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七卷 第十五章 虹圣仙曲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卷 第十五章 虹圣仙曲

    仙界的旨意随便找一个仙人都可以传的,这次下界却是张易自己要求的,原因就在于照妖镜的毁灭之上,照妖镜乃是张山等人的祖传之物,这个祖先就是张易。

    照妖镜的毁灭,也意味着自己后代子孙遇到了毁灭的灾难,这是后来张易通过占卜之术大概推算出来的,毕竟是已经生过的事情,他还是算了个**不离十。

    许盏当年在仙界本就与张易有所摩擦,如今灭了张易的后代,这可好,仇怨算是彻底结下了。“张易,你若想公报私仇,我许盏也是眉头不皱一下,但是我请你替我在帝君面前说点好话,不是为我,是为了蓝姑,当年是我一时冲动,连累了她,这几世,她一直在为我受苦,是许盏无能,无法保护于她。”许盏的声音顿时低沉了起来,面对那高耸的古刹寺庙,气氛也变得悲伤起来。

    张易也不禁动容,许盏的心高气傲在仙界也是有名的,当年他连四曲五纵都顶撞过几位,如今却在张易面前低头,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了蓝姑,情之一字当真厉害,张易叹了口气,忽然觉得意兴阑珊起来。

    他原本以为与许盏还有一番激烈的争斗的,因为当年他一直不是许盏的对手,往日强大的对手落拓成这样,他也不好受。

    “既然如此,我就只有尽量了,剔除仙骨,我看还是你自己来好了。”张易也不相信,自己到最后居然应允了许盏的条件。

    许盏点点头,万分不舍的望了白狐一眼,白狐的眼中此时也是泪眼朦胧,它不断的挥舞着自己的小腿,却是怎么也无法将许盏抱住。

    那是神伤魂断的眼神,许盏轻轻抚摩着白狐的脸庞,想起当年的柔情密意,却终究还是要在眼前做个终结了。

    “娘子,相公要走了,张大人的话是算数的,你要好好活下去,有些话~~都说不出来了~最后一次抱你了,不知道我的温暖你是否会忘记,我~~我想,你还是~忘记好了,原本以为,仙人是可以自由的追求自己所喜欢的任何事物的,我曾以为自己足够强大~,只是如今却证明,我的强大,却渺小的连自己心爱~~的人都无法保护,这是否可悲呢?你这个丫头总是很傻的,以后不要在寻找我了,当我已不在是我,还不如忘记来的好,我的决定,我不后悔,哪怕灰飞湮灭,那至少前一刻,我们~~相爱过。”许盏说完,身体毅然弹出,飘浮在空中的他,全身放出强烈的金光,剔除仙骨,不只是散去仙力那样的简单,身体内的仙骨,就好象是一幢建筑的钢架,抽除钢架,建筑也将倒塌。

    最可怕的是剔除仙骨时的痛苦,那就真的像是一个活人在一根根的抽出自己的骨头,偏偏仙人的再生能力强,不会死去。

    “住手”半空中莫名的响起一声娇叱,声音清脆悦耳。两人不约而同的转头望去,只见空中现出了一个美绝人寰的女子。

    那女子一身的粉白罗裙,一头长盘在头顶,珠钗玉器,光芒耀眼,额头上是一枚清晰的月形标记,那代表了天罗仙的身份。

    风南天现任何的词语来形容她的美丽都是一种多余的。尤其那双眼睛,廖若星辰,似乎隐藏着一股无尽的悲伤。“菲雅仙子!您怎么来了。”张易忍不住惊讶起来。

    “菲雅!”风南天的脑中突然闪过这个名字,似乎极为熟悉,一时之间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张仙,帝君最新旨意,让你放了许仙和蓝姑二人。”菲雅冷然道,声音冰冷,让人根本摸不到她的心意。

    “放了许盏,菲雅大人,您没有听错吧?”张易惊讶起来,前一刻,自己才刚从帝君手中领过了旨意,这才过多长时间啊,帝君的主意就变了,这也太快了点吧!

    菲雅脸色一沉,不耐烦的道:“帝君的旨意又岂是你我可以随意猜度的,张仙若是不信,尽可以回仙界当面询问帝君便是。”

    “菲雅姐姐!你说的可是真的?”许盏顿时有种绝处逢生的感觉,对于菲雅,他是再熟悉不过了,两人出自一师,乃是同门,之前在仙界,许盏可是没少闯祸,若不是菲雅在后斡旋,恐怕早就贬谪了,除了蓝姑,菲雅就是许盏最为亲近和信任的人了,因此,她的话,许盏是深信不疑了。

    菲雅朝他点点头,随后道:“只是死罪可免,活罪就那饶了,你与蓝姑情孽缠身,纠缠了多少世了,帝君说,他可以允许你们两个人在一起,条件只有一条,那就是将你们两个的仙籍永久的剔除,你们可愿意。”

    许盏顿时默然,仙籍的剔除他们都可以接受,只是仙籍一去,,就将沦为凡人,到时候生死轮回,就完全无法保留前世的意识,也就是说,相恋的两个人到最后还是要分开的的,说来说去,雷帝的宽待可还是没有宽待多少。

    似乎是算准了许盏的为难,菲雅叹了口气道:“这已经是帝君的最大宽贷了!”“菲雅姐姐,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与蓝姑历经劫难,不过是为了能够永世相守而已,难道如此的小小要求,就这样难办吗?”许盏不甘心的道。

    菲雅苦笑道:“若是真有办法,当年我又何必与你靥大哥分离呢?仙界的传统你又不是不知道,其实所谓的仙规和仙条,都是仙人定出来的,同样的,应该也能改的,只是你必须要有那个能力才行,或许,请一个仙人前辈帮你说话也可以的,可是你我两人在仙界,树敌太多,没人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至于有人帮你,恐怕是不能指望了。”一边说着,她的目光却望向了张易,其话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张易颇为尴尬,自己先前倒真是没存着什么好心,即便是现在心中也是对许盏存有疙瘩,不过以他的修为,只要给他一点时间,这点疙瘩就会完全消除的,那可不想因为这点事情影响了自己的修为境界。

    更何况,菲雅的修为高出他一个层次,他还没有不自量力到跟她顶嘴的地步。“我这里有有颗还身丹,虽然不至于完全恢复蓝姑的功力,但是让她恢复人身应该是可以的。”菲雅接着说道。

    说完,她抛给许盏一粒泛着光彩的丹丸,许盏大为欢喜,正要将丹丸放进爱人的嘴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轰隆一声,划过一道闪电,“好你个菲雅,居然敢假传帝君旨意,胆子够大的。”

    那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响起,风雨不透,天空此时也突然变的乌云密布起来,一团黑云笼罩在戒宁寺的上空,凭添一股肃杀和诡异。

    听见这个声音,菲雅脸色大变,她连忙朝许盏喝道:“师弟,你赶紧带着蓝姑快走,这里由我挡着。”许盏的目光凝固,在瞬间,他终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菲雅一定是不忍心看见他和蓝姑被硬生生的分离,因此才下界的,换句话说,菲雅的确是在假传雷帝的旨意,剔除仙籍,也是为了容日后与雷帝有个交代而已,否则完全篡改雷帝的意思,一旦雷帝震怒,他们谁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张易暗自舒了口气,对于菲雅的胆大他总算是又有领教了,前一次,因为她自己感情上的事情,就曾被禁锢了多年,若非雷帝向来对她另眼相看,恐怕早就严惩了。

    “不,姐姐为我们好,我们怎么能忘恩负义呢?”许盏可是坚决不同意了。“对,菲雅姐姐,我也是不会走的。”还身丹果然功效非凡,不过片刻的时间,白狐就恢复了人身,连带着她前世的记忆也彻底舒醒,虽然是妖的本体,却有着蓝姑仙子的记忆。

    “蓝姑,你终于醒了!”许盏高兴的道。“相公,我不会在与你分离了。”蓝姑深情款款的道,两人目光交接,尽是那至死不渝的情意。

    “张易,帝君好不容易信任你一回,你却连芝麻绿豆的一点小事都无法办妥,你可知罪。”虚空中,一阵晃动扭曲,顿时现出了一个人来。

    那人有着一头如彩虹一般的头,根根竖起,在头顶弯曲飞舞着,如同那彩色的火焰,他的脸上棱角分明,五官端正和谐,额头上是一轮金色的太阳印记,他身着一身淡蓝色的长袍,上面满布那细密的鳞片。

    “参见虹圣仙曲大人!”此人一出现,张易和菲雅都是不敢怠慢,连忙行礼,来人正是四曲中的虹圣仙曲,在仙界位高权重,并不是他们这些小仙人可以比拟的。

    “许盏,当年你一意孤行,至今都无悔改,莫非真要到那无可挽回的地步吗?”虹圣仙曲对着许盏沉声道,许盏当年在仙界也算是甚有名声,原本是最有希望升上高位,与四曲五纵平起平坐的,当时就有几位前辈对他期望甚高,虹圣仙曲便是其中一位。

    在见到昔日的期望堕落时,他除了失望之外,也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许盏只有苦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易执行不利,自然要略施薄惩,菲雅知错再犯,当由帝君定夺,恐怕沸邑图中的惩罚也是免不了的。”虹圣仙曲冷冷的道。

    仙界多年来一直萎靡不振,让神天两界欺压,除了本身古仙术的失传以外,他自认与仙界的松懈管理也是分不开的。

    虹圣仙曲执掌仙界铁律多年,铁面无私是谁都知道的,即便他对许盏两人另眼相看,也是无法相帮的。他这一出面,许盏和菲雅顿时无话可说,只有认命的份。

    即便是两人一起上,也不是虹圣仙曲的对手,更何况,真打起来,他们可就与仙界为敌了,那种后果恐怕更惨。

    “许盏,你们两个是自己剔除仙骨呢?还是由我收回你们的仙籍?”虹圣仙曲出最后的警告道。“哈哈,真是笑死人了,仙界没想到还有这种丑事存在,仙人更是婆婆妈妈,一点也不爽快,难怪这些年来没有什么长进了。”另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半空响起,荡起的阵阵回音,厉久不绝。

    众仙都大为骇然,身为仙人,居然让人欺近到了身边都不知道,可见此人修为的可怕。虹圣仙曲却是依然镇定,只听见他朗声道:“阁下何人,藏头露尾别是见不得人吧?”

    “笑话,我叶添行事从来光明正大,今天不过是偶尔路过而已,闻说仙界纪律严明,今日倒是要开下眼界啊!”说话间,空中飞出一枚绿叶,绿叶缓慢升起,现出了一个人来。风南天不禁惊讶起来,那人不是金刚天将叶添还有谁。

    以狐妖为引,上界仙人是一个个的出现,倒有点像是事先约好的一般,叶添的出现又凭添了一些变数,要知道天界如今该是有点动荡了,按理天界之人,是不可能在随意的出现在别的地方了,可是叶添却在这里出现了,莫非天界又有了什么未知的变动不成。

    风南天思忖之间,也正好是虹圣仙曲为难之时,原本处理许盏等人的事情是仙界的内部之事,让叶添这么横插一杠,倒有点让人看热闹的意思了。

    即便是许盏等人的事情急需处理,当着一个外人的面,他也是不能让仙界丢这个人的。当下,眼珠一转,虹圣仙曲转移话题道:“天将大人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水蓝星,恐怕另有目的吧!”叶添脸色一沉,冷笑道:“仙曲大人倒是话锋转的快啊,我看你还是早点处理手中的犯人来的合适些,这样的话,我回天界的时候,会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的,否则~~”

    虹圣仙曲脸色大变,毕竟仙界多年来是处于神天两界之下,尽管仙人心中不服,但是表面却还是无法违抗天界的命令的。

    只是这样一来,传出去的话中,必然认为仙界向天界低头,连自己的仙人都无法保护,那么仙界的脸面势将丢尽,这个罪过却是连虹圣仙曲也是无法承接的。

    说来说去,就是一个脸面的问题,这问题一牵扯到整个仙界,可就是大问题了。

    风南天明白该是自己出面的时候到了,老实讲,他对叶添并没有什么好感,甚至可以说是有仇了,当年若非叶添和毖芒枭王出手,他又何至于被打入轮回,受苦。

    至于仙界,他也是不愿意沾惹,只是偏偏,他想起了那个菲雅的来历,如果风南天所料不差的话,菲雅该是靥洫天魔所钟情的女子了,这一点,天魔当年讲过。

    即便没有受许盏和蓝姑的恋情所感,光是看在天魔的份上,他都要站出来说句话的,更何况,叶添的飞扬跋扈,是他早就看不顺眼的。

    “哈哈,叶添大人,好久不见啊,真是想死兄弟了。”风南天隐形的身体在空中突然现出,如同一道七彩彩虹划过,瑰艳美丽。

    “风南天,你怎么~会在这里?”叶添忍不住惊讶道,对于风南天他可是在清楚不过了,如今的他可不同于往日,身具灭世力的风南天已经再次脱胎换骨,谁都知道灭世力乃是宇宙间最高层次的力量,风南天有此机缘,日后成就可以预见。

    只凭这一点,叶添就不敢小看,更何况他的身后,还有天界的至尊天后撑腰,再借叶添十个胆,他也是不敢对风南天怎么样了。

    “哦,我看叶天将闲的很,到处乱逛,不巧,我也是这个心思,这不,咱们就遇上了,真是巧啊!”风南天有一句无一句的应承道。

    叶添才不相信风南天所说的鬼话呢?只是表面可不敢表露出来,他换了一副笑脸道:“是啊,真巧,风兄弟如今可真是神采奕奕修为大进啊!”

    听说风南天三个字,除了许盏和蓝姑之外,其余的菲雅三人都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看着风南天,似乎都没有想到,创造出一系列传奇的人居然是眼前这个人。

    风南天可是没有功夫和叶添废话,他淡的道:“兄弟最近闲的无聊,正想找个机会与叶大人好好的聊一番呢?知道叶大人是否脸啊”?

    “别,叶某此趟出来,可是有公务在身的,这就要走,与风大人的相会,恐怕要等到下一次了,来日方长啊,叶某这就告辞。”说完,叶添身形一阵旋转,整个身体突然消失于半空中。

    众人顿时愕然,谁能想的到一个堂堂的天将居然会说走就走,摆明了是因为风南天的关系嘛!早知道风南天厉害,没想到却能把一个天将给吓走了。

    “仙曲大人,风南天有一个请求,不知是否可以说得?”对于叶添的离开,风南天也不禁舒了口气,虽然最近修为狂涨,自信心也大为提高,却不代表他一定可以击败叶添。

    虹圣仙曲可是知道风南天的大名,当下客气的道:“风兄弟不用客气,有话但说无妨。”

    “不知道仙曲大人可否看在我的面子上,将他们的罪行都赦免了!”风南天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众人都是大出意料,怎么也想不到风南天居然会替他们说情。

    许盏不由对风南天大生好感,一个刚刚初识的人就替自己说话,即便虹圣仙曲无法应允,自己也是心存感激的。

    果然,虹圣仙曲为难的道:“这个,风兄弟有所不知,这些人的罪过可大可小,都是由帝君所钦定的,若非帝君言,我等实在没有权力做主。”

    风南天眉头一皱,顿时换了个念头道:“那不如这样好了,劳烦仙曲大人跟帝君说下,让他暂时不要治菲雅仙子和许盏三人的罪,等我去往仙界的时候必然给个解释。”

    虹圣仙曲虽然十分疑惑风南天与菲雅三人的关系,却也不便多问,当下点点头道:“这一点,虹圣自问可以办到,风兄弟放心就是。”风南天掌握古仙典籍,这一机密,身位四曲五纵之一的虹圣仙曲自然是知晓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