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六卷 第十九章 天后若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 第十九章 天后若惜

    莫窨依靠神器出创天之力,其实就是为了抹掉风南天的记忆之用的。以他的估计,即便是风南天有着天罗仙的修为,也是无法抵抗这股力量了。

    可是他对于风南天的了解,还比不上叶添的了解。极神之力,桀骜不逊,仙力早已根深蒂固,原本创天之力是可以融合两者的矛盾的。

    但那是建立在创天之力处于柔和状态之时,如今的创天之力却是狂暴异常的。三股力量来回冲撞,奔涌而向风南天的全身,就连那脑部也是不能错过。

    若非前几次肉身重塑蜕变的时候,连带着大脑也淬炼了多次,恐怕当时他的脑袋就要粉碎了,尽管如此,风南天也是忍不住大叫了一声,“轰”的一声,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知觉,他的身体却在此时滚进了一条幽蓝色的光柱之中,不断陷落。

    若惜终于是到了传送阵外,只是半空当中,早有了两个人在守侯,却是那早已赶来的叶添和莫窨。“天后!”莫窨望着若惜,脸上突然现出了激动的神色,随即又平复下来道:“我倒是忘了,天后的天魂还没有苏醒啊!”

    “什么天后?阁下认错人了吧!为什么要拦住我们的路?”若惜的脸色在见到叶添的一刹那,一颗心也同时沉了下去,叶添的出现,意味着两种可能,一是风南天已经凶多吉少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风南天根本就没有与叶添遇上。

    后一种可能更多的却是若惜的一种奢望,因为她十分清楚,这种可能是不可能出现的。

    “啧啧,天魂一失,天后居然连我莫窨也不认识了吗?当年,您可是没少教训我啊!”莫窨想起前事,顿时升起了一股怒火。

    “叶天将,你也太没胆了吧,不就是对付我们吗?怎么?还用找帮手吗?”岳琦尽管心惊胆战,却也是一脸的悲哀,他是最清楚风南天的性格的,若是他还在,那是决然不会站在一旁袖手旁观的。

    “混蛋,这是天界的毖芒枭王莫大人,你不认识,只能怪你自己有眼无珠,怨不得别人。”叶添忍不住喝道,对于岳琦,他是火上加火,之前就是他对自己出言不逊的,这次,无论如何是不能够放过他的。

    对于毖芒枭王,岳琦和若惜却是从未听说过,但是显然,这个人的地位比之叶添更高。岳琦绞尽脑汁也是想不出己两人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天界如此兴师动众的地方。

    “哦,请问,莫窨大人,风南天去了哪里,他没遇见你们吗?”若惜单刀直入的道。这是个她害怕提起的问题,却也是她不得不问的问题。

    莫窨淡淡一笑,手中出现了花雨天篆那瑰丽的白色,说道:“风南天已经被我收在花雨天篆之中,打入轮回了。”

    此话一出,岳琦当时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的风兄弟啊!大哥我可来晚了。”“也不晚,你若想去,倒也容易的很,我这就送你前去。”莫窨对于岳琦可没有什么顾忌的,小小一个天妖,在他眼里实在不算什么。

    说着,他单掌挥出,只见一道黑色的惊雷一路炸响着轰向岳琦。天界枭王的出手,果真是不凡,那股黑压压的威势,一出现就将岳琦牢牢的锁定。

    岳琦顿时感到上天无路,下地无门,那绝对不是一个级别的较量,仿佛是大人对付小孩。出奇的,岳琦心中却没有任何的畏惧神色,他望了若惜一眼,心中唯一记挂的却是风南天临行前的叮嘱,要好好照顾好若惜。

    “妹子,大哥没看管好你,也对不起风老弟啊!”岳琦心中暗自叫道。若惜也感受到了那股力量的恐怖,她的天汆从中飞出,连着人一起斜插到岳琦的面前,竟然是要凭一己之力阻挡莫窨的攻击。

    其余三人俱是惊呼出声,都没有想到若惜会采取这种手段。莫窨的脸上变色了,虽然他很喜欢看见若惜弱小和无助的样子,但那只是处于一种被欺压多年的小男人心理,本身并没有要置诸若惜于死地的意思。

    相比于莫窨,叶添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他瞧着莫窨脸色也是多年,若是莫窨在若惜的身上捅出篓子,恐怕他在这个毖芒天王的位置上,也是不会呆太久了,到时候他这个天将自然就有机会了。

    众人的心理转化之间,若惜已经和莫窨的攻击正面撞上了。天汆虽然已经到了灵天珠的最高形态,可以借用上界的创天之力,但是由于若惜的修为与莫窨相差太远,因此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天空中的裂缝,越来越大,创天之力滚滚而下,却犹如溪流与江河碰撞一般,不是被撞的激流横飞,就是被江河所吞没。

    “岳大哥,快走。”若惜仿佛那江海之中的孤灯,时隐时现,声音也是断断续续。岳琦正想摇头,却听见若惜的声音继续传来道:“你若是再不走,我就马上死在你的面前。”

    岳琦在半空中一跺脚,一咬牙,身形一个转身,顿时化出赤神鸠的原形,双翅一扇,扶摇直上云霄,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叶添倒是真没有想到岳琦说走就走,想追也是来不及了。“风大哥,是若惜害了你,是若惜不懂的珍惜,辜负了你的深情,我这就陪你一起走。”若惜喃喃的道。

    从听完莫窨的话后,若惜就再无活下去的打算了,也许前缘,早就注定她要欠下风南天的,这一世她都要一一的去偿还。

    只可惜她明白的太晚了。创天之力,越来越强大,半空中到处都是那黑色的力量激流,逼的莫窨和叶添也不得不出手应付。

    终于,若惜所借用的力量达到了一种她所承受的极限。“轰”的一声,天汆暴散开去,几乎在同时,若惜的心中也是响起一声巨大的轰鸣。

    恍惚间,若惜现自己自己的记忆开始崩溃,开始丢失,逐渐的成为空白,只是那一个人的身影,他的容貌,他的声音,却是她怎么也不想舍弃的,当脑中一切都成为空白,却惟独留下了一个人,她知道,永生永世,自己已经将他烙印在心海,不能有片刻的忘怀。

    “轰”另一大片的记忆开始从四方突然涌出,瞬间填满她的思绪,那就仿佛是潮水一般,而那个人的身影就仿佛是潮水中的岛屿,任凭潮水如何的涨潮,却总是无法将其淹没。

    若惜的记忆一点点的回忆而起,那是远古的记忆,她记起了自己何方?她也记起了自己身上的责任。一道五彩的光芒从她的身上冲天而起,直冲霄汉,在她周围,是那团团包围的创天之力,那力量正在一点一点的涌入五彩光芒当中。

    天空中飞下一道朦胧的虚影,那虚影通过光芒进入了若惜的身体,那是她曾经沉睡了多少万年的天魂。随着天魂的进入,若惜的身上开始生了变化,她的身上,如缠藤一般,逐渐的覆盖上了一层银白色的甲胄。

    那甲胄样式古朴,却又有着一种古典的美韵,甲胄在其两肩位置形成一个尖角,尖角之外,各自延伸而出三层如扇子一般的褶皱,上面满布五颜六色的宝石。

    甲胄往下,形成一道弧线,包裹着若惜那饱满的胸部,在腰部的左右两边,各自挂着一道圆环,圆环上系着两条粉红色的绫罗,迎风舞动,显出若惜的一丝柔媚。

    不知道何时,她的额头之上,出现了一道如柳叶一般层层叠叠的银冠,沿着耳旁的银冠上,向后伸展出三道如蝴蝶触须一般的弯曲花纹,而真正最突出若惜的地方,却是银冠正中,那是一点圆形的红芒,仿佛那流水一般,不住的流动。

    额头的红芒不断的闪动,带起一丝红色的朦胧色彩,与她全身的银甲交相辉映,相得益彰。“鎏天甲,天~~天后!”莫窨和叶添同时惊叫起来。

    两人对望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恐惧。“莫枭王,叶天将。”若惜的声音还是那个声音,只是在语气上,却给人一种明显不同的感觉,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气势,很难想象,这种气势会出现在一个女子的身上。

    “属~属下在!”两人同时躬身,浑然没有了之前那种趾高气扬的态度。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若惜的真正身份,她是天后,天界的至尊,是与神界羽皇并列的伟大人物。

    在经过了多少年的沉睡和轮回之后,她终于是苏醒了。

    “也是难为你们这么多年来的处心积虑了,你们的胆子倒是很大啊!”若惜冷冷的道。“属下不敢,属下是一时糊涂,还请天后开恩!”两人半跪在云头,不断的朝若惜磕头,冷汗却是不受控制的开始流下,开玩笑,天后虽然已经多年不现天界,但是她那权威却是丝毫不受时间影响的在众人心头根深蒂固。

    若非因为天后进入十万年一次的转世之期,天魂陷入沉睡,以至转世之体力量大减,他们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感打天后的主意。

    只是如今他们也只有自食恶果了。“一时糊涂,恐怕是要趁我不在,谋权夺位吧!”若惜淡然道,对于眼前两人,她并无过分生气,有的只是一种哀伤,想那天界难怪多年来一直为神界所压制,就是因为有了像莫窨这种没有骨气,不思进取的人存在才造成的。

    莫窨两人还要解释什么,却听见若惜摆摆手道:“你们的事情改日再说,如今,我要你们去办一件事情,若是办好了,我可以对你们从轻落,若是办不好,你们就等着承受我歧天杖的惩罚吧!”

    莫窨两人在听到歧天杖的时候,顿时身体一颤。歧天杖,那是天后的随身神器,位列极品,本身可以封摄万物,又蕴涵有强烈的雷霆火煞之威,即便是以叶添的天将之体,若是被慑入歧天杖内,恐怕也难逃灰飞湮灭,永世不得升的悲惨下场。

    叶添当下面如土色的道:“请天后吩咐,属下一定拼死完成。莫窨肚子暗骂叶添,这个时候来跟自己表忠心了。

    “我要你们找到风南天的转世之身,无论多么艰难,找到的时候通知我,要快,明白吗?”若惜的话中毫无一丝的转圜余地。

    莫窨和叶添顿时一脸的苦相,宇宙何其之大,风南天只是一个人,谁知道他转世轮回去了什么地方,即便是以两人越仙人的修为,接上此事,也无异于大海捞针。

    看若惜那神色郑重的样子,便可以知道若惜是何等的在意风南天了。早知道如此,没事,把风南天打入轮回干什么?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只是如今自己酿下的这个苦果,最后还是要自己咽了。等到两人离开时,天色已经近黄昏了,若惜常常的叹了口气,得回了前世的记忆,又能怎样呢?

    不过是增添了一份巨大的责任而已,想起之前,与风南天初遇的场景,她的脸上不由泛起一种甜蜜的苦涩,若是当初自己相信他的话,毅然投入他的怀抱,那会是哪一种感觉呢?随即,她又神色黯然,过去的不在回来,转世轮回,他将丧失一切的记忆,到时候,即便自己找到他,他还会记得自己吗?心中的念头百转千回,却不过换来又一声的叹息。

    黄昏之中,微风吹拂,若惜那美丽的倩影却是越来越清冷,孤独!

    风南天呻吟一声,睁开了眼睛,只感到一阵头痛欲裂的感觉传来,忍不住他又闭上了眼睛。“婆婆,你快来看啊!大哥哥他醒了!”一声娇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充满了真挚的关心。

    风南天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的景物清晰可见,他现自己在一间小茅屋当中,茅屋简陋异常,摆着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茅屋虽然不大,却是洁净的很。

    自己正躺在一张小床上,那小床委实太小,因此,风南天的下半身躯,倒有两只脚都是露在了外边。床边摆放着一个小脸盆,一那个大概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正坐在床前,睁着圆圆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女孩身着一袭布衣,一脸的清秀,那黑色的秀梳成两个小辫,垂在胸前,端扎着两个红绫,配合着俏脸上两个小酒窝,正是少女最清纯可人的时候。

    随着少女的呼喊,正对风南天的门口位置,帘布掀起,走进一个四旬左右的中年美妇,妇人也是一身的粗布衣,身材窈窕丰满,脸上只有淡淡的几道鱼尾纹,显然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坯子。

    “呦,小哥总算是醒了,你可不知道,你都已经昏迷整整十天了啊!”妇人一进来,就满脸堆笑道。“昏迷十天?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啊?”风南天摇摇脑袋,却是依稀只能记得自己是叫风南天,其余的都是一团团模糊的影子,怎么也抓不住。

    “哎呀,看来小哥一生病,倒把脑子也烧糊涂了,不过没关系,想来是你没有恢复彻底的缘故,慢慢调养,你会想起来的。”妇人乐观的劝道。

    “我只记得自己是叫风南天,其余的真想不起来了,想来是婆婆救了我,风南天在此谢过了。”风南天客气的道。

    “什么婆婆?我有那么老吗?说来也巧了,我也姓风,叫风二娘,没准咱们还是同族的远亲呢?这样好了,风小弟要是不闲我老,叫我一声风姐姐就是,别跟玉丫头瞎喊,她是巴不得我老的快呢?”风二娘说话间甚是豪爽,倒让风南天心生不少好感。

    “我叫玉洁,大哥哥叫我玉儿就可以了。”旁边的小丫头也插嘴道。妇人满脸慈爱的看了玉洁一眼,一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朝风南天说道:“这里是淆纭大6最南边川流山脉中的一个小村落,玉洁这孩子乃是我十几年前在战乱中收养的孤儿,我们一直相依为命,前几日,还是她在河边现风小弟的呢?”

    听两人说话,风南天不自觉的感觉到一丝温馨,那种温馨他似乎很久没有体会到了。“那真是要多谢玉儿了啊!”风南天受到感染,顿时微笑起来。

    “可不是,当时玉儿还在河边洗衣服呢?然后就看见风哥哥从天上掉进了水中,要不是大哥哥离岸边比较近,玉儿也无法拉你啊!”玉儿起当日的情景,依然感到十分的惊讶。“从天上掉下来?”风南天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从天而降,想了半天,脑中还是一片混乱。

    “是啊!当时,我和玉儿两人将你愣给拖回来的,那时,你全身湿透,奇怪的是,衣服不过一会儿时间,就自己干了,还有,风老弟,你昏迷的时候,身上曾有金光透出,我和玉儿整整三天都无法靠近,要不是一直昏迷的话,我和玉儿都怀疑你是仙人下凡呢?”妇人一五一十的道。

    “呵呵,哪有仙人昏迷不醒的,婆婆就会乱想。”玉儿笑道,她自小就为风二娘所收养,从懂事有记忆开始,风二娘便一直是这副容貌,十几年来,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按照真正的岁数,风二娘该有六十多岁了,因此,玉儿叫她婆婆倒也没错,更何况叫了十几年,也习惯了,就是想改也改不过来了。

    两人的话,风南天越听越迷糊,不禁移动了一下身体,现神清气爽,身上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当下,他屈起身体,下床站了起来,身手挺腰,风南天伸了个懒腰,一种舒适的感觉从身上传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