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七卷 第五章 予炀惊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卷 第五章 予炀惊梦

    每一重的天域,又分为三层的境界,七重天域,就是二十一层的境界。

    迦楼摩破天为初始的天域,三层境界分别是,枷楼天、摩棱天和宵破天,而风南天如今却是已经到了宵破天的境界,想一想,都觉得恐怖了,以风南天此刻对自己的了解,光是这第一重的第三层境界,就丝毫不比当初自己天罗仙的功力境界差,想想,后面还有六重天域,真要都达到了,还不知道自己会成为什么人呢?

    修行多年,风南天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初出茅庐的生手了,洪荒之域,那是越仙神天之上的无上层次,自己有此机缘,当不能浪费了,只有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修炼,才是正理,因此,再次的修炼洪荒七天域,风南天只是熟悉和巩固了一下自己的修为。

    并没有急着进入下一重天域,尽管他自认为还有这个功力和自信。好在催动灭世之力的诀法并不太复杂,仙诀、灵诀居然都可以催动,事实上只要神识就可以催动了。

    也不烦碍他使用两件仙器,也许是受到了灭世之力的影响,等风南天拿出两件仙器的时候,都有点傻眼了,原来,两件仙器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蜕变,豳天火焱戟已经跨进了准神器的行列,星罗指盘原本是属于中品的仙器,这次居然也跨进了准神器的行列,进度居然比火焱戟还要快。

    这确实出乎了风南天的意料。“莫非是受了灭世之力的影响,若是以灭世之力去将两件法宝重新修炼一下,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风南天喃喃的道,可惜,这个念头他只能在心里想一想,却是无法施行,因为时间已经到了黄昏了。

    风南天从入定中醒来,神砂仙甲劈啪转化,化成了一件雪白的长衫,右手五指探入虚空,光芒闪动,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柄折扇。

    身形一闪,他已经出现在了落日城外,当下,他安步当车的朝城内走去。

    夕阳是世间的一大美景,在每个人的眼中看来,它的意义也不尽相同,说来说去,还是在于每个人当时的心境。

    只是风南天此刻的心情却是大好,因为他的心中,有了一个人的记挂,有时候牵挂不是负累,而是一种动力,强大的动力。

    落日城的盛况,已经许多年没有了,只是如今,万人空巷、接踵摩肩的场面却再次出现了,原因倒有不少,其一,自然是因为那天奉雪山,经历了多少年来难得的异变,知道的自然明白那是法宝所造成的,不知道的,都认为是天降异兆,奉忝国借此大肆宣传,倒也是有提高自己国家地位的意思。

    其二,是因为予炀宫的宴会,那是每五年一度的才艺大会,那是由予炀宫独自举办的,借此张扬自己所收拢和培养的人才,与会者,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包括奉忝国主,朝廷高官,佛门高僧,以及社会上的一些有钱有势的人物,这些人物百焕星的各个国家和地域,不分种族和人群,但是有一点,这些人都是受那予炀宫邀请而来,这些人也是抱着挑选人才和观看美女的心情来的,各有心思,不一而足,其中最重要的一点,自然是因为到时候可以观赏到三大才女的才貌了。

    落日城早在三天之前就已经有客人6续而来了,客栈、酒店都已经客满为患,也有受邀请的人,却是姗姗来迟,赶的就是那个点。

    落日城前,排列着不下千人的奉忝士兵,一个个全副盔甲,严阵以待,却是为了维护秩序而来的。对于那些看着不善,以及乞丐流民之辈,他们是该抓的抓,该堵的堵,一点也不手软。

    风南天此时却早已进入了城中,予炀宫大名鼎鼎,大街上随便抓一个人一问,都知道它的具体位置。予炀宫坐落于落日城北,占地足有万亩的面积,可谓相当庞大。

    整个予炀宫都是那种十分古老的建筑,并不华丽,却一幢幢的都有自己所独特的风格,予炀宫的外围都是以那高耸的城墙所围绕,城墙分成东南西北四个大门,并辅以绿树红花点缀其间,显得冷峻而又不失单调。

    此时的四城门早已经是车辆堆积,宫中的侍者早已经守侯门外,正恭敬的接待每一位受邀来客,进入四门的来客,都需要拿出请贴,以验证身份。

    风南天一路悠闲,走的却是北门,在他身前,已经排起了一大串的长队,风南天并不着急,当下也排到了最后。

    正在打量着周围的场景之时,只见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伴随而来的,是一声粗大的嗓门:“都给我让开。”

    风南天回身望去,只见远处,一队人马急弛而来,路边的行人,纷纷让开道路,生怕受到波及。当先一人,面如冠玉,头戴金冠,身着一袭华丽锦袍,其身后却是一队全身盔甲的士兵,一个个身材魁梧,面容冷肃,显然有区别于一般的士兵。

    这战马一冲过来,前面排列的队伍当时就自己乱了,这一队人马,当时就通过门口,急弛着进入予炀宫中,奇怪的是,那些侍者居然无动于衷,似乎根本没有阻拦的意思。

    风南天暗自奇怪,当下拉住身旁的一位中年人,问道:“在下风南天,这位兄台,请问?此人是谁,行事居然如此霸道?”

    那人一脸的富态,显然是个商人身份,见风南天提问,当下四处张望了下,见四周最近之人离他们也有十来步的距离,当下悄声回答道:“嘘,小声点,这位小哥有所不知,刚才那人,乃是奉忝国的东宫太子,平素横行贯了,予炀宫想来对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风南天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鄙人姓陈,单名一个良字,度真国,看风小哥年纪轻轻,来此,恐怕也是为了那三大才女吧!”陈良大有深意的望了风南天一眼道。

    风南天只有默然,想那三大才女也算是声明远播了,搞的天下男子都想娶她们为妻,也是难怪,自己这么孑然一身前来,人家不认为他也是那追花一族才怪呢?

    当下风南天苦笑道:“陈兄从大老远跑来,观看那美女佳人,就不怕家中的老虎吃醋不成?”“天高皇帝远,她哪管得了那么多啊!琴笛双绝沈碧落、无双公主冷青霜、袖舞天香卿若颜,这可是冠绝天下的美女啊!我老陈要是错过了今天这次机会,那可真是要后悔一辈子了。”陈良大为庆幸的道。

    风南天顿时哑口无言,天下男人,要说哪个不为美女着狂的,还真没有几个。当下他凭着沈碧落的令牌与陈良携手进入予炀宫,出示令牌的时候,出奇的,那些侍者对他的态度顿时十分恭敬起来,那是有区别于其它客人的恭敬,风南天可以看的出来,那些侍者的眼中分明有着十分强烈的畏惧。陈良自然知道这不是一般的令牌,但他毕竟与风南天初识,不便多问,只是以他商人的直觉,却已下定了决心要好好的与风南天套套近乎。

    那陈良看着平常,实则对予炀宫知之甚多,想来也是之前下了一番打听的功夫的,风南天从他口中,倒也知道了不少秘闻。

    予炀宫的布局极具巧夺天工的匠心,里边的建筑以十字为中轴线,中轴线的周围,是那些园林和亭台假山点缀其间。

    十字中轴线的交叉位置,乃是予炀宫的正宫位置,正宫呈长方形坐落,以红色主调为主,那翘檐向两旁延伸开去,在四个边角上各自有着一只怪兽坐镇,想来是辟邪所用。

    正宫之前是一大片几乎完全空旷的广场,足可容纳几千人同时落座,此时的广场之上早已经是张灯结彩,摆满无数的桌椅,想来是为客人所准备的,那些来往的侍者和丫鬟是穿插其间,忙碌不停,桌椅的前方是一方红色的台子,是用来展示才艺用的。

    风南天随便找了个角落悠闲的坐下,一边打量着周围的场景,一边琢磨着如何打听风二娘的下落,那陈良可是忙坏了,身为商人,此时正是打通关节,挥其交际优势的时候,他是又拍马屁,又送礼,可把他可忙坏了。

    风南天倒是大有兴致的看着他,因为此刻的陈良,就是他前世的原形,商人以利为先,逢场作戏,笑脸相迎,笑里藏刀,那都是必须的,商场如战场,没有绝对的敌人,也没有绝对的朋友,看陈良的样子,显然对这一行是游刃有余了。

    他所认识的人不一而足,上至达观显赫,下至予炀宫的小厮,他居然都认识,而且看起来,关系都非常的不错。

    此时,他正拉着一个予炀宫的小厮也不知道在唠叨的什么?风南天突然心里一动,想到了一个探察风二娘的好法子。

    当下,他款步来到陈良旁边,借机将他拉往一旁,向他耳语了几句。陈良听着,不时频频点头,听完风南天的话,陈良开口道:“此事倒也好办,只是予炀宫中人数不下好几千,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问出来的,这样好了,我试试看好了。”

    风南天点点头道:“陈大哥尽量就是,那风二娘算起来也是我的远房亲戚,若不是别人托我询问,我也懒得管这闲事,不过答应别人的事情,总是要做的。”

    陈良点点头,当下寻往边上,找到了一个好似管事模样的人,就攀谈起来,风南天若想听见他们的谈话,自然是轻而易举的,只是他并不屑于如此。

    若是实在探察不到,他也不排除使用大神通的可能。

    不过片刻的时间,陈良就回来了,看他步履轻盈的样子,风南天便知道事情可能有结果了。果然,陈良拉着他往一旁的一个花盆边道:“根据张管事的所知,前几日,确实有一个名叫风二娘的中年女子被带入宫中,只是她的身上挂着铁链等东西,似乎是犯了什么大事,羁押她的人,乃是予炀宫的护法,张管事再三叮嘱,要我们没事千万不要提这个名字,免得招来祸端。”

    风南天听完,又是欢喜又是愤怒,欢喜的是,自己的这一趟没有白跑,风二娘果然在这予炀宫中,愤怒的是,风二娘受人铁链捆绑,那苦头显然是免不了要吃的。

    正在想着什么时候抽身去探察一番时,只见天空中,突然传来阵阵的锐啸。此时天色已然转黑,那满月已经升起,快要爬到正中了。

    天空的光华耀眼,随即光芒中,一个个的修真者纷纷从空中降下,来的修真者大概有七八个,风南天认识的倒也有几个。分别是佛门的见空大师、天香门的梦莲、度真国师庞千四人,随着修真者的出现,予炀宫的正宫屋顶之上,也同时飞出了三道光华。

    光芒一闪,广场之上的台子上,现出了三个人,那是两男一女,男的身着锦袍,俱是一头的白,容颜却是十分的年轻,女的宛如二八的少女,身着白裙,一只眼睛却有着一种饱经沧桑的感觉。

    三人的出现的同时,广场上同时欢声雷动。“老神仙,各位老神仙终于现身了。”世俗凡人哪里见过能够飞天的人,尽管只是修真者中最简单的飞天,但是在他们的眼中,却已经是和那神人无异了。

    “那~那应该就是予炀宫的三位宫主了吧!还有那些个老神仙,当真是鹤童颜啊!”陈良在一旁喃喃自语道,能够见到这些传说中的人,他如何能不激动!

    “三位宫主?”风南天疑惑的道,对于修真者,他是熟的不能再熟悉了,自然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地方。“大宫主孤天真人,二宫主予炀真人,三宫主妙夜真人,传说他们每个人都至少有九百年的寿命了,如今看来,倒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啊!”陈良感慨的道。

    “呵呵,那是因为他们都是修真的缘故,所谓逆天而行,保持容颜自然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风南天在一旁淡淡的道。

    “那岂不就是长生不老吗?风兄弟,如何知道的这么清楚的,莫非~~”陈良身子一转,顿时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风南天的身上。

    风南天暗骂自己没事找事,不过他也知道陈良只是心血来潮,当下,风南天容色不变的道:“我曾听一个修真者讲过,所谓长生不老那是相对的事情,他们修行要经历重重的困难,一个不慎,连转世投胎都无法做到。”

    陈良点点头,道:“世上原无如此便宜的事情,一切的成功背后都是有汗水和代价付出的。”风南天大是惊讶,倒没有想到以陈良这种惟利是图的商人,也会说出如此富有深刻感触的话。

    两人正在闲聊着,台面上的孤天真人已经说完了一大堆的场面话,大意不外乎是说,让大家尽兴,并有许多有才学的人轮番上台展示技艺,以便底下之人挑选。

    最后才是三大才女的压阵,众人听罢半天,惟有那最后一句话才吸引了众人连绵不断的掌声,可见美女的威势惊人啊!

    那几位修真者此时却是坐在了最前台的位置,与奉忝国君和太子等人并列其上,身后由奉忝士兵将之与其余客人隔离。那予炀三位宫主则亲自相陪,却不是给那国君和太子面子,而是给见空圣者等人的。

    才艺大会很快就开始了,第一个上台的却是一个满脸虬髯的白胡子老头,看他貌不惊人的样子,众人实在怀疑这个人的到底有什么作用。

    接着此人自报姓名和拿手绝技,姓名叫莫严,倒也没什么奇怪的,让人吃惊的是他的绝技,居然是神算之术,无论多么复杂和烦琐的帐目或是数字难题,顷刻之间,他就能理出个头绪,弄的井井有条的,而且丝毫不差。

    这需要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以及十分清晰的头脑才可以办到,这种人才,大到管理国家的财政,小到商家的帐房先生,都是十分需要的。

    当下,就有人出价,准备聘用,由此展开激烈的争夺,出钱多者自然就拥有聘用莫严的权利,风南天前世就是商人出生,如何看不出来予炀宫的厉害,此乃一箭双雕的妙计。

    其一,予炀宫凭此兜售人才,先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帐一大笔的聘用费,其二,也是最深远的一步,凭借这些人才,予炀宫就逐步的建立了自己庞大的权势帝国。

    到时候,不管是金钱还是人力,都将轻易的为予炀宫所用,以风南天刚刚所推断的情况来看,那予炀宫显然也是个修真门派,这么做,恐怕也是为了更好的将门派扬光大。

    而那些观摩的客人,却也是不吃亏的,双方也是相互借用而已。虽然了解了予炀的目的,风南天可是对这些才艺展示不感什么兴趣,他随便找了个借口与陈良告别。

    随后身形靠近后方一个墙壁的角落上,灭世力运转,他的身影顿时消失不见。

    风南天并没有消失,而是隐形在了虚空之中,只要确定风二娘在这个予炀宫内,风南天就会准确的找到她,那会省确很大的麻烦,否则,运用神通大范围搜索,是会累死人的。

    风南天窜入虚空云层之中,双手张开,打出一道道的仙诀,顿时空中出现了风二娘的光影,那光影极为暗淡,微不可闻,光影随即四散开去,却是直奔那脚下的予炀宫,到了予炀宫的上空,那光影重新聚合成一点,散落在予炀宫后方,钻入地面,消失不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