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六卷 第十四章 幂风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 第十四章 幂风袋

    望着眼前重新出现的山峰和远处防御禁制里的古修真者,再想起方才禁制里的九死一生,叶添也不禁舒了口气。他的眼睛望着慢慢下降的若惜,心中若有所悟,风南天更是高兴,自己和叶添陷入这等古怪的禁制,原本是没有活路了,谁知道若惜的突然出现,居然改变了这一切,方才若惜身上所生的一切,简直让他莫名其妙。也勾起了他对若惜往日的好奇之心。

    她为什么会有这些不可思议的奇遇,为什么四方兽王会躲到她的身体之内呢?为什么禁制为因为她的出现而改变,直到最后彻底的消失。有太多的疑问,风南天不知道,不是他不想知道,而是因为他相信若惜,相信这个她心目中所倾慕的女神。

    所以,他不问,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他不着急,他可以等。

    “原来你也是个古修真者,想不到修为如此之高,难得见到你这等旷世的人才,本人也不禁动了爱才之念,不知道姑娘可愿意跟随本将呢?”叶添突然说话道,自从方才的那一幕后,叶添的心里就有了一种很奇特的想法,这种奇特的想法让他很是不安,他急需要去找人来帮他一起验证,而作为验证的对象,若惜是绝对少不了的。

    若惜这时已经睁开了紧闭的双眼,方才所生的一切,在她心里只不过有个模糊的概念而已,因为她脑海里片段太多了,这让她的心绪和头脑都显得十分的混乱,她这个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想不通的事情,索性不去想,这一点倒跟风南天很相似。

    对于叶添话里的意思,若惜哪还不明白啊!也许他确实是欣赏自己,也许是另有目的,但是表面上叶添却是要拉拢自己的意思。照叶添的条件上看,这无疑是一个十分诱人的条件,无论是哪一个古修真者,都梦想着有朝一日飞升天界,成为越仙人的存在,有叶添这个名副其实的天将为你指点铺路,飞升天界简直是易如反掌的。

    上界之人帮助凡界之人修真的,不是没有,只是比例实在太少了,先不说各界有的明文规定,不得天将和仙人干预修真者的定数,光看飞升的修行者大多是孤僻高傲之人,修行到了他们的地步,往往又有着自己更高的追求目标,世俗的修真者又如何能与他们相提并论。

    但是叶添的一句话,明显的是要打破这些界限了,这怎能不让人感到惊讶呢?

    若惜摇了摇头道:“我师尊阴陀罗是霰神族的忠实信徒,我自然也是,天将大人的好意若惜只能心领了,如果天将大人能够放出被囚禁多年的霰神和昊仙两族遗民,若惜和两族遗民必将感激天将大人的恩德。”

    “原来烈眼寒泉就是你们师徒长期霸占着啊!我之前一味的对你们忍让,本指望你们能够自动觉醒,把寒泉献上,如今倒好,不但寒泉没有献上,你们反倒是得寸进尺的要求我放了你们的族人了。实在是有意思,胆子够大。”叶添怒极反笑道。

    “天将大人此言差矣,若不是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囚禁我们两族无辜的族人,我们又如何有今天的要求,更何况,烈眼寒泉乃是大家共有之物,我与师尊从未有过霸占其的意思,之前的利用烈眼寒泉的形势,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难道这也有错吗?”若惜毫无惧色的反驳道。

    叶添眼光一闪,身后的翅膀黑色羽翼一扇,顿时一阵强风直往若惜刮去,飞沙走石间,地下被硬生生刮开两道神达一丈的壕沟,气势分外的惊人。若惜正要抵挡,只见身前一暗,眼前现出一个人的伟岸身影,若惜顿时放下心来。她相信这个人能够保护着她不受任何的伤害,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他在就好。

    风南天早就防着叶添会对若惜动手,因此,他早就做好了准备,身形一晃,他挡在了若惜的面前,一蓬金光瞬间冒出,将自己和若惜毫无损的罩在了里边。

    强风很快过去,风南天的脸色也变了。他腰背一挺,一股强大的气势随之涌出,同时他开口说道:“天将大人若还是手痒,不妨与南天再次一战,风南天必将奉陪到底。”这句话是用本身仙力迫出的,因此传出甚远,便是防御禁制里的古修真者也听的是清清楚楚。

    众人顿时喧哗起来,乖乖不得了,方才他们亲眼目睹风南天和天将的惊天一战,乱亟星如今除了禁制里的建筑外,外边几乎都是狼籍一片,如果再来一次大战的话,恐怕他们的防御禁制不见的还能承受了。

    对于风南天那恐怖的天罗仙实力,他们也无话可说了,一个仙人居然在短短的一天时间内连续两次向天界天将叫板,不说双方的修为的高低,单是这种豪勇的霸气都足以让人心折了。

    风南天说出这番话,心里其实在暗暗叫苦,他的仙力和极神之力依然处于分离的状态,左半边身体是属于仙力的,右半边则布满了极神之力,论熟练的程度,当然要说是仙力,但是纯粹说威力的大小和力量的最早形成,还是要说极神力。

    极神之力在他体内形成,源自于他在巽离鼎内混沌空间内偶然得到的一块玉石,事实上证明了那不是一块普通的玉石,而是一块神石,通过自身鲜血所引的神石聚变,让他在那一刻领悟到了天神界极神之力的修炼法门,只是那一段的时间极为短暂,加上又是元神无意中出窍的经历,所以过后,他就把这一段印诀忘的一干二净。

    尽管如此,极神之力的强大也由此显现了出来,虽然是很短的时间,但是基础却已经种下,只是后来由于风南天的遗忘,极神之力一直以隐形的姿态藏匿于他的身体之内,一直到后来他成仙,以及经历过许多的事情时候,极神之力才被一步一步的诱出来,变得越来越强大。

    相对来讲,仙力是风南天自己修炼的自然结果,而极神之力却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仙力的压迫下成长起来的。

    到如今两种力量就仿佛是冤家一样,不仅势均力敌,而且毫不退让。这让风南天曾经想过的吞并某一种弱小力量的计划也被迫夭折了。

    仙力和极神之力在体内不断的摩擦冲突着,风南天只有勉强用两件仙器将之隔开了,先前枯竭的两种力量,在禁制被若惜破除的那一刻如熔岩般的喷了出来。

    那种威势,差点没把他撕成两半。现在他之所以说出一番要与叶添决战的话,无非是要让叶添在看不透他虚实的情况下,能够知难而退。

    叶添看了他和若惜一眼,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状极欢快。这个时候,之前一直守侯在外面的岳琦总算赶了过来,见到风南天和若惜两人无恙,他顿时松了口气。

    只是他对于叶添的嚣张态度极度的不满,人还在半空,就反唇相讥道:“天将大人看来很是得意啊!只是你现在的这副样子,实在令仰慕你的人大失所望啊!我到现在才明白,原来我们是同类啊!”

    岳琦壮起胆子道,风南天方才与叶添的一战,令岳琦的信心不由大增,他以为痛扁落水狗的时候到了。他哪知道风南天现在是银枪蜡子头,中看不中用的。

    叶添的脸色当时就青了,天界之人,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谈论他们的身份,而他如今的样子,确实是人不人,妖不妖的。但是这确实是天界所独有的修行方式,他们也无法改变。知道的人都会收敛自己尽量不要在他们面前提起兽天变的事,也难怪岳琦会这么说。

    先就是叶添给人的印象一直是以大欺小的样子,其次就是风南天的表现给了岳琦很大的信心,在他认为,一个仙人能跟天将纠缠到现在,当然就其骄傲的资本。

    “很好,风南天,你们三个看来是铁定要共同进退的了,那我就说不得要让你们见识见识我金刚天将的真正本领了。”叶添的表情突然变得极为轻松起来。

    风南天神情一黯,他感到一种很不对劲的感觉,叶添明明方才与自己交过手,很清楚自己的修为,可是他为什么现在偏偏给人一种智珠在握的感觉。

    那种自信空前高涨的感觉,绝对不是偶然的,难道他已经有了对付自己的十足把握吗?不可能,可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情况,他也只有苦笑了。

    很快的,风南天便知道了叶添的自信何处?“嘟罗噶哈,幂风袋,出来吧!”随着叶添的召唤,他的身体笔直撑开,只见一个黑色的口袋瞬间出现在他的身前,那口袋呈黑色,只有巴掌大小,上面布满无数的金色丝纹,而且还是以螺纹的形式存在。

    随着幂风袋的出现,四周的空间瞬间凝滞起来,那幂风袋不断的涨大,黑乎乎的袋口开始出现一阵气旋,所产生的强大吸力,就连大地之上的坚硬石块也被连根拔起。

    “不好”风南天大叫了一声,看那幂风袋的样子,显然是一件极为厉害的法宝。看那叶添一副有恃无恐、成竹在胸的样子,显然对于这件法宝有着十分强烈的自信。

    原本想要避开这幂风袋的范围,暂时观察一番再做打算,只是这幂风袋一旦张开,风南天顿时现事情并没有如此的简单。

    先,那强烈的气旋所针对的就是他们,所产生的吸力牢牢的将三人锁定。其次,幂风袋一现,四周的空间瞬间开始变化,无数朦胧的气雾将三人的身前身后都笼罩了。

    雾气笼罩之下,风南天惊讶的现自己三人的身体仿佛突然变小变轻了。最恐怖的是,自己的身体居然不知不觉中,朝那幂风袋飞去。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岳琦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那幂风袋给收了进去。面对眼前,那一片吞噬一切的黑暗,若惜也是出了一阵惊呼。

    风南天原本处于最后的位置,闻见若惜的惊呼,他当下加飞前,一把拉起若惜的手,柔声道:“不用怕!有我在呢。”

    若惜只感到浑身一震,只觉得自己的手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手掌,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她的内心感到了一阵安定,原本想要挣脱的手掌,也放松了下来。

    三个人终于进入了幂风袋,叶添哈哈一笑,将那袋子收回,禁制了袋口,自言自语道:“在我的幂风袋下,看你们还能逃的到哪里去?”说完,他朝着底下禁制中的古修真者道:“你们都可以出来了,将这里好好的整理一下,那潘和蒙丹他们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星魇的位置,你们就重新推荐几个人出来好了。”

    说完,再不理会,那些修真者,叶添双翅一展,当先飞了天空,消失不见。

    风南天此时却和若惜三人来到了一个奇异的地方,这里阳光普照,大地却呈现一种暗红色的色彩,鲜艳的诡异,这里的树木倒也大多以暗红色为主。

    三人所出现的地方是在一个小山坡上,这个山坡地势光滑,仿佛是少女那起伏饱满的酥胸一般的光洁。

    “这里~~不会就是那幂风袋之内的空间吧?”岳琦看着眼前的情景,疑问道。风南天双眉一皱,点头道:“恐怕是真的。”“这个叶添,把我们关在这个破袋子里边,到底想要干什么?”若惜不满的道。

    “不要着急!此事看来有些蹊跷,还记得幽寻老哥对我们当初说过的话吗?如果我所料不差,那霰神族和昊仙族的人恐怕都被封闭在了这个幂风袋中。”风南天推测道。

    “我想起来了,当初幽寻师伯的确是说过一个故事,说当时的两族是被一个黑色袋子所收的,风大哥的推断恐怕是**不离十了。”若惜点头赞同道。

    “奇怪,那我们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人影呢?”岳琦忍不住反问道。“呵呵,岳大哥总是那么心急,咱们往前看看,就知道如何了?”风南天说着,当先朝前方飞去。

    身体内的仙力和极神力各自为战,依然在争斗不休,风南天所能动用的也仅仅是一点飞行的力量而已,若是此刻叶添再要与他动手,恐怕不用对方出手,他自己就要先爆炸了。

    岳琦和若惜自然不清楚风南天此刻内心的苦楚,两人跟随着风南天一路向南。

    这里的地势十分的奇怪,除了刚才那个山坡之外,他们所飞行的方向,好象一直都是向下的,也就是说,现在所到达的地势永远比后面的低。

    越到后来,这里感觉越来越强烈,因为地势已经越来越倾斜了。一路飞来,三人并没有见过什么河流或是野兽一类的东西,除了植物,那动物居然是一个不见。

    风南天正在思忖这里的怪异情况时,只见前方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响声,那声音不断的传来,越来越大,似乎正在不停的向他们靠近。

    很快的,三人的面前,出现了一幕壮观的场面,只见无数的怪兽从低处奔跑而出,看那密密麻麻的样子,怕不有将近数万只。

    “好家伙,天雨兽、脱狸兽、翻云兽、暴黢兽、弥鸟兽~~我的老天啊,这里怎么有这么多的灵兽。”岳琦突然叫了起来。

    风南天也是骇然,如此之多的灵兽,怎么会出现在这幂风袋中,难道叶添是另有用意不成?只见那些灵兽一出现,就纷纷的开始寻找食物起来,有的吃那些植物,树叶和草根,有的自己挖地,刨开那暗红色的地面,居然不时的挖出一种通体透白,足有二尺长的白色虫子。“快,是人,这里真的有人出来了。”若惜指着那些灵兽的身后,突然叫了起来。

    风南天朝那个方向望去,果然,只见三个人影出现在了那些灵兽的后方,正在晃悠悠的走着,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根淡蓝色的鞭子,似乎是在放牧,只不过对象却是那些灵兽而已。

    这三个人的体形都十分的彪悍,身上都穿着紧身的皮袄子颜色以白色为主,下半身都是统一的半截裤,仿佛与那女人的裙子差不多。每个人的额头上也都帮着一根白色的丝带,配合和一头散乱的头,倒真与那牧民一样。

    “是昊仙族的人!”若惜突然说道。风南天暗自嘀咕着,嘴上却问道:“若惜恐怕是根据他们的服饰来推断的吧!”若惜点点头,有点兴奋的道:“昊仙族的人在这里出现,那么霰神族的人恐怕也不会离的太远了。”

    岳琦突然叹了口气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现在我倒是担心啊~~”“岳大哥担心什么?”若惜不解的问道。

    “我在担心我们这么容易就来到了这里,可是要出去的话,可就犯难了。”岳琦双手一摊,泄气的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若惜不以为然的道。

    岳琦眼中一亮,追着问道:“莫非若惜妹子已经有了出去的方法不成?”若惜大有自信的望了风南天一眼,说道:“不是还有风大哥在吗?他是大罗天仙,一定会有办法出去的?”

    岳琦眼睛一瞪风南天,一副我怎么还蒙在鼓里,你小子重色轻友的凶狠样子。风南天顿时苦笑,他没有想到若惜居然对他这么的有信心。

    看她那副期待的样子,自己又如何肯狠心的拒绝于她呢?唉,想自己一向清高,从不对美丽的女子假以颜色,如今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了若惜一样,越是跟她相处,自己越觉得难以自拔和深陷,就好象是前世自己所知道的一种婴粟花一般,越是想闻其香味,你就越会现自己越难以自拔。

    风南天终于点了点头,即便自己一身的修为都无法施展了,自己不是还有智慧吗?想自出道一百多年,经历的劫难也算不少了,最终还不是一一的安全度过了。

    更何况,为了自己心爱的的人,他愿意也必须承担起冲在最危险的前端。深吸一口气,风南天说道:“走吧,咱们看看能不能从这些昊仙族的人口中,知道具体的情况。”

    随着风南天三人的从天而降,那三个昊仙族的人都感到一种震惊,正中一个年龄较大的人当先恢复过来,他恭敬的道:“三位特使大人光临天境,昊仙族实在荣幸,只是,这灵兽还有大多数还未长大成形,还请三位特使大人在宽限些时日。”

    “三叔,你别跟他们那么客气,他们不过是一些背叛祖宗的懦弱小人而已?”旁边一个满脸虬髯的大汉望了风南天三人一眼,没好气的道。

    “专雄,你给我闭嘴,你怎么能这样跟特使大人说话呢?”之前那人回头骂了一句,当下转过头,朝风南天三人道:“小侄年纪还小,不大懂事,还请三位特使大人见谅才是。专越在这里代他给三位大人赔礼了。”

    另一个汉子更为年轻,似乎只有十**岁的样子,他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厌恶的表情已经写明了,他们对于三人的态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