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六卷 第十八章 前缘掩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 第十八章 前缘掩埋

    风南天感到身体一震,仿佛是被禁锢了一般,全身居然被彩光照的无法动弹。下一刻,那花雨天篆从火云中穿透而出,风南天骇然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正朝花雨天篆落下。

    花雨天篆的白色莲瓣越来越大,风南天却是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逐渐的变小,随着花雨天篆的靠近,天篆当中的吸力也越来越大,风南天根本无法反抗。

    天篆之中,是一潭五彩的光晕,那光晕如旋涡一般的转动,风南天眼前一暗,顿时陷了下去,随着他的陷入,从天篆的底部生长出一根翠绿的莲茎,那花雨天篆又再次缩小,四周张开的花瓣又再次卷了起来,重新恢复成了一个花苞的样子。

    “此人的修为相当的高,若不是他一开始就低估了我这件神器花雨天篆的威力,恐怕还没有如此顺利的就收服于他。”莫窨虽然自大,却还不会刻意的要去贬低对手。

    “那莫窨大人打算如何处置此人呢?”叶添这话问的大有学问,要知道风南天不只是仙界的天罗仙,而且还是神界天封的,那可是雷帝和羽皇所关注的人物,真要处置了风南天,恐怕就要引来无法预知的后果了。

    叶添把莫窨拉来,也是为了撇清与自己的关系,省得事后自己惹麻烦。“进入我的花雨天篆之中,还会有什么后果,当然是要将他打入轮回了。”莫窨淡淡的道。

    叶添吓了一跳,忍不住惊呼道:“打入轮回,这不是要磨灭他的记忆吗?他~~可是天罗仙啊!”“难不成叶天将还有更好的处理方法不成,你可别忘了,此地若是败露,将回引来多大的麻烦,幽龙大人一旦震怒,你担待的起吗?还有,你不要忘了正经事情,若是让那小丫头~~后果恐怕更严重。”莫窨转身望着他,冷冷的道。

    叶添的冷汗顿时唰的一下流了下来,他自然知道若惜的问题,当下他铅道:“还是莫窨大人考虑周到,叶添自愧不如啊!”

    莫窨淡然道:“先把那丫头抓到再说吧,否则你我恐怕是没有安生日子好过了。”莫窨说完,将花雨天篆收摄在了身上。

    叶添点点头,身形静立原地,双手交叉着释放出一道道的彩光。“莫里哈拉,隐天镜,现。”随着叶添的大喝,他手中的彩光突然凝固,形成一面光滑如玉的镜子,那镜子古朴,呈为一种古铜色,镜子的边缘包括手柄,都雕刻着许多精美的纹路。

    那隐天镜停留在半空,叶添的单手在上面抚摩过,只见镜面上突然现出一缕轻烟,轻烟陨灭,镜子中顿时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赫然正是之前负气离开的若惜和随后跟上的乐琦。“哈哈,莫窨大人请看。”叶添将镜子翻过,对着莫窨道。

    “他们果然还在掌握之中,咱们快点赶上。”莫窨说完,身形闪动,顿时消失无踪,叶添顿时舒了口气,暗自谢天谢地,当下随后跟上。

    这是一颗未知名的星球,已经脱离了仙魂星系之外,若惜是一路急赶,脸上一片冷肃,岳琦在身后紧紧跟随。两人曾回到过那鍪岍潭,却已经是人去楼空,阴陀罗已经当先带着霰神一族远遁而去。

    若惜倒是放心不少,她将度提到最高,想着尽快赶到下一个传送阵,说不清楚是因为什么原因,仔细想想,她的心头却浮现了风南天的影子,她不由大吃一惊,难道自己的怒气是来源于他吗?

    “妹子,若惜妹子,你跑那么快干吗?等等我。”岳琦乃是赤神鸠之身,上古天禽,论度很少有极的上他者,只是一个简单的加,他就到了若惜的旁白。

    “我说妹子,你何必跑那么快干什么?你放心好了,叶添那小子不会那么快追上来的。”岳琦开口道。若惜一听这话,急行的身体忽然停了下来,她转过身体,冲着岳琦道:“岳大哥,连你也认为我若惜是个贪生怕死的人吗?”

    岳琦一愣,想不到若惜的反应如此的激烈,他当下赔笑道:“妹子说哪里话呢?大哥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了?”“大哥与那风南天相识很久了吧?”若惜突然问道。

    岳琦点头道:“是的,算起来有一百多年的时间了吧,我还记得当时他还是个白苍苍的老头子,那样子比我老岳可老多了。”想起旧事,岳琦的脑中顿时浮现出风南天当年老太龙钟的样子。

    “岳大哥认为风南天是一个怎样的人?”若惜接着问道。岳琦此时也没有察觉到若惜话中的意思,思忖片刻道:“风老弟绝对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否则又如何能在百年的时间达到天罗仙的境界呢?他为人极讲义气,心地难得的保持着凡人的真诚,这点疏为难得啊!”说起风南天,岳琦可是赞不绝口啊。

    “既然如此,岳大哥为什么不跟他一起,却要与我一起离开呢?”若惜冷不丁问道。“还不是因为风老弟交代~~”岳琦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连忙掩口不语。

    “是因为风南天交代你要跟着我是吗?”望见岳琦那支支吾吾的样子,她哪还不明白啊!若惜二话不说,掉头就往回飞。

    “妹子,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岳琦连忙拦阻道。“我不要承他的情,他以为他是谁啊!以为一个人揽下所有的危险,我就会感激他吗?”若惜突然暴怒起来。

    岳琦也不禁怒了,他大喝道:“你回去,只是为了不愿意承他的情吗?那么他孤身一人拦着叶添还有什么意义,他还不是为了你,为你把霰神两族也救出了,连天将也不怕了,他还千方百计的说服我一路跟随于你,生怕你有什么意外,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你啊!”说到最后,岳琦几乎是连喊带吼了。

    若惜被吼的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蹦出一句话道:“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要回去,不能让他一个人面对危险。”

    出奇的,岳琦点头道:“我和你一起回去,背弃兄弟,独自逃生,向来不是我岳琦所干的事情。”两人当下,一个转折,又转了回去。

    就在两人刚刚进入消失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只见一道光芒闪过,现出了叶添和莫窨的身影,两人望了一眼空荡的天空,叶添忍不住道:“晚了一步,让他们先离开了。”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就不信了。”莫窨阴笑起来。

    浅越星,位于仙魂星系的外围,距离仙魂十八个星球相当的近,浅越星上有一个很早就存在的传送阵,由这个传送阵去往仙魂星系上的任何一个星球都是可以的。

    之前若惜和岳琦就是从这里出来的,浅越星上的人口不多,大概只有几千万的数量,本身的气候条件属于一般的类型,这里民风古朴,修真者在这里修行的也有不少。

    传送阵位于一座幽静的山坳之中,三面是群山环绕,还有一面是一条奔腾的河流,河流的对岸,是一条宽阔的官道,笔直的通向前方,官道之旁是一片稀疏的林子。

    此时正值盛夏时分,路上行人不是太多,却也是稀稀拉拉的没有断绝。官道之上,此时走过来一个如书生打扮的俊俏书生,他穿着一身的浅色长袍,头上带着纶巾,身上背着一个小包裹,正顶着烈日赶路。

    天上的烈日毒辣的很,书生一边走着,一边挥袖擦着汗,身体却是摇摇晃晃起来,脸色却是出奇的惨白。“扑通”他终于摊倒了地上,昏厥了过去。

    “咦,有人倒在了地上,咱们下去看看吧!”若惜和岳琦此时正从上空飞过,若惜到底心软,当下降下身形。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惦记着别人,岳琦心里暗自嘀咕,心里虽然这么想,嘴上却没有说出来,若惜这人,外柔内刚,心肠极好,为人处事有一套自己的方法,很有决断的能力。两人从云端飞下,度已经相当快了,却不想还有一个人的度比他更快。

    那是一个年已花甲的老和尚,白白须,满脸的皱纹,身上披着一件已经洗的灰白的袈裟,胸口挂着一串粗大的佛珠,手中托着一个暗红色的钵盂,那钵盂隐隐有红光放出,倒也不是平常之物。

    老和尚从官道旁的林子中窜出,身行快矫健,仿佛一道残影掠过,丝毫没有一点的老态。若惜和岳琦两人一见,倒也没有隐藏身形,先后落在了老和尚的面前,因为他们早就看来那老和尚也是个修真者,所谓同道之人,自然也就不用避讳了。

    老和尚朝两人点点头,算是见过,他的手脚并不慢,一边将年轻书生扶起,知其是因为中暑才昏倒的。当下,将钵盂递了过来道:“两位道友可否为老衲打点水来。”

    “大师找看他好了,我去打水。”若惜主动上前接水道,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这个老和尚,她就有种亲切感,仿佛是见到了多年的亲人一般。

    好在离那河流也进,若惜不一会儿就将水打了回来,此时那书生已经被老和尚给救醒了过来,只是目光呆滞,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施主,喝点水吧,可以解暑。”老和尚接过钵盂,朝那书生说道。“谢谢大师,不用了,周元一条烂命,原也无所谓,扔了便是,不用糟蹋这清澈的流水了。”那书生缓缓说道,眼睛却是一直忘着前方,居然望也不望那清水一眼。

    “哎呀,你这小子倒是奇怪了,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如此想不开呢?我们好心好意的救你,你倒当驴肝肺啊!”岳亟没好气的道,他可没有心思在这陪一个凡人耽搁时间。

    老和尚眼中精光一闪,狠狠的瞪了岳琦一眼,莫名的,岳琦感到心中一阵毛,居然难得的闭上了臭嘴。

    只听见那老和尚道:“施主可是遇见了难以解决的事情,这才心灰意冷,连求生的**都没有了。若是真有,不妨跟老衲说说,或许贫僧可以为之解惑也说不定啊!”

    老和尚的语气中含着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那是一种诚挚,让人感到信任。那书生周元长叹一口气,心里也是憋的难受,当下将自己的经历说了出来。

    原来,几年前,他就与一个美丽的女子约好了要在三年后的一天娶她做新娘,可是到了这一天,他从远方满怀欣喜的要迎娶他的新娘时,却现,他所期待共渡一生的新娘已经嫁给了别人,周元如遭雷击,顿时觉得人生了无生趣。

    不吃不喝之下,连赶了两天路程,终于在此病倒。

    听完事情的始末,岳琦并没有觉得什么,不过是往常的负心汉换成了个女的而已,这种事情常有生,并不感到奇怪。

    若惜则更多的觉得新鲜,毕竟人世间的伦理爱情,是她之前从未接触过的。只听见老和尚听完,突然微笑起来道:“贫僧有一宝物,可以看见一些常人所无法看到的事情,各位可有兴趣一起观看一番?”

    说完,也不理会众人的反应,将那暗红色的钵盂举起,钵盂中已有半钵的清水,随着钵盂的举起晃荡起来,老和尚伸手在钵盂上一抹,那清水顿时泛起红光,红光陨灭,清水似乎成了一面镜子,里边出现了一幕幕的画面。

    若惜暗中猜测,老和尚这个举动大有深意,当下凑了上去。那书生周元原本是不想看的,只是若惜生的实在太美了,一般男人在见到之下,无不心旌摇荡,周元怕唐突了佳人,便只好看那奇异的钵盂,以便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倒要看看这秃驴搞的什么鬼,若是装神弄鬼,老子说不得要好好收拾他一番。”岳琦心里低估着,终于忍受不住心中的好奇,当下也凑了上去。

    钵盂当中,出现了一片茫茫的大海,海水不停的拍打着岸边的礁石,声声震耳。海滩边上,正躺着一名女子,那女子一丝不挂,身体浮肿,身上布满淤痕,显然已经遇害多时了。此时,从岸边路过一个衣着华丽的富家公子,富家公子看了一眼那女尸,摇摇头,就走了。片刻之后,又来了一个年轻的书生,衣着质朴,见到那女尸,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走到跟前,他将自己身上的长袍脱下,为女尸盖上,然后走了。

    第三个路过的人,是一个渔人,见到女尸,他二话不说,就在不远处,挖了个坑,小心翼翼的将女尸掩埋了。

    画面到此,突然消失。望着若惜三人疑惑的眼神,老和尚对着书生周元解释道:“那具海滩上的女尸,就是你未婚妻的前世。你是第二个路过的人,曾给过他一件衣服。她今生和你相恋,只为还你一个情。但是她最终要报答一生一世的人,是最后那个把她掩埋的渔人,那人就是他现在的丈夫。”

    “原来~前世埋她的人,才是今世与她相濡以沫的爱人啊!”周元顿时恍然,他愣上半响,一把端过钵盂,咕咚咕咚的喝起了水。

    若惜也是一脸的震动,她喃喃的道:“前世掩埋你的人,方是你真正的爱人~真正的爱人。”“岳大哥,咱们赶紧走吧!”若惜对着岳琦突然说道。

    说完,,身形腾空,投向了那山坳之内,岳琦也顾不上要教训老和尚,随后跟上。周元喝完水,递还钵盂,正要感谢老和尚,却现他全身光芒闪过,却是已经变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男子,身高足有二百公分,面容俊伟,身着一袭紫袍,束着高髻,额头上是一点菱形的印记,出一道道的光晕。

    “你~~你~~”周元指着紫袍男子,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与你也算有段缘法,这道长生符就送与你,它可保你一生身体健康,无百病之灾。”紫袍男子说完,单手张开,一团紫色的光晕凌空漂浮而出,那光晕一瞬间就笼罩了周元,随后没入他的身体,消失不见。

    周元身不由己的盘膝坐在地上,却是在消化那长生符的效力。紫袍男子长身而立,自言自语的道:“果然不错,只有世情才是蜕变一切的力量,希望她能够及早的觉醒才是啊~”说完,他的身体陷入模糊当中,最后消失不见。

    轮回的路程,就仿佛是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荒芜小路上,小路阴暗潮湿,云遮雾罩,根本看不清楚前方的景物。

    走在这条路上,总是有这一股力量在牵引着你一直往前走,尽管你已经很累很乏了,却还是无法停止。此时的风南天却在经历着一生中最为恐怖的噩梦。

    这是一个如混沌一般的空间,四周是朦胧的云雾,时聚时散,风南天的身体在空中不断翻滚着下坠,却是无法控制。

    花雨天篆将他收进去的同时,一股强悍的创天之力涌进了他的身体,随着这股力量的进入,风南天身体内的平衡被彻底的打破,仙力、创天之力、极神之力,被彻底的搅成了一团旋涡,在他的身体之内来回冲撞着。

    花雨天篆,那是可以掌控生死轮回的一件神器,其内部是自成一个空间的,有着无数条的通道通往各界,那就仿佛是一个中转站,被收摄进去的人被抹去记忆之后,就会被天篆自动的选择一条通道给扔进去,进行所谓的轮回转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