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七卷 第二章 倾城碧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卷 第二章 倾城碧落

    “是啊!咱们还是赶紧办这件事要紧,根据天诏的指示,那位仙人前辈很可能就转世在这一片星域,谁要是捷足先登,先一步找到他的话,那可是大功一件啊!”庞千两眼放光的道。“想那么多干什么?还是等人先找到再说吧!”梦华忍不住泼冷水道。

    “那小子我们还忘了姓名了,不过想来看他和那小村姑的关系,应该不会离此地太远的,咱们回去以后,一定要派人来查探一番,即便无法说服于他,也是要了解他的一举一动的。”梦莲不知道为什么,对风南天居然印象深刻了。

    庞千心里暗恨,忍不住升起一股怒火,当下寻思着,找个单独的机会教训一下风南天,他若识相拜入自己门下,那就自然万事皆休,若是不然,自己就出手除了他,既然好东西不能为自己所用,那也是不能让别人得去了。

    风南天最冤了,哪里知道自己因为梦莲的一句话就招来杀身之祸啊!此时的他正和玉儿走在下山的路上呢?

    “大哥哥,那些是仙人吗,怎么那么凶啊!”玉儿想起那巨石纷飞的样子,就感到心有余悸,当下忍不住询问道。

    风南天知道她的心情,当下笑道:“怎么可能呢?仙人是不会像他们那样的,玉儿把他们忘记了就是,就当没有见过一样,知道了吗?”

    玉儿点点头,想起之前风南天身上所生的异况,顿时有种莫名的信服。

    穿越一片矮竹林,茅屋的影子已经隐约可见了。玉儿到底少女心性,转眼便将刚才所生之事抛之脑后,她撒开脚步,朝那茅屋跑去,嘴里不断叫喊着:“婆婆,玉儿回来了,你看,今天我和大哥哥采了很多蘑菇啊大~哥哥快来!”玉儿的身影在没进茅屋的同时,也传来一声尖叫。

    风南天一听便知道出事了,当下,加快脚步,只觉得身体如一阵清风一般的掠起,瞬间就出现在了茅屋之中,风南天本人倒也没什么感觉。

    他已经被茅屋内的场景给惊呆了,只见原本洁净整齐的茅屋,此刻已经是一片狼籍,几乎所有的瓷器都已经砸烂在了地上,一张小木桌也已经变成碎木片。

    地面之上,有一个乌黑的深洞,还在不断的冒着轻烟,而茅屋正对门的墙面,却已经是塌了一角。“婆婆!婆婆!你在哪里啊!”玉儿自小与风二娘相依为命,如今蓦然失去风二娘这个依靠,她顿时六神无主的哭泣起来。

    风南天蹲在地上,仔细观看那乌黑的深洞,那深洞只有三尺的大小,呈螺旋的样子,不是很大,却是陷的很深。

    风南天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很明显的,这个茅屋在他们走之后,曾生过一场激战,只是以风二娘一个女流之辈~会得罪什么人呢?

    风南天心里推测着,眼光不觉间扫过地面之上,只见那碎木片中,夹杂着一屡红绸,风南天所注意的并非是这个红绸,而是红绸上面所展露出的金色字体。

    拾起红绸,风南天的眼睛不禁亮了起来,那是一截被撕裂的衣袖,上面绣着金底的三个字‘予炀宫’。“看来风二娘的失踪,是与这个予炀宫脱不了干系的啊!”风南天喃喃自语道。虽然有点遗憾自己无法继续享受山林的寂静,他却也不勉强。

    自从知道了自己曾失去记忆之后,风南天曾短暂的陷入过一阵茫然,那就好象是一个迷失沙漠的人,找不到出去的方向。

    只是如今有了风二娘的事情,就仿佛是一个推动力,让他找到了入世的理由。从出世到入世,风南天只是经历了一个极短的时间而已。

    对于那未知的俗世,他并无畏惧,反而更多的是一种期待,他隐隐有种预感,自己那失去的记忆,只有在那红尘俗世,才能找的回来。

    只是出世之前,他需要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安排好,那就是玉儿,不是风南天不想带着玉儿一起出山,而是因为风南天自问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可以保护玉儿,他不想玉儿有任何的闪失,那样,他可就真的对不起风二娘了。

    只是要劝说玉儿自己留下,却也是十分不容易的,果然,风南天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好说歹说,总算是将玉儿暂时的说服了。

    这种说服还是有一定的时间限制的,渔村之下,有一户叫刘牵的渔民,没有子女,家中只有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伴,两人见到玉儿是一脸的欢喜,加上素来与风二娘打交道。

    倒也算是难得的朋友了,当下,风南天将玉儿托付给了他们。面对玉儿脸庞上的点点泪光,风南天也只有硬下心肠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奉忝国是个宗教国家,人口不足三百万,却是全民信佛,佛庙、寺院,在这里是随处可见,甚至于路上熟人见面,打招呼,也要用一些佛语手式。

    奉忝国的最大城市名为落日城,坐落着奉忝皇宫、四大寺庙,天坡、碧蛰残水等奇景。落日城乃是百焕星文化、政治交集的中心。

    除了佛门的四大圣者之外,落日城还集结着三大才女,吸引着整个百焕星的年轻俊彦蜂拥而来。四大圣者德高望重,都是那传说中的神仙人物。

    虽然奉忝国兵力最弱,却是淆纭大6上最稳固和安全的国家,原来就在于这里有着整个佛门的支持。

    清晨时分,风南天悠然的,踏进了落日城,神色之间,倒也没有表露出丝毫的焦急。一路行来,他总算是问出了那予炀宫的来历。

    敢情予炀宫乃是奉忝国除了佛门之外,另一个门派的名字。予炀宫来历神秘,凡是从门内出来之人,或是身居高位,位极人臣,或是以一身独特的技艺名闻天下。

    传闻三大才女中的沈碧落就是出自予炀宫。漫步街头,风南天的鼻头随处可见那阵阵的檀香味道,过往行商之间说话行事也极有讲究,慢条斯理,浑然没有那闹市的喧哗,突然,一声悠扬的笛声划破虚空,从远方传来。

    人群中顿时安静下来,当真是落针可闻。那笛声如泣如诉,犹如那婉转的流水,从高山而下,不滞于物,犹如那海浪拍岸,声声入耳,犹如那千山暮雪,只影独行。

    行人都已沉醉,惟独风南天却保持着一种清醒,借助笛声,他的脑中,再一次的出现了那些奇怪的符号,这一次,符号更是清晰,浓烈。

    风南天忽然现自己居然懂得这些符号,那似乎就是一些文字,也是一种理解,更是一种心境,他一动不动的站立街心。

    双手十指不自觉的弹入虚空,如幻影一般不住的弹动,来去无迹,浑然天成。笛声停止的刹那间,风南天的手指也在这一刻停止了弹动,时间好象在这一刹那间凝固了下来。

    风南天的脑海中,最后出现的,却是五个金色的大字‘迦楼摩破天’。金字消失,下一刻,风南天也回到了现实,只见正对着他的前方,一辆华丽的马车缓缓行来。

    那马车上环佩叮当,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阵如麝如兰的醉人香气,架车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巨汉,浑身肌肉虬结,蕴涵爆炸性的力量。

    马车行到风南天跟前,突然停了下来,那软红色的帘布边,突然现出了一只如白玉一般的嫩手,红帘掀起,马车内出现了一张惊心动魄的脸。

    那绝对是个倾倒众生的美人,她的一张俏脸眉目如画,鲜红的樱唇娇艳欲滴,一双眼睛如同那夜空的星辰,即便是在白昼,你也能感到她的明亮。

    她身着一袭淡粉色的裙衫,裙衫上锈着许多精致的花纹,蜿蜒着环绕着她的娇躯,那玲珑的曲线显示着她那傲人的身材。

    这是个任何男人看了都要心生怜意的美人,风南天与之目光交接,自问也是无法不受吸引。美人娇羞的垂下螓,樱唇轻启道:“三日之后,月圆之时,予炀宫盛宴,不知道公子是否有暇?来观摩碧落的技艺呢?”

    风南天顿时愕然,无论他如何想象,也绝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名叫碧落的女子居然会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邀请于他?

    脑中的思绪电闪而过,风南天定格在了予炀宫三个字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自己千方百计的想进那予炀宫探察一番,如今看来,却是难得的遇上良机了。

    风南天点点头,潇洒的道:“碧落姑娘一曲笛音,犹如九天天籁,风南天有幸聆听,那是求之不得,又怎么可以拒绝呢?”

    “如此,碧落就恭候公子了,天奴,你将那通行令牌交予风公子。”那美人放下红帘,转而吩咐架车的大汉。

    伸手从天奴的手中接过一面红色的令牌,风南天转身大步而去,神色间并无常人所见的激动神色,并非是他无礼唐突佳人,而是因为他的内心突然涌起了一股渴望,对自身力量挖掘的渴望。

    马车也随之远去,路上行人的目光也不知不觉随着漂移。“我的老天,那就是予炀沈碧落吗?简直~太美了。”“是啊!琴笛双绝,沈碧落,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也不知道那小子几世修来的福气,居然能劳动碧落仙子亲自邀请,哎呀,要是哪天?”

    “猪头荣,你还不给老娘滚回家,看你满嘴口水,一定是又盯上哪家的黄花闺女了,老娘给你好看。”随着一声粗大的嗓音,路旁一个粗如水桶的母夜叉顿时揪住一个满脸肥肉胖子的耳朵。

    马上,原本那寂静的街道上,响起一阵惊天的杀猪叫声。

    落日城外,是一条巨大的官道,修建的整整齐齐,官道左边,是一条与之并行的河流,河水从远方的山峰而下,提供着几乎整个奉忝国的人民用水。

    右方,则是奉忝国最著名的天奉雪山,雪山海拔三千多米,山顶终年积雪,严寒彻骨,奇怪的是半山腰下,却是温暖如春,树木繁盛,绿草荫荫。

    风南天一眼就看上了天奉雪山,那里的幽静和隐秘,显然是十分适合他的,最重要的是,风南天感到自己与山林间的野逸之气十分的相和,这才是他远离落日城,来到城外的原因。天奉雪山离落日城也有将近十几里的路程,风南天安步当车,脚下度也是极快。

    踏上天奉雪山的山脚,风南天明显的感受到了心灵的一丝震颤,似乎雪山之上有着什么正在强烈的吸引着他。

    那种感觉极为强烈,不断的牵引着风南天上前去。山峰越往上越是崎岖,风南天几乎是手脚并用才爬了上去。双脚踩在冰凉的雪地之上,风南天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张开了双臂,闭上眼睛,享受着那冷空气吹拂的快感。

    一阵晃动,从脚下传来,开始的时候风南天并不以为意,越到后来,那种感觉越是强烈,风南天惊讶的忍不住睁开眼睛。

    只见那天奉山顶,此时的积雪居然正在融化,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阵隆隆的声音,仿佛是火山喷的预兆。

    “轰”的一声,那雪峰顶上突然跟掀了盖子一般,被炸飞出了一截。一抹妖艳的红光从峰顶上直透天际,紧跟着来的,则是漫天落下的散碎石块。

    风南天赶紧找个僻静的山坳将自己躲藏起来,这叫一个狼狈。不过是片刻的时间,只见四面八方飞来无数的光华,其中尤以落日城中的人居多。

    这些人一个个身形凌空,周身光华闪耀,分明都蕴涵着强大的力量,让风南天感到惊讶的是,这些人中,居然有他之前刚见过的梦华师姐妹以及那庞千三人。

    三人与五个宗师般的人物并肩而立,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雪山口。这五个人,其中就有三个是僧侣打扮,三人全是一袭的灰衣,白髯白须,脸色却如婴儿一般幼滑和红润,其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身材矮小,仿佛那孩童一般,头上梳着两个冲天小辩,身穿一件大红衣服,胸前还挂着一把金锁,一张脸却是皱纹满布,苍老无比。

    女的倒是长的国色天香,却是一头的银,一袭的嫣红罗裙,衬托出她的雍容华贵。后来的五人中,三个僧侣是佛门四大圣者中的见空、见明、见凡三人。

    那身着红衣的孩童和银女子乃是一对修真夫妻,男的叫做星蓝子,女的叫海颜女,修行于天星海,被称为星海仙侣。修为都已经到了天照的宗师境界,在八位宗师的坐镇之下,其余的修真者倒也不敢私自行动,天空中闪耀着无数的光华,倒是招来了远处落日城内普通不少百姓的围观和推测。

    “什么宝物,居然有如此强烈的光华透出!以前从未听说天奉雪山有如此宝贝啊?”当先开口的却是庞千,他与梦华三人从川流大6回来有几天时间了,原本没有收下风南天,他就感到心情郁闷,却没有想到在这座天下闻名的天奉雪山上,居然还有如此强大的法宝要出世。

    “看这样子,这东西至少是法器的级别了。”星蓝子在一旁揣测着说道。“前些天,有人曾见天空中有红光闪过,我还特地派人查了一番,却是一无所获,莫非那红光就是这宝贝出来的?”见凡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情来。

    “不好,雪山许是要崩溃了,赶紧吩咐下去让大家尽量守护好四周有人的地方。”见空望和脚下不断躁动的天奉雪山,皱眉道。

    四大圣者在百焕星德高望重,说的话自然没有人敢不听的,当下修真者四散开去,守护各自的方向。只见脚下的雪山剧烈的摇晃起来,大片大片的雪团开始坍塌和滚落下来。

    风南天不由苦笑起来,到了这个时候,自己是真的不能再躲了,再躲下去,可真的是要被那冰雪所掩埋了。

    风南天随即从山坳当中弹出,一边在雪地上蹦跳着,一边高声喊道:“喂,救命啊!我在这里。”这小子一边叫还一边挥着手,深怕别人看不见他。

    “是那小子!他居然也在这里?”庞千一下子就认了出来。“不好,他有危险了。”梦莲也看见了风南天,身形一闪,已经冲了下去。

    风南天的身后,一团巨大的雪球翻滚着冲了下来,直有泰山压顶的趋势。“我的妈啊!”风南天忍不住叫了一声,正要脚下力,闪开这雪团。

    只见前方一道光华闪下,从他的身旁穿过。“轰”的一声,他身后的那雪球轰然爆散开去,下一刻,风南天的直感到身体一轻,已经被梦莲带到了天上。

    虽然失去了记忆,风南天却并不畏惧飞天,梦莲的手上似乎有着千钧的力量,将他牢牢的托在空中。其余的几大宗师,在见到风南天的时候,眼睛同时爆起了一团光芒。

    以他们的眼力,又如何看不出来风南天是一块未经雕琢的浑金璞玉,那简直就是万年难见的修真奇才。见明摘下胸前的一串佛珠,随后甩出,那佛珠化做一团紫光,停留在风南天的脚下,代替了梦莲手上力量。

    站在佛珠之上,风南天倒是站的稳稳的,一点也没有初次登空的惊慌和局促,倒像是他本来就练习过许多次一样。

    这么一来,众人看向他的目光更是怪异了。只见那见空圣者望着风南天道:“初登虚空,就能够掌握这种平衡,难得是那份镇定自若的心境,小哥可愿意随我佛门修行无上秘法?以求长生不老,不坠轮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