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七卷 第四章 洪荒七天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卷 第四章 洪荒七天域

    在他的身前周围,还插着无数根直立的光矛,根根深入岩石,闪闪光。

    那女子飘到岩石之上,探手之间,上面的光矛凭空的倒飞而出,转眼间,消失于天际。若惜的脸庞之上此时已经挂满泪珠,她的内心十分的悔恨,她痛恨自己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找到风南天。

    她伸出颤抖的双手,拂起风南天那散乱的头,威震一界的天后,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六神无主,这样的软弱过。

    长撩起,露出了风南天那熟悉的容颜,只是此刻,他却是双眼紧闭,嘴角边沾满金色的鲜血。“我风南天誓,这一生一世都会爱护保护若惜的,决不会让她受一点点的委屈,更不会去欺负她。除非~~除非我的肉身腐烂,灵魂从此湮灭。”

    风南天的誓言如晨钟一般回响在若惜的耳边,曾经,她怀疑过这句话的真实性,她逃避这句话,因为她害怕负累,感情的负累。

    她表现的决绝,不给风南天丝毫的回应,只是风南天后来一次次的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他说到做到,不惜生命。

    当风南天赶走她和岳琦,毅然独身留下对抗强敌的时候,若惜的心中终于是印上了风南天的影子,那种烙印是生生世世的,是永难磨灭的。

    因为她是天人,天界天后,心境的修行已经达到了完美的境界,再不可能容下任何的破绽和挂碍,若非风南天与若惜结识于转世之时,正值她力量最为微弱的时候,换了其它任何时候,若惜的心境都不会出现裂缝的。

    也因为如此,一旦动情的天后,也比任何时候来的真挚和热烈。只是这种真挚和热烈只针对风南天一个人,当她恢复天后真身之时,也将那心境的裂缝填补圆满。

    只是风南天的影子已经深入内心,这却是永生都无法驱除的。

    她渴望找到他,向他倾诉自己的无知的过失,她想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她的心里是有着他的身影的。只是如今,风南天就在眼前,却硬生生的与她诀别了。

    修行之人,被法宝所伤的情况比比皆是,只要靠着各种灵丹,以及入定潜修自然可以痊愈的。但那都是相对的,修真者被法器之下的法宝所伤,一般都有救,仙人被仙器所伤也有救,但是反过来,如果一个修真者被仙器所伤,仙人被神器所伤,那几乎就没有救了。

    风南天被毖芒枭王打入轮回的时候,由于其身俱三种旷世力量,因此很大一部分抵消了轮回之力,并且造成三股力量浑融一体,成为了另一种绝强的力量。

    之前风南天在落日城内,受到笛声启,曾短暂的修炼过这种力量,只可惜时间太短,加上力量刚刚结成,还处于混沌未醒的状态,就仿佛是那初生的婴儿,还未长大,就遭受了神器强猛的攻击。

    若惜感受不到风南天的心跳,感受不到他的灵魂,他的一切生机,只有死寂,若非风南天的身躯受过多次的重塑和淬炼,在广日天矛如此威猛的攻击下,恐怕早就四分五裂,化做劫灰了。

    裂目獗王哪里知道自己运气这么差劲,偏偏在大功告成的时候,遇见了天后,他张手收回黑网,将众修真者一起赶走,免得落下口实,然后自己也趁若惜不注意,悄悄溜走了。

    他要赶紧回天界,与其它之人商量对策,省得天后回来之后大雷霆,搞的无法收场。

    此时的若惜哪有心思注意其它的人,她的眼中此刻就剩下了风南天,想起当初风南天处处的关怀和保护,直到这一刻,她才深有体会。

    若惜想伸手解救风南天,却现自己输入其身体的创天力,仿佛遇见了一堵墙般,被硬生生的挡了回来。

    几次三番都是这样,若惜是既骇然又欢喜,骇然的是,这股敌的过自己的力量,居然就是传说中的灭世之力,欢喜的是,风南天的身体之内还有力量的反应,那也许说明了,风南天并没有身死,他还有救。

    想想前世他是何等强悍的一个仙人,哪有那么容易死的。至于灭世之力所带来的不安定因素,她是比谁都清楚的,但是若惜若惜此刻的心中却只有了风南天一人。

    只要风南天无事,她即便是孤身一人,与所有人为敌,她也是心甘情愿的。只是风南天如此的沉寂在此,也不是办法,正当若惜考虑和要将他带到什么地方去的时候。

    只见两人所站立的脚下火红岩石,突然剧烈的颤动起来,随即岩石劈啪一声,居然才从中间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

    同时,脚下的岩浆也在一瞬间欢腾而起,冲起老高。一道幽紫色的光芒从那裂缝中呼啸着飞出,却出奇的停留在了风南天的身前。

    若惜大为惊讶,认得这件法宝,正是之前风南天最为钟爱的上品仙器豳天火焱戟,以若惜的智慧,一猜想就能猜出一个大概了。

    确实,这个豳天火焱戟是当初风南天被打入轮回的时候,仙器为了保护主人,才被迫与风南天分散的,如今的双方总算是又重逢了,这也是为什么风南天一靠近天奉雪山,雪山就剧烈震动的原因,那是因为仙器已经感受到了它主人的到来。

    若惜不禁大喜,这豳天火焱戟的或许能够唤回风南天的求生**和神识也说不定。只见那火焱戟在风南天的头顶转了两圈,形成一道幽紫色的光芒进入了风南天的身体。

    只是刹那间的功夫,只见风南天身上那原本透在身上的光矛,都自动的弹出。“轰”的一声,风南天的身上冒起了团团的火焰。

    火焰中,风南天的身体突然凌空飞起,悬空虚浮着,他的身体后仰,一头的长随风舞动,原本千疮百孔的伤口,都在一点点的慢慢愈合。

    这还是因为造成伤口的是神器,若是别的法宝,恐怕连风南天的肌肤也休想沾上。若惜只是静静的站在远处,看着空中的风南天,她原本丢失的信心又忽然回来了,她相信风南天一定会没事的。

    火焰中,风南天的身上,突然自动的逸出了那七彩的光芒,光芒如同一个圆圈,先是套在他的头部,然后沿身体到双脚。

    只见风南天的肌肤突然变的晶莹透亮起来,浑身的骨骼一一的显现,又一一的隐没。最后连那七彩的光芒也一起消失了。

    豳天火焱戟随着熊熊烈火也没进风南天的身体。下一刻,风南天终于是苏醒了过来,他凌空漂浮在空中,身上的神砂仙甲再次蜕变,从幽紫色变成了五彩斑斓色,闪耀生辉,显得十分耀眼,奇怪的是,风南天额头上原本代表天罗仙的月形标记却是已经消失了。

    “风大哥,你~终于醒了啊!”若惜上前,欣喜的道,她现一向镇定的自己,在这一刻,声音居然是控制不住的在颤抖。

    风南天睁开双眼,眼中射出一道七彩的毫光,照射着若惜那美丽动人的脸。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下意识的道:“你是什么人?我认识你吗?”

    若惜的心仿佛是从那炎炎的炽热被扔到了极地的冰窟,瞬间冻结,她幽幽的道:“你~~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若惜啊!”想起风南天曾落入花雨天篆,在神器的威力之下,要想完全不受损,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丧失记忆恐怕是不可避免的,想到这里,若惜的表情,不禁黯然起来。

    “若惜!”风南天使劲回忆着若惜这个名字,每一次,他都能感受到一个倩影从自己脑海划过,却总是如流星一般,无法将它把握。

    望着风南天沉思的样子,若惜手中光芒一闪,拿出了一件法宝道:“这是当初你送我的月天镢,你还说是用来保护我的,还记得吗?”

    风南天只是盯着月天镢,依然没有说话,若惜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她是十分清楚花雨天篆这件神器的厉害的,被它抹去的记忆又如何能够恢复?

    她转过身体,泪珠无声的滑落,她的愧疚和悔恨都在刹那间涌上心头,将她那澄净的心境击的是支离破碎。只听见她那黯然的声音远远传来道:“你说过的,要照顾若惜、爱护若惜的,你怎么可以不管我呢?天界至尊,那是多么荣耀的位置啊!风大哥,你知道吗?多少万年以来,我活的一点都不开心,手下的神将和天王一个个对我都是阳奉阴违,她们所敬畏的只是我的实力,他们巴结我,只是想维持他们的地位。

    我很孤独,所以我选择了那十万年一次的转世轮回,因为我想忘记,我想轻松一回,哪怕这段时间是极为短暂的也好。

    我应该感谢老天给我的这次机会,它让我遇见了你,我很庆幸,庆幸以后漫长的日子里,会出现你的身影,会有你陪伴我的左右,风大哥,若惜已经把心交给你了,你怎么可以无视我的存在,怎么可以逃避,怎么可以选择将我忘记啊!”说到最后,若惜的身体已经转了过来,她不顾一切的扑到风南天的怀里,将他紧紧抱住,泪水早已如那倾盆的大雨一般滂沱而下。

    风南天的双眼的七彩光芒瞬间大盛,他的身体微微颤动着,内心当中也在天人交战着。体内的紫府当中,奔流着那七彩的力量,受到若惜话的刺激,那股力量想要涌入他的脑海,在脑海和身体之间横亘着一股力量,那是花雨天篆抹杀记忆的力量。

    却由于另一件仙器星罗指盘的阻挠,才没有得逞,虽然如此,神器的威力也不是等闲的,它将风南天大部分的记忆都给封印了,换句话说,风南天要恢复记忆,必须要打开脑海内的力量封印。

    七彩的力量是越各界之上的,由于记忆未恢复,以至于风南天无法更为熟练的操控于它,如今受到若惜话语的冲击,倒也算是帮了他大忙了。

    七彩力量奔涌而上,如摧拉枯朽一般,迅的瓦解封印。“轰”的一声,风南天只感觉到脑海中一阵强烈的轰鸣,佛是被人狠狠的砸了一锤一般。

    “啊”剧烈的疼痛侵袭他的神经,他忍不住大叫了起来,身体也从若惜的拥抱当中,挣脱。他的身体凌空飞起,狠狠的撞向了地面。

    “哗啦”一声,一块巨大的岩石顿时四分五裂,风南天的大半个身子陷入那岩石之中。好半天都没有动静。

    若惜大吃一惊,连忙飞到风南天的身边,担心的道:“风大哥,你怎么样了?”

    “劈啪”一声,风南天拂开岩石,从中翻了一个身,仰面朝天,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若惜,却是不说话。

    若惜还以为风南天真出什么事了,当下蹲下身子,还没来得及查看风南天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却见风南天突然迅捷的伸手,一把将若惜拉了下来。

    两个人顿时紧密的拥抱在一起,胸贴着雄,脸贴着脸。若惜下意识的挣扎起来,却听见风南天久违的声音传来:“不要动啊!你不是要我照顾你吗?不抱着我的亲亲若惜,又怎么照顾你啊!”

    若惜的身体一颤,忍不住欢喜道:“你认得我了?”风南天眨眨眼,腾出一只手来,在虚空一挥,那七彩的力量瞬间探出,在空中形成一朵七彩烟云,将两人托起,缓缓的升入高空当中。

    只听见风南天握着若惜的娇手,深情的道:“在我的家乡,曾有一座传说中的酆都鬼城,所有的人在死后,他的魂魄都要进入这个酆都,在酆都之中,有一座奈何桥,桥上有个孟婆,她向过往的鬼魂赠送孟婆汤,喝了孟婆汤的鬼魂,就会忘记前世的种种,包括与之倾心相恋的爱人。若是不喝,就要忍受奈何桥下,忘川河那水淹火炙的痛苦折磨。”

    顿了一下,风南天继续说道:“于是,这些鬼魂都选择了喝下孟婆汤,当他们轮回转生的时候,他们开始惊惶的四处张望,妄图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今生的爱人。‘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即便在茫茫人海,遇见了前世的爱人,他们也已经不识了,因为他们早已忘记。

    若是有一天,我从这奈何桥上走过,我是一定不会喝那孟婆汤,即便是忍受水淹火炙、忍受千万世的轮回,我也一定要记得,记得前世,你是我的爱人。”

    若惜喃喃的说不出话来,望着风南天眼睛,只是不断的流着泪。风南天扶着她坐了起来,温柔的为她拭去脸上的泪珠,微笑道:“若是让人见到堂堂的天界天后也会流泪,恐怕说出去都没人相信啊!”

    “风大哥什么时候也学会不正经了!”若惜的情绪瞬间平复了下来,恢复了以前那冷傲端庄的样子,那是风华绝代的另一种风姿,看的风南天是两眼直放光。

    两人纭纭细语,倒像是有着说不完的话,时间转眼即过,到了第三天,若惜从风南天的怀里盈盈起身,化做一道流光飞向天际,如今风南天已经暂时没有了什么危险,她也要正式的回天界去了,那里还有许多的事情等着她去处理。

    风南天也打算处理完风二娘的事情之后,赶回天界去与若惜汇合,因为他知道,如今的天界已经是风起云涌,危机四伏了,无论如何的危险,他也是要和若惜共同进退的。

    从若惜口中,风南天知道了身上的那七彩力量的来历,那是灭世的力量,于远古最神秘和遥远的洪荒之域,没有人知道,所谓的灭世力,实际上就是仙灵之力、创天之力和那极神之力的结合体,三者的融合就是灭世力的本源力量。

    光有这三种还是不够的,还需要心法的配合修炼才可以驱动和操控他们。也算风南天福缘深厚,在星罗指盘当中就有一种关于修炼灭世之力的秘法。

    之前他无法修炼这种秘法,则是因为灭世之力还缺少了创天之力的加入才算完整。抬头看了看天色,还是那正午时分,离月圆之夜的予炀宫盛宴还有半天的时间。

    当下风南天身形凌空,照例一个仙诀出,将自己隐形。随后又布了一个禁制,他惊讶的现,以灭世力的力量,施展仙诀,居然也是得心应手,并不受丝毫的影响,反而要比以前流畅和迅捷多了。

    这倒是让风南天轻松不少,要是有了新的力量,以前的法诀都用不上了,那可就糟糕了。风南天也是对灭世力充满了疑问和好奇,当下,随手布了个禁制,趁着还有半天的时间,他要了解一下灭世力的构成和属性,为将来去天界做好准备。

    风南天入定其中,神识在多年之后,再次的内视紫府,只见紫府之内,流淌着那七彩的力量,仿佛是一团色彩斑斓的星云,那星云随时的变化着形状和颜色。

    神识在星云之中徜徉,感到无比的舒适,似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风南天可不敢尽情的享受,修行无时间,眼下他还有很多的事情未办呢?

    脑海中,再次的出现那些修炼的秘诀,那座金色的山峰也出现在了风南天的识海,只是这一次,风南天却多了一层了解和体悟。

    洪荒七天域,这就是那修行秘法的名字,共分成七重天域,分别是第一重,迦楼摩破天,第二重,光辉落耀天,第三重,黑暗比旯天,第四重,坍觉昱胜天,第五重,銮殛裂战天,第六重,大轮幻阆天,第七重,九岚灭世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