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六卷 第09章 阴冥大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 第09章 阴冥大帝

    “多说无用,老二,还不过来帮忙。”蒙丹和那潘已经把真元力输入了血涡,眼看着之前缩小的血池又开始重新膨胀起来。

    随着纳扎的加入,血池膨胀的越来越快了。蒙丹和纳扎一只手负责一个血涡,而剩下的一个就由那潘来负责了。

    由于跟阴冥界并没有深仇大恨,众人更不想与他们有任何的瓜葛。因此就把那两个血煞和和阴判给释放了。他们一回去,正好是血池又生变化的时候,这一次分明膨胀的很厉害,风南天现自己的仙力居然被反弹了起来。

    “大家小心。”风南天现了情况的不同寻常,他提醒两人道,他自己虽然感到奇怪,却并不感到害怕,与拯救兰逖丝和在天河所遇到的凶险比起来,眼前的情况只能算是小儿科了。

    “大哥,我快坚持不住了。”那潘第一个喊道,真元力仿佛决提一般奔涌而出,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看了纳扎和蒙丹一眼,那潘吓得差点没晕过去。只见蒙丹的眼睛睁的老大,额头上青筋暴起,整个人仿佛缩小了一圈。

    而纳扎更离谱,先是他的衣服在片片的掉落,还没落到地上就变成了灰。然后是他的双腿,开始慢慢的消失,一点一点的,两人的情况几乎都是一模一样,只是蒙丹还能保持着自己的身体,而那潘分明是油烬灯枯了。

    那潘现情况不对了,他开始拼命的挣扎着,却悲哀的现自己手仿佛被固定了一般,根本难以挪动分毫。“大哥,二哥,你们快放手吧!我们不玩了,不玩了好不好。”那潘几乎是带着哭腔道。

    他终于害怕了,可惜蒙丹很快的也步了纳扎的后尘,他的一只手已经消失了,随后是身体,直到消失,他们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随着他们的消失,所有的血涡都把压力给了那潘。它们永无休止的对那潘进行真元力的索求。“星将大人,快~~快来救救我~~”当那潘的衣服开始掉落时,这也是他能说的最后一句话。

    随着最后一滴的真元力被挤出,所有的血涡终于都被启动了。血红的光芒刹那间笼罩了整个天魂塔,之前的撼心术也在这股力量下,冰消瓦解,当红光达到最浓的顶点时,天魂塔的上空突然出现了一片血红云团,围绕着天魂塔的其他小塔也突然动了起来。

    是那种毫无章法的动,而天魂塔也仿佛受到感染一般,自己转动了起来,塔顶之上的血红云团更大了,并且迅的扩大。

    逐渐的,蔚蓝色的天空开始被血红色所代替。

    火山岩浆在云团的遮盖下,全部自动的停止了。所有人修真者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不少修真者早就围到了天魂塔外,想尝试进入的人都无一例外的被弹了出来。

    “大家快看,天空居然下雨了,我的老天,雨水居然是血红色的,跟鲜血一般。”有的修真者已经开始叫了起来。

    可不是,转眼间晴朗的天空,已经完全被血红色所覆盖,毫无征兆的,天空居然下起了血雨。“血云劫雨,不详之兆,难道真的是大劫要来临了吗?”另一个修真者望着天空,嘴里喃喃的道,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天魂塔内,血池的面积越来越大,风南天根本无法抑制,好象有某种强大的力量推动着血池的不断扩大。渐渐的,血池中传来浓重的血腥味和庞大的戾气。以风南天的修为,也感到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岳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这个阵眼突然变的那么大了。”看着脚下还在不断膨胀的血池,风南天问道。“不对劲了,这个好象是阴冥界的通往外界的一条通道,如果事情是真的,那我们可有麻烦了。”若惜脸色凝重的道。

    “该死的那潘,到现在他们连一声都不吭了,让我们当其冲。”岳琦恨恨的道。

    “风大哥,岳大哥,你们快看。”若惜指着血池惊讶道。这一看不得了,只见血池如旋涡一般的旋转起来,每一次的旋转就会跑出无数的血魂阴兵,到了后来,是血煞,阴判,再后来是一些人基本上都是有实体的,他们大都有盔甲,手里拿着钢叉,血池又一次滚动,从里边出来八个妖艳的女子,它们身上几乎什么都没穿,身体上只是象征性的披着一些近乎透明的轻纱。

    接着出来的是两个一黑一白的男子,他们身高都在三米以上,相貌相当的英俊,左边一人全身上下都是黑的,黑盔甲,黑头,黑皮肤,右边一人正好相反,一切都是白的。

    “阴冥血卫、阴冥统领、八奴将、黑阴帅、白冥帅,怎么可能?”若惜倒抽了一口凉气,惊讶道。岳琦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他颤声道:“妹子别是开玩笑吧!那些人怎么在这里全出现了啊!”“你自己看啊!”若惜没好气道。

    “若惜说他们都是阴冥界的人。”风南天也问道,从血池中不断出现的人物判断,一个比一个强,尤其是那两个黑白的人,修为跟自己刚成仙时几乎差不多了。

    双方是面对面的对上了,黑阴帅和白冥帅也感到十分的震惊,他们一出现就遇上了仙人在一旁守侯,对方的居心和目的是相当值得提防的。难得的,双方都没有开口说话,没有上头的命令,阴冥界的人更不会主动去招惹风南天,毕竟他的身份和修为可不是一般魂体可以靠近的。

    终于,等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一阵古怪的音乐响起,原本不断叫嚣的魂体们都马上安静下来,阴冥血卫、阴冥统领、八奴将、黑阴帅、白冥帅等身份比较高的,纷纷跪在血池旁,一动都不敢动。

    “难道阴冥大帝也来了?”若惜掩着嘴难以置信的道。风南天神色凝重的道:“恐怕是这样的。”

    古怪的声音越来越响,整个血池仿佛巨浪一般的咆哮起来。风南天暗自惊叹血池的规模庞大和恐怖,相比于之前天魔出场的样子,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随着两声巨吼,两只青面獠牙的怪兽窜出了血池,在他们的身上缚着几缕金带,随后跟出的是一辆血红色的血红车辇。

    车辇十分的宽大,并没有纱布一类的东西遮挡着,黝黑的车驾,流线形的样子在车前形成一个扶手,扶手之后是一个平台,上面站着一个雄伟的男人。

    他的身高与正常人一样,头戴金冠,满脸的虬髯,一身血红色的袍服,他左手搭在扶手上,右手托着一个仿佛两只碗相反叠加在一起的东西。

    随着这个人的出现,血池急剧的膨胀,戾气冲天而起,整个空间摇动起来,无形的威势四处散开,风南天不得不加了点仙力护持住自己三人。

    从外边看,整个天魂塔都在不住的震颤,原先的暗红色的禁制已经全面动,只是一盏茶的功夫,只见整个塔身出一着噼里啪啦的响声,暗红色的光芒大盛,随之马上熄灭,另一股血红色的光芒瞬间冲出,与天空的血红色云层交相辉映。

    还没等外围的修真者反应过来,整个天魂塔的红光突然消失,紧接着,“轰”的一声,天魂塔居然硬生生炸了开来。

    天魂塔的炸开,顿时惹来了一连串的反应,周围的小塔也纷纷炸开,爆炸的声音惊天动地,仿佛整个乱亟星都给撼动了一般。

    不少距离较近的修真者逃离的甚是狼狈,还没回过神来,成群成片的血魂阴兵已经突然占满了整个天空,遮的天空是黑压压的一大片。

    原先塔里风南天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强大的威势,不可否认,对方的实力是群的,整整一界的缺口被打开了。导致了阴冥界魂体的大量涌出。

    这可是要犯天条的大过,如果外面的生灵遭到涂炭,自己也是有责任的。想到这里他再也不能之前的沉默。

    “在下仙界风南天,对面之人可是阴冥之主阴冥大帝。”风南天朗声道。

    “哈哈,不错,正是本帝君,一出来就遇到上界的仙人,这实在是缘分啊!”阴冥大帝打哈哈道。他摸不清楚风南天话里的意思,而且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所以暂时只有先跟他打马虎眼了。

    “帝君客气了,谁不知道阴冥大帝的赫赫威名啊!怎么,突然今天帝君有时间到世俗界来闲逛啊?”风南天依然面带微笑道。

    “哼”,老子出来闲逛,关你一个仙人鸟事。阴冥大帝心里想着,嘴里可不敢这么说,相对于仙界来说,他的阴冥界不管是大小、实力、已经地位上都要差很多,虽然名义上大家各属一界,平起平坐。

    对于仙人,没有人可以轻视的,更何况眼前之人还是神界授封天罗仙,那可是与神界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啊!阴冥大帝赔笑道:“南天老弟不在仙界享福,跑到这里来有何贵干啊!今日你我相见真是荣幸啊!待我与手下兄弟们畅游一番,再与南天老弟好好的把酒言欢一番。”

    “黑白二帅听令,马上出,兄弟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放松一下了。”转身,阴冥大帝就吩咐手下道。“是,谨尊帝君号令。”黑阴帅、白冥帅恭敬道。

    风南天没想到阴冥大帝度居然这么快,一旦让血魂阴兵散开,这些嗜血成性的东西,还不到处吸血作乱,到时候的整个乱亟星岂不是就完蛋了。

    “且慢”风南天连忙阻止道。可惜他的话根本没一点效力。阴冥大帝也是个狡猾的角色,他在阴冥界也是憋了几十万年了,整天和一些死人幽魂打交道,把他都烦死了,难得的这次一条通往外界的通道被人打开了。

    他怎么可能放过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呢?虽说通道的打开有蒙丹三人肆意妄为的帮助,但是以他们的修为显然还不足以维持通道的长时间延续,这当然也有阴冥大帝在背后的一份努力。

    好不容易出来一躺,他自然不想让风南天给破坏了,事实上双方现在谁都有顾忌,风南天有心想管事,但是又怕自己人单势孤,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

    而阴冥大帝也怕风南天扰乱自己的行动,毕竟风南天的后台是十分强硬的。

    风南天的话马上让阴冥大帝给接上了,他摸了摸胡子,笑道:“南天老弟就不要热情了,不就是这么点路吗?还用的着你相送,不用了,你忙你的吧!”

    风南天现这个阴冥大帝非但不是个蠢材,简直聪明的有点过分了。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一直客客气气的,他就是有什么意见,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不过前世的商场打滚,也并不是白滚了。他心知如果让阴冥大帝就这样毫无顾忌的出去,外边的世界指不定乱成什么样呢?说到底,与那潘三人的争端,也有自己的一份责任,毕竟他们也是被自己的强大实力所逼迫的。

    脑筋一转,风南天想到了一条妙计。他对着阴冥大帝说道:“本仙下凡公干已经忙的差不多了,正好来到此地,想游玩一番,既然帝君也有这意思,我们不妨一起啊!”

    阴冥大帝刚想反对,却被风南天挡住道:“呵呵,我知道帝君怕不方便,那有什么,虽说你我各属一界,但是日后帝君飞升神界后,我们还不是要在一起吗?我想别人也不敢说什么闲话的吧!更何况~~”风南天故意停嘴不说。

    “更何况怎样?”阴冥大帝疑惑道,他现眼前这个仙人跟自己的狡猾有的一拼。风南天冲他一勾手。阴冥大帝会意的连忙上前靠近他道:“南天老弟请说。”

    风南天随手布了个隔音禁制,随后煞有介事的说道:“不瞒老哥说,这次下凡,我负有很重要的使命,目的是为了查探来了,查探什么呢?就是~~凭我与老哥一见投缘的关系,我才告诉你的,省得你没有准备,到时候吃了亏怪兄弟我没有告诉你。”

    阴冥大帝听的那叫一个莫名其妙,没头没脑。他可没把风南天的话当回事。“老弟有话快说,我还要带领兄弟们好好逛逛呢?”他可没有时间跟风南天瞎扯。

    “那就没办法了,老哥也知道,我并不只是代表仙界那么简单的,你想,以我的身份,会无缘无故的跑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我***有毛病吧!算了,既然老哥你不敢兴趣,兄弟我也不勉强,告辞。”风南天假装要离开的样子。

    阴冥大帝思忖片刻,突然脸色一变,他连忙拉住风南天道:“老弟且慢,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算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那跟我阴冥界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们完全可以袖手旁观的。”

    “其一,帝君方才从天魂塔里出来,是有人强行撕开了两界的通道才造成的结果,而这些人,很不凑巧,都是那个人的手下,这等于跟你沾上关系了吧!其二,不瞒帝君,这里是他们在凡间的一个重要据点,原先一直是以隐秘的情况存在的,现在这个据点暴露在你我的眼皮之下,就算帝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看见,人家也不一定肯放过你,更何况,帝君是以如此大的声势出现的,想不让人误会都难啊!”风南天侃侃而谈道。

    两人针锋相对,彼此心知肚明,却谁也没有指明那个人是谁,所谓攻心为上,阴冥大帝是次想到自己贸然出现所带来的后果,而风南天却是在未雨绸缪,想拉个垫背的。

    阴冥大帝愣住了,各界都有这样一条明文规定,那就是若非必要,无论如何都不得骚扰世俗界的生存和展,违者各界共讨之。

    他很清楚风南天含沙射影所指的就是天界,如果事实是这样的话,那么天界就等于让他抓住了把柄,而天界之人自然不会轻易的放风南天离去,两者的冲突逝将不可避免。原本他们的死活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但是自己却偏偏在这个微妙的时候出现了,横插一杠的结果是很严重的,可大可小。原本自己想到世俗界捞一把的打算能不能如愿暂且不说,恐怕还要把自己都牵连进去,而风南天白明了是拿天界来威胁自己,以达到跟他合作的目的。

    可恨的是自己完全没有准备,就这样贸然被人利用,他可实在不甘心。最好的方法自然是离开为妙,可笑的是自己先前还一副心急火燎的拼命想钻出来。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阴冥大帝舔了舔嘴唇,贪婪的眼光简直能将人吞噬。因为天魂塔塔整个爆开了,所以周围的景物清晰可见,相比于阴冥界,这里算是天堂了。血魂阴兵的戾气连火山地火都给镇压了。

    “那个人不是还没有出现吗?那我们玩一会就走。”阴冥大帝阴笑道,随之他回到了自己的车辇上。血魂阴兵的大军随之呼啸着向外窜出。那种凄厉难听的声音也开始散到乱亟星的各个角落。

    风南天叹了口气,自己的一番说辞还是没能够镇住阴冥大帝。“难道非要等吃到苦头了才知道进退吗?”他自言自语道。

    “阴冥大帝居然亲自出现在这里了,正好啊,有他们的牵制,我们可以顺便救出我的族人了?”若惜提议道。

    “问题是我们不知道曜修天境在哪啊!有心无力啊!”岳琦叹了口气道。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来到了风南天的身边。

    “岳大哥,一会儿如果情况不对,你就先带着若惜离开这里,这里的事情你们就不要插手了。”风南天神色凝重的突然说道。“怎么了,风大哥,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吧!”若惜惊讶道。“是啊!风老弟,你是不是感觉出什么了?”岳琦也问道。

    风南天展颜一笑,说道:“可能是我多心了,我只是预防一下而已,我自己倒无所谓,主要是担心你们两个啊!”

    “我们有什么好担心的,风老弟放心好了,就算万一我们打不过,我岳琦想逃,一般人还真别想拦住我。”岳琦自信的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