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六卷 第八章 血魂阴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 第八章 血魂阴兵

    “我的老天,妹子也不早说,他们可是越靠越近了。”岳琦听的直冒冷汗,阴冥界属于冷僻的一界,很少介入其他各界。但是并不代表它们就是软弱的,那里的人几乎都是没有实体的阴魂而已。正因为没有实体,所以它们几乎是不可消灭的,因为他们可聚可散。

    “呵呵,岳大哥还有害怕的时候啊!”若惜吃吃笑道。“谁说我怕了,我只是不认识他们罢了。”岳琦说的倒是实话,毕竟从没有见过阴冥界的东西,突然碰上了,又见自己丝毫拿它们没有办法,心里难免有些畏惧。

    “不动如山,冰封诀。”若惜双手举起,身体里的天汆迅窜出,一瞬间,就释放出一片黑茫,大风里的血泡和幽魂,却都被定格在了空中,迅的结为冰坨。

    岳琦忍不住惊叹道:“妹子这一手可比我厉害多了。”风南天淡淡的道:“没那么简单的,你们仔细看。”

    只见空中原本冰封的幽魂血泡,突然飘到了一起,一蓬血茫茫的云雾笼罩把他们都笼罩在了里边。只是一刹那间,云层越来越弄,形成一个漂浮空中的血池,血池里的景物清晰可辨,无数的骷髅在里边翻滚着,一匹匹的血红色骷髅战马不停的嘶叫着,马上之人都是身体已经腐烂的无头士兵,他们挥舞着长矛,短戈,叫嚣着。

    血池的上空飞舞着无数幽魂,只是颜色也变成了血红色,它们不时的散开自己的身体,由不断的和别的幽魂重合着,咆哮的声音震的整个空间隐隐颤抖。

    “血魂阴兵,怎么可能?他们不是要守卫阴冥界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若惜惊呼道。“你们看这里,四面无门,只有正中的那块血池不断的有东西冒出,如果假设那个地方是阵眼的话,咱们是不是只要破掉这个血池,就可以出去呢?”风南天突然问道。

    岳琦一拍大腿赞同道:“风老弟言之有礼,只是那东西恐怖的紧,咱们怎么去破呢?”

    “来不及了,他们围上来了,咱们一会儿注意保护自己,见机行事,记住,先不要过早的暴露自己的实力,我总觉得真正的考验还在后头呢?”风南天提醒道。

    说着,他冲向了最前边,仙器暂时还不能暴露,那就只有用飞剑了,好在飞剑他多的是,五把不同属性的飞剑同时窜出,挡住了正面绝大部分的敌人,风南天把每把飞剑的特点挥到极致,却不敢把仙力加的太满,没办法,谁让他修为太高,而飞剑的质量又跟不上呢?

    血魂在风南天的飞剑下纷纷溃散,再聚的时候,血红的颜色难免淡了许多,显然是被伤了元气,而阴兵则不一样,他们与血魂是截然相反的两种体制,别看他们身体腐烂,但是坚韧的程度却丝毫不亚于钢铁,加上他们身上又有盔甲的防护,寻常的飞剑根本难以伤其分豪。

    要说阴兵的唯一缺点可能就是度笨拙一点了。不过在风南天的仙力加持下,阴兵的所有优点一点也不起作用,缺点倒是被越放越大,当他们不断的从骷髅战马上摔下来时。

    这边剩下来的血魂阴兵也逐渐的被岳琦和若惜连手击退,当拳头上的妖力毫不费力的破开阴兵的身体时,岳琦已经从开始的畏惧中恢复过来,他越打越来劲,血魂和阴兵感觉到他身上的强大气势,纷纷败退。而若惜更不用说了。

    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掏出了一枚类似贝壳一类的东西,拿在嘴上吹了起来,周围的血魂阴兵闻声嘶叫起来,更不用说靠近她了。

    三个人里,居然以她应付的最为轻松。

    这是一间庞大的静室,丹炉,轻纱,蒲团,还有袅袅的熏香。一面古铜色的墙壁前,站着三个人,赫然正是蒙丹、纳扎和那潘三个人。

    三人正对着墙壁上指指点点。有如波纹一般的墙面上,反射着天魂塔里的一切景况。“大哥,那丫头哪来的驱魂竽,难道她之前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吗?”纳扎生气道。

    “没错,确实是驱魂竽,奇怪了,那东西到现在还有人用吗?毕竟阴冥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世俗露面了啊?”那潘也是一脸的郁闷。

    “那个天妖厉害啊!居然可以跟血魂阴兵硬碰硬正面交锋而部落下风。看来修为也不是一两年的啊!”纳扎转眼惊讶道。

    “笨蛋,谁让你们注意那两个人了,看看那个风南天,他才是最可怕的。”蒙丹忍不住插嘴道。“他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能操控五把飞剑吗?你看他,居然还被阴兵给毁了两把飞剑,一看就是修为不够,出头逞能的结果就是这种后果。”纳扎不屑的道。

    “二哥,大哥的话有道理的,我知道你之前很看好这个风南天,等咱们飞升,你就想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他,我也知道他现在的表现让你很生气,以至于有点影响了你的判断。二哥,你注意到没有,这个风南天操纵的飞剑属性上杂乱无章,可是使用每一把他都好象熟练无比,都能够挥飞剑的最大性能,这一点咱们自问办到没问题,但是要像他那样潇洒自如,举重若轻,可就不容易了。”那潘分析道。

    纳扎被那潘一说,仔细一想,不禁点了点头。“刚刚的飞剑被毁,不是因为他对飞剑的保护不够,相反,是因为飞剑的质地问题而自动被毁的,换句话说,风南天的修为不止表面上展示的这些。”蒙丹冷静的道。

    “大哥的意思是,风南天刻意隐藏了自己的修为?”纳扎终于反应过来。“另外两个人虽然潜力无穷,但是只有这个风南天是我们真正看不透的人。老三,把通道口弄大,我想阴冥界的高级生灵们一定饿坏了,血煞、阴判们可是憋了很多年了啊!”蒙丹哈哈阴笑道。

    “可是大哥,那些东西们可不分敌我啊!万一它们消灭了风南天他们,就会转而来对付我们的,到时候我们可就危险了。”那潘谨慎的道。

    “是啊!大哥,原本我们打开阴冥界的通道就已经是情非得已了,现在放大通道的入口,万一让星将大人知道,我们~~”纳扎的话还没说完就让蒙丹给打断了。

    “难道你认为我们现在的情况能解决这三个人吗?还是说你想等着让星将大人来看我们窝囊的笑话?”叹了口气,蒙丹缓声道:“我知道二位兄弟的担忧之处,但是别忘了我们有这个天魂塔,它既然能有一条阴冥界的通道,也就能够制约它们。”

    那潘突然惊喜道:“大哥的意思是?”“你们也许不知道吧!这里就是天魂塔的总枢纽,也就是说,那个通道的开合我们完全可以控制,呵呵,说起来,还真要感谢当初建造天魂塔的前辈啊!”蒙丹解释道。

    “难怪前一阵子大哥一直在闭关,原来是在参悟这天魂塔的奥秘啊!”纳扎恍然大悟道。

    “说来惭愧,这天魂塔我是越参悟越糊涂,这里的东西实在是太深奥了,难怪星将大人当年一再劝我修为不到的时候,千万不要轻易进行尝试。”蒙丹感慨道。

    “大哥快看,血魂阴兵快挡不住了。”一旁一直盯着墙壁的那潘突然叫道。

    “够快的啊!”蒙丹挥手打出两道强光在古铜色墙壁上,就像是吸水的海绵一样,墙壁凹陷进去,上面的画面瞬间被缩小到原来的一半大小。

    而剩余的边缘地方,则露出八个血红色的巴掌大小旋涡,八个旋涡里其中三个不停的泛着光芒,还有五个则保持着静止的状态。

    “怎么又多出五个血涡?不是只有三个吗?”那潘疑惑的道。“原本就是八个血涡的,这五个就是我这段时间参悟的结果,只是之前它们被禁制掩盖了而已。这三个就是我们现在启动通道的情况,威力当然受到削弱,如果我们启动剩余的五个血涡,你们想,风南天他们还能像现在这样活蹦乱跳吗?”蒙丹不屑道。

    “来,大家一起来,先启动两个再说,还用真元力打入就可以了。”蒙丹接着吩咐道。

    “好。”纳扎和那潘不约而同的把真元力打入血涡。“不对劲啊!怎么需要这么的真元力。”那潘一接触血涡,就感觉自己的真元力如潮水一般的涌出。

    “别慌,是这样的,血涡必须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启动,三弟,你是启动第五级的人,相对会感到吃力一点。同样的,等级越高,所张开的血池通道也会越大,钻出来的东西也会越厉害,开始是血魂,现在是血煞,阴判,哈哈,够他们受的了。”蒙丹大笑起来。

    输完真元力,纳扎还好点,那潘的脸色可不好看,看来真元力损耗不少。三人都关注着墙壁里的画面,他们可不认为风南天三人是那么容易就打的。

    这边的风南天三人刚把血魂阴兵打的落花流水,还没歇一口气,只见空中的血池突然膨胀起来,一圈一圈的血花向外泛出,从血花中腾起两个血魂,一个阴兵来。

    只是这两个血魂明显的比之前的强多了,这两个血魂的躯干基本已经实体化,只是四肢还处于虚影的样子。而阴兵也有了自己的脑袋,标准的人脸,他的身体隐隐被红光包围着,随着他们的出现,之前的血魂和阴兵有些能说话的全都恭恭敬敬的喊道:“参见三位血卫大人。”

    “呷呷,终于可以到外面来透一透气了,闷死了。刚刚就是你们几个打伤我的手下,看来是活的不耐烦了,居然敢跟我都行过不去。你们也是,一群废物,把我们阴冥大帝的脸都丢尽了,还不赶紧滚回去。”那个阴兵一张口,居然说出一番人话来。

    说话间,那些血魂阴兵已经退的一干二净。若惜开口道:“大家注意了,那两个是比血魂高上一个等级的血煞,那个则是阴判,实力都非同小视啊!”

    “居然还有知道我们兄弟的人,阴判大哥,看来你我的威名不坠啊!”左边的一个血煞阴笑道。“那是,这次难得出来一趟,怎么说也要捞一点好处才能回去啊!”另一个血煞兴奋的道。若不是有位置的区别,风南天还真分辩不出来两人是谁说话,因为它们那张脸实在不能算是脸,整个就是让人拍扁了,根本分不出五官。

    “真是嚣张啊!我说三位大人,你们不会就派这几个废物来对付我们吧!这也太小菜了吧!”岳琦看见它们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就有气。

    “大哥,就出来三个,这~~是不是太少了啊!”纳扎担心道。“二弟,这你就不懂了,人数并不是决定胜败的因素,血煞阴判在阴冥界地位也算不低的了,咱们就等着看好戏吧!”蒙丹拍了一下纳扎的肩膀,安慰道。

    他们期待的好戏果然上演了,阴冥界也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那里的等级阶层泾渭分明,彼此之间的勾心斗角不是没有,但是就要看修为来划分了,修为高的,那么他所拥有的智慧也相对越高,反之,越低。

    血煞和阴判还算是有一定智慧的,比单纯的血魂和阴兵强多了。不过这不代表它们的脾气也很好。

    岳琦的话显然激怒了他们了。只听阴判大声道:“你们几个,别以为修炼了一点道行就了不起了,二位兄弟,这三个人咱们一人一个,非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不可。”

    风南天在一旁看的直摇头,三个阴冥界的高级魂体,对他来说一点也够不成威胁,他感到头疼的是至今仍然没有找到出去通路。进来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天魂塔居然就是一个大阵,现在他才想起来幽梦雨蝶当初对自己的警告,可惜自己还是漏算了蒙丹他们的卑鄙程度。

    难道一定要破了那个血池吗?不管了,事实是,如果他不想法堵住血池或是干脆破了它,那么里边出来的东西将会没完没了。

    想到这里,风南天可没时间跟他们废话了。他拦住了正要出战的岳琦,高声道:“蒙丹、纳扎、那潘,你们三个给我听着,我之前一直容忍着你们,并不等于我真的怕了你们,现在你不放我们,到时候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风南天,实话告诉你吧!曜修天境根本就不在这里,你们以为进了天魂塔还有机会出来吗?哈哈”那潘对于风南天至今还保持强硬的姿态感到好笑,死到临头还敢威胁别人。

    “你说的就是眼前的这三个废渣吗?我马上就把他们给收拾了,到时候希望你们不要后悔。”风南天决定不在隐藏自己的真正修为,他改变主意了,事实上仙魂星系的事情他基本上搞清楚了,其中的关键就是那个幕后的人物,他就不信打了小的,老的还会躲着不出来。

    至于若惜和岳琦的安危,他也有自己的考虑,两人的修为虽然不是那种强横无比的那种,但是自保还是有余的。

    尤其是若惜,潜力仿佛无穷无尽,连自己这个仙人也摸不清她的真正实力。

    一旦横了心,风南天就打算大干一场了。“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惊天动地。出来吧!豳天火炎戟。”随着风南天的召唤,一蓬幽紫色的烈火从他的掌心窜出,很快的火炎戟的原形整个露了出来,同一时间,风南天的仙甲也穿上了,一股庞大无匹的气势随之散开,整个天魂塔仿佛都感觉到了一股澎湃的力量。

    炽热的感觉伴随者耀眼的金光蔓延到整个空间,比掉进了火山岩浆的感觉还要恐怖。当其冲的阴判血煞瞬间就冲出老远,他们委顿在地上,不停颤抖着,对于他们这些生活在阴冥界的魂体来说,上界的仙灵之气就像是阳光烈火一样,能把他们瞬间融化蒸,而他们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

    只是一刹那的时间,血池这种阴秽之物马上就被压缩了一大圈,被仙灵之气扫到的低级血魂阴兵更是连惨叫都来不及,马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被风南天仙力所包裹的若惜和岳琦两人,尽管已经知道他的身份,却还是为他所展现的实力感到震惊。

    看着血煞阴判的求饶样子,两人实在不敢想象这就是之前对他们耀武扬威的人。

    “这,这怎么可能?他~~他居然是仙人,还是天罗仙,我~~我没看花眼吧!”蒙丹惊呆了,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纳扎和那潘也比他强不到哪里去。那潘结结巴巴的道:“大哥,我们~~我们怎么办?他可是仙人啊!”

    “他是仙人,他是仙人~~”纳扎仿佛傻了一般,嘴里不断的念叨着这四个字。蒙丹深吸了一口气,不断的催促自己要平静下来,半响,他才说道:“放心,他一时半会还出不来,咱们和他的仇算是结下了。”

    “早就看出来他不是一般人了,为什么我们看不出来呢?真是笨蛋,没事惹上仙人干吗?”那潘一脸的悔恨。“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人都得罪了。”纳扎憋了半天,总算回过神来了。

    “现在我们只有走最后一条路了。”蒙丹一咬牙,狠狠的道。那潘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冲过来道:“什么办法?”

    “全面启动剩余的五个血涡。”蒙丹从嘴里缓缓的吐出这句话。“咚”纳扎一**坐在了地下,话也说不出来。

    “大哥的意思是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那潘做了个斩的手势。“没错,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先不说风南天这个仙人能不能放过咱们,单只泄露仙魂星系内密之事,你以为星将大人会放过我们吗?”蒙丹分析道。

    “没错,这种事,从来都是我们这些小人物当替罪羊的份,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那潘尽管额头仍在冒汗,内心却已经逐渐冷静下来了。“要怪就怪这个风南天好了,谁让他是仙人,谁让我们没有早点注意到他?”纳扎喃喃自语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