    “我有病啊!暗算你,会笨的把自己也暗算在内吗?”叶添没好气的道,原本以为可以轻松的解决风南天,谁想他居然还有极神之力这股隐藏的力量,若不是风南天还不懂得熟练应用,自己可真要一败涂地了。

    凭借兽天变,叶添总算把风南天压在了下风,只要再有点时间,就可以把他给收拾了,谁知道,半路上居然杀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图案,以他多年的修为和经验,也只能大概感觉出这是某种厉害的禁制,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图案,他好象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之间,却无论如何想不出来了。

    风南天忍不住笑了起来,样子十分的可怖,经过方才的一番能量比拼,体内的仙力和神力所带给他的痛苦可远不止**上的疼痛,他七窍都流出了紫色的鲜血,满头的长也变得乱糟糟的,唯一还算完整的,也就数他的神砂仙甲了。

    叶添的情况比他好多了,伏天剑这把准神器替他抵消了大部分的能量撞击,因此,他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

    “叶大人,咱们这个样子总不是办法吧?要是一直这样下去,你我还没分出个胜负来,恐怕就要双双被吸干了。”风南天试探的道。

    两人还保持短兵相接的架势,谁都不敢放松,这倒是让古怪的八角图案渔翁得利了。想到这里,叶添皱了一下眉头道:“那依风大人的意思是?”

    风南天暗骂一声老狐狸,随后说道:“我就直说了吧!咱们俩先暂停一下,先共同对付这古怪的禁制,等禁制破了,你我再分胜负如何?”

    叶添眼珠一转,他没想到风南天也看穿了这是个禁制。他在琢磨风南天是不是采用缓兵之计,别看他现在勇猛异常,谁知道是不是已经到了油烬灯枯的阶段,自己一旦放过这个机会,让对方得到喘息的机会,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

    风南天见叶添还在犹豫,哪还看不出来他的打算。叶添是想趁现在一鼓作气击败自己,然后再去对付禁制。事实上自己也确实快坚持不住了,现在的强悍只是表面现象,为了维持体内的仙力和极神之力,风南天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从禁制的出现开始,他就感到了异样,禁制的出现地方很明显是在当初天魂塔的位置,也就是说尽管天魂塔已经消失了,但是本身围绕天魂塔的禁制却还在。

    如果说之前的禁制是被无意间触动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故意的了。尽管是叶添在这里呆了那么多年,对这个禁制也是了解甚少。

    一方面是因为他没有太多的时间研究,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个禁制本身就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存在,这一点就连身为天将的叶添也搞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他唯一所知道的就是在他下界之前,这个禁制就本身已经存在了。

    风南天的话让他很是意动,原本他想在坚持一会的,可是禁制的威力出了他的想象,古怪的八角形图案,在他的内心除了熟悉以外,居然还有点畏惧。

    随着身后蓝色丝线的不断进逼和创天力不断消失,叶添终于沉不气了。他开口道:“那好,你我慢慢收回各自的力量,有什么事等我们破掉这个禁制再说。”

    风南天顿时高兴起来,叶添在这个时候改变主意,就等于救了他的命一样。这边的两人在收回各自的力量,那边的若惜可是等不及了。

    眼看着两人从天上打到地下,也就一开始风南天还占点上风,可是后来明显的风南天处于挨打招架的状况。

    若惜无论如何也不能袖手旁观下去了,她明知道自己的修为还远远不够,却还是冲了过去,天汆很快的从她身体里飞出,一道白色的光芒划过,空间顿时出现一条裂缝,黑色的能量,也就是天界的创天之力汹涌而出,黑色的能量虬结着形成一条黑色光柱,朝禁制里的蓝色光芒凌空捣去。

    “若惜妹子,使不得。”岳琦大叫起来,不管若惜的修为有多高,潜力有多大,却怎么也比不上仙界的仙人,更不用说还在仙界之上的天界了。

    话说出口,已经迟了,黑色的光柱犹如一根巨大的黑色棍子狠狠的捣在了禁制上。若惜想帮风南天一点忙,前提自然是要先破开外围的禁制,原本她也不会采用如此莽撞的方式,但是无奈,风南天被禁制包围前的那一刻狼狈样子,带给她的震撼太深了。

    再加上其中的厉害关系,这才让她铤而走险,选择强攻的方式。

    被攻击的禁制犹如波浪一般的荡开,蓝色的波纹瞬间收缩成一个空洞,黑色的光柱仿佛被吞没一般,一闪就不见了。

    紧接着,禁制里的蓝色光芒突然开始变色,变的灰暗起来,无数暗色的圆球泡沫凭空出现在禁制的周围,并且围绕着禁制不住的旋转起来,若惜还没明白过来生了什么事,旋转的泡沫已经把她卷了进去,不是她不想躲避,而是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暗色的能量过了她所借用的创天之力,如果她还不知死活的运用创天之力来对抗,结果就会被两种力量所彻底引爆。

    眼看着若惜瞬间在自己眼前被禁制所吞没,岳琦伸出去的手久久收不回来。最后他一咬牙,整个身体如同炮弹一般的冲向禁制,他什么都不想顾及了,生不能同欢,惟有同死。

    这边防御罩内的古修真者看的目瞪口呆,不管之前的仙天之战,还是后来的若惜和岳琦的慷慨赴难,都足以让他们印象深刻了。

    在禁制里的风南天和叶添同时感受到了禁制的波动,两人都不太清楚生了什么事,只见原先蓝色的能量瞬间变成灰暗色,并且暴动起来,仿佛被鼓动的大海一般,汹涌的能量从四面八方一波一波的拍打着中间的两人,无数圆锥形的石山尖端朝下倒立着从天而降,砸向两人。脚下也在同时波动起来,原先的土地突然变软变黑,仿佛吞噬一切的黑暗沼泽,螺旋着带动两人,一起往下陷落。

    风南天和叶添几乎要疯了,上空的圆锥石山虽然大小不过十来米,可是砸下来的重量却不下于一座座泰山压顶,前后左右的暗色能量更是有如实质一般的挤压着两人,最恐怖的是在两人的脚下。

    螺旋的黑暗沼泽粘稠不说,还带着一股强大的吸力,两人勉强应付着身边和上方的攻击,却无论如何也不能阻止身体的下陷了。

    每一次在把圆锥形的石山轰成粉末的同时,也加了自己身体的陷落,逐渐的,前后左右的灰暗色能量又变成缠丝一般的在两人周围游弋,不断的干扰和纠缠着两人。

    直到身边的缠丝越来越多,直到上空的圆锥形石山越来越重,两人很快的陷入了被动,脚下的黑暗沼泽已经淹没到了两人的胸口,很快就要到达勃颈的位置了。

    “我的老天,这是微幻陷天阵,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禁制。”高举着双手的叶添终于明白了之前自己为什么有熟悉的感觉了。

    “什么微幻陷天阵,你倒是说清楚啊?”风南天焦急的问道。随着身体的陷落,虽然两人被攻击的面积缩小了,但是同样的,两人的活动空间也在急剧的缩小。这很明显的影响了两人的实力挥。

    “这个微幻陷天阵是上古相传的古阵之一,在天界的摩天梭上曾有一段关于它的记载。传说此阵是由当年天界的一位~~一位伟大人物所创。此阵含盖天地,千变万化,以创天之力为启动阵眼,五行变化为辅,再加上四方兽王守护,不动则已,动则铺天盖地,根本没有你的还手余地。”叶添满脸严肃的道。

    “你既然对这个微幻陷天阵这么熟悉,那一定有脱困的办法,还不快说,再不说可没有时间了。”风南天叫道。语气上丝毫没有客气。没办法,他已经把脖子都陷进去了,别说施展仙诀了,就是说话都感到困难了。不过先前他体内力量大量流失的情况已经改变了。

    仙灵之力和极神之力经过连番的争斗和施展之后,已经接近枯竭的阶段,这是风南天第一次把自身的力量全都耗尽,被黑暗沼泽所全身包裹,先前暴虐的两种力量总算暂时的平静下来,风南天难得的舒服了一点,可是代价却是被淹没。

    “没有用的,此阵威力巨大,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布置的,我虽然知道一点此阵的来历,却从未经历过其中的变化,就算知道,以你我如今的状况,恐怕也是力有未逮。更何况,真正厉害的四方兽王还未现身呢?”叶添苦笑道。他现在也没心思与风南天计较语气的问题,让他怀疑的还是这个微幻陷天阵,按照天界古老的传说,此阵威力实在不只眼前这么点,其中四方兽王的没有出现也是让他疑惑的一个主要原因。

    “那没办法了?”风南天摇摇头,黑暗的沼泽已经淹没到了他的鼻子了。不是因为面对生死而看不开,既然修真了,就要随时面对逆天所造成的各种挑战和后果,这一点他心里早有准备。他更多的是感到好笑而已,大风大浪也遇见过不少,到最后却是这么个死法。

    “不死之身,老叶,你说还管用吗?”风南天开玩笑道。

    叶添一震,深受风南天的感染,那不是故做姿态,而是一种面对生死间的洒脱,决不带一丝的勉强。“不死之身,那是因人而异的,宇宙间未知的事物太多了,就比如说我吧,谁能想到堂堂一个天界大将,居然会被天界的禁制给收拾了?”他无奈道。

    就在两人一筹莫展的时候,禁制突然又生了变动,只见上空不断下压的圆锥石山开始不断的变小,落到黑暗沼泽的时候已经消失了。

    而脚下不断陷落的黑暗沼泽居然开始慢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风南天疑惑道。叶添正想回答,却被空中出现的一幕景象彻底惊呆了。

    风南天随之望去,顿时也愣住了。只见半空中,若惜的身影现了出来,她的长裙飞扬,在空中不住的旋转着,优美的姿势配合着天仙般的容貌,直有令人黯然消魂的感觉。一束白光从空中落下,照在了她的身体上,天地一起黯然失色。

    一颗耀眼的珠子升起,停在若惜的头顶,只听见四声惊天动地的吼叫,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突然出现了四只形态各异的怪兽,东方出现的是一条身体扁平的怪兽,样子呈现蛇形,没有脚,浑身的鳞片出暗紫色的光芒,在它的头部长着一只独立的金色弯角,在空中游动之间,伴随着阵阵电闪雷鸣。

    西方出现的是一只爬行兽,它的双腿十分的短,贴在白色的腹下,身体足有三丈长,它通体金黄,尾尖呈现三角形,奇怪的是它的头部,居然长着三张脸,左中右各一张,圆形的脑袋,仿佛一张人的脸,上面眼睛、鼻子、嘴巴都应有尽有。爬行兽每一脚缓慢的踏出,都会相应的有一朵黑色云彩出现在它的脚下,神态十分的悠闲。

    南方出现的则是一只通体血红的怪鸟,它身上的羽毛五颜六色,结合在一起,却丝毫没有凌乱的感觉,反而有种独特的和谐。在它的尾部伸出六根长长的羽翎,它的勃颈十分的细长,椭圆形的脑袋,笼罩在一个血红色的光晕当中,眼睛分布在左右两面,一张尖小的细嘴,仿佛黑铁一般呈现黑色。随着翅膀的每一下扇动,周遭的空气仿佛都沸腾了起来。

    北方出现的,是一只浑身被鳞甲包裹的巨兽,暗绿色的鳞甲呈六角形,每一片足有一个人的长度和宽度,它的身体十分的颀长,足有十来丈的距离,它的头部呈长方形,额头上是一个不断旋转的圆形黑洞,黑洞不停旋转着,看不清里边的深浅。额头之下,是一双如同磨盘大的黑色眼睛,奇怪的是它的眼帘却是金色的。一张血蓬大口里,密布着锋锐的尖牙,两条金色的胡须随风飘荡在它的嘴侧,在稳重中又显得飘逸。

    “四方兽王!”叶添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这就是那四方兽王吗?果然不同凡响。”我惊叹道,只看它们的出现就使微幻陷天阵停了下来,就可以知道它们的厉害了。

    南、北,分别是鸣鳞雷兽、三面黑云兽、万颜血兽以及吞天鼍兽。传说这是亘古就存在,迄今为止一直保持着血统直系传承的四大异种,鸣鳞雷兽天生就可以自如的操控闪电雷鸣,传说其随意的一击,都可以造成山崩地裂。三面黑云兽则顾名思义,传说中它有着无可比拟的分身之术,当一只黑云兽不是敌人对手时,它可以幻化出自己的实体分身,而且分身的威力丝毫不会比本体减弱,更何况它天生就是黑云的统治者,在黑云这种它自己所创造的绝对领域中与它交战,谁都要好好掂量自己一番。至于万颜血兽,别看它只是一只古怪的小鸟,可是它的颜色,却可以让敌人心智迷失,加上对于空间的合理运用,轮回转世有它就够了。最后的吞天鼍兽,它的最大危险于它额头上的黑洞,那时吞噬一切的无底洞,传说中,没有人可以在与吞天鼍兽的交战中全身而退的。”叶添一字一句的解释道,对于四方兽王的记忆也一点一点的回忆了起来,他当然知道四方兽王的厉害,问题不是四方兽王的出现有多么突然,而是若惜这个人。

    四方兽王围在若惜的身边,头部都朝着她身体里所飞出的那颗天汆,没有一丝不安的躁动,四方兽王默默注视着天汆,并且开始绕着若惜旋转了起来。从四方兽王旋转中偶尔露出的空隙中,风南天一直焦急的注视着若惜,他不知道若惜是如何闯进了这座微幻陷天阵,他现在所关心的是四方兽王是否会对若惜不利。

    这个时候,反而是身在四方兽王包围之内的若惜最为安详,她紧闭着双眼,仰着头,仿佛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长飞扬中,她的思绪也开始波动了起来,许多莫名其妙的片段在她的脑海里一幕幕的闪现,她沉醉在了其中。

    “吼吼”四方兽王在这个时候,突然齐声吼叫了起来,随之让人奇怪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四方兽王的体形都在刹那间急剧缩小,随着身体的缩小,它们无一例外的飞向了空中的天汆,光芒一闪,四方兽王顿时消失不见,再看空中的那颗天汆,已经变了样子。

    原先泛着白光的珠子,映上了四方兽王的身影,珠子比原先涨大了一倍不止。

    若惜呻吟了一声,像是要从梦中清醒过来一般。头顶上的天汆仿佛有灵性一般,“嗖”的一声回到了她的身体里。顿时,阴霾的天空也恢复了晴朗,黑暗的沼泽旋涡突然变成了平常的土地,原本周边闪烁着的蓝色光墙也在刹那间消失无踪。

    这个时候,风南天才现自己和叶添两个正尴尬的陷入泥土中,自己两人就好象在泥土里生长着一般,与泥土严丝合缝,没有丝毫的空隙。不过这倒难不倒两人,身体稍微一动,自身的力量就迸了出来,下一刻,两人都漂浮在了空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