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七卷 第十六章 天儇螯蝎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卷 第十六章 天儇螯蝎

    风南天此刻就比拿了尚方宝剑一般,仙界仙人,谁也不敢得罪于他。能够得到虹圣仙曲的肯定答复,风南天还是十分高兴的。

    却不知人家虹圣仙曲的心中更为欢喜,仙界此举等于是授予风南天恩惠,有了这点恩惠,日后仙界若真有求于他,他也是无法拒绝的。

    “既然有风兄弟为你们开口,那就算你们运气好了,张易,你先跟我回仙界复命去吧。”说完,他的身形当先腾起,冲上云霄消失不见,原本以为下界是一件苦差,如今看来,不但不是,反而是无意中立下了一件大功了。

    虹圣仙曲一走,张易日自然是呆不下去了,连忙跟上,他还真怕许盏和菲雅两人回头找他们算帐。“多谢风大人大力襄助,我等感激不尽。”菲雅三人连忙上前答谢道。

    “免礼,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此事远没有到乐观的程度,不过我会尽力的。”风南天微笑着点点头,安抚三人道。

    “请恕菲雅冒昧,风大人虽然曾贵为仙界天罗仙,却是与我们等素未谋面,今天怎么~~?”菲雅憋了半天,终于是将心中的疑问倒了出来。

    风南天淡淡一笑道:“若说原因,也是可有可无的,我之所以为你们出头,一是因为明白世间真情难得,并不想看着你们硬生生的被分散,至于菲雅,则是与我一位好兄弟有关。”“好兄弟?”菲雅顿时惊讶起来,襄救自己,又与那兄弟有什么关系。

    “不过,我那兄弟名叫靥洫,乃是魔道中人。”风南天直言不讳的道。“居然是他!”菲雅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她急切的道:“他在哪里,最近怎么样了?一切可好?”

    风南天点点头,回答道:“我与他分开也不少年了,也不知道如今他到底怎么样了,不过以那小子的蟑螂命,是不会轻易的完蛋的。”

    此时那蓝姑也飘到风南天的身前,盈盈施礼道:“多谢风大人。”“不敢,我身有要事,这里恐怕是不能多呆了,临行之前,倒有几句话要赠予。”风南天的表情突然变的郑重起来。“风大人但说无妨。”毕竟刚为人所救,许盏的洗耳恭听姿态倒不是装出来的。

    “相爱在心,永恒并不受丝毫的时间限制和阻隔,若是相知,瞬间即是永恒。世间的磨难永无休止,却都不过是检验真爱的一道道关卡而已,我心不变,纵使千年万年,最终也会迎来相见之日。”风南天的身形随着声音渐行渐远,直到缥缈不闻。

    “想不到风大人还是个性情中人,我们遇见他,算是福气了。”许盏望着风南天消失的背影,喃喃的道。“灭世之力,多少年来,终于是出现了,看仙曲大人对他的态度,也许我们离那无碍厮的那一天不会太远了。”菲雅现,自己的未来突然变的明朗清晰起来,再也非是以前那样遥不可及了。

    再次踏上去往天界的道路,风南天并没有感到丝毫的轻松,相反,之前菲雅他们的事情并没有彻底解决,那古仙典籍迟早是要给仙界的,但在这之前,风南天自然是要漫天要价,多赚点甜头才行,否则,过了这村可没那店了。

    有了这个因素,他才有把握插手这件事情,这也与风南天的性格吻合,那就是谋定后动。靠着豳天火焱戟的护身,加上光辉天的功力境界,风南天在星空中所挪移的度明显的加快了。七彩的光华在星际中滑行而过,留下了一大串长长的尾巴,如同烟花绽放,甚是好看。

    身形一闪,风南天的度慢了下来,眼前出现了一大片奇怪的星域,星域之内,满布一种如同树冠状的淡黄色之物,密密麻麻,又好象那残破不堪的蜘蛛网一般,不时的漏出一个个破洞。树冠状的物体之间,不断的探出一些大小不一近乎透明的气泡,气泡之内,是那一只只如同蝎子一样的怪虫。

    “这里该就是天儇幕了吧!果然诡异!”风南天自言自语的道。天儇幕位于烨阑边的最外围,就仿佛是天河之余仙界一般,是一道坚固的防御。

    天儇幕本身是由一种天儇的植物所生长而成,天儇的生长能力极强,这一点,与当初风南天在堰岢星上所遇见的疟灭藤十分的相似,但是也有不一样的地方。

    天儇的韧性与庞大甚少有植物所能比拟,它以一个又一个的宇宙星球为支架来进行蔓延,所连接的空间散乱张开,与树梢差不多。

    天儇本身是千变万化的,里边寄居着无数的强悍生物,这些生物大都是以天儇的汁液为食的,一个个都恐怖的变态。

    就拿那些透明气泡内的怪虫来说吧,那怪虫名为螯蝎,卵生动物,刚出生的时候,呈为半透明的颜色,直到破开气泡,颜色会逐渐的生变化,体形也会急剧的生长,最后成为赤红色,全身的壳坚硬如钢铁,口喷烈火,度奇快,错非是灰飞湮灭,否则它可以借助天儇汁液重生的。

    到了这里,风南天可是知道要慎重了,当下,他运转灭世之力,七彩光芒配合着豳天火焱戟,环绕在他的身体周围,渡天诀也是掐动着,准备随时释放。

    并非是风南天故作紧张,而是他认为有这个谨慎的必要,随着功力和阅历的增多,他再也不是之前那个横冲直撞的风南天了。

    那天儇形成一个个破烂的帘幕和孔洞,风南天身形小心翼翼的在其间穿行,天儇增长极快,也许前一刻还是个稀稀拉拉的空洞,但是下一刻空洞就被天儇填满。

    穿过一大片密集的天儇,风南天忽然现自己居然迷路了,身前左右全是那天儇,倒好象是将他围了起来一般。

    一株株的天儇从四面朝他伸出了树枝,仿佛人的爪子一般。风南天再笨,也知道。是天儇开始攻击了,他倒也并不畏惧,更多的是好奇。

    “豳天火雨!”他大喝一声,手中豳天火焱戟现出原形,出现在他的手上,火焱戟如风车般在他身前旋转,那无数的火点四散开去。

    犹如星星之火,瞬间燎原,灭世力所凝结的火焰,使焚炎的威力又提升了一个档次。只见天儇出如同婴儿一般的声音。瑟缩着想要撤退,却终究逃不过烈焰的吞噬。

    被燃烧的天儇像枯枝败叶一般,飘散在空中,最后化成灰烬。外围的天儇似乎知道厉害,都退的远远的。

    风南天可没有松懈下来,果然,随着天儇的退出,那无数的气泡现了出来,里边的螯蝎纷纷破泡而出,天儇是他们的栖身之所,风南天等于是毁了它们的家,它们当然不会甘休。螯蝎一只只的出现空中,见风就长,身体可以长达十几丈,那密密麻麻的样子,就仿佛是遇见了一个庞大的银河舰队。

    尽管风南天见惯场面,也不禁为螯蝎的庞大而感到惊讶。很快的,螯蝎就动了攻击,那种攻击并非是杂乱无章的,相反,还是有一定的秩序。

    它们排列成一对对,一排排的集中攻击,井然有序。一道道的火舌从它们口中喷出,那巨大的螯钳更是挥舞着,显然是要限制风南天的活动空间。

    螯蝎的叫声,十分让人惊悚,声音嘶哑,仿佛是玻璃被坚石划过的声音,尖锐而刺耳。风南天可也有点受不了了,谁要是呆在这里,老听这声音,还不得要疯了不成。

    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动用任何的印诀,而是直接用火焱戟的本体来攻击,它就犹如那威武的天神一般,毫不犹豫的冲进蝎群中。

    火焱戟左右出击,犹如蛟龙出海,一击必杀,螯蟹那坚硬的外壳,根本就无法抵挡豳天火焱戟的锋利戟尖,火焱戟刺入它们的身体,一挑一划,跟着送入焚炎。

    “轰”的一声,一只只的螯蝎在惨叫声中化成灰烬。风南天的身影忽闪忽灭,随处出现,螯蝎根本无法掌握其踪迹,更别说打击到他了。

    杀了不过盏茶的时间,风南天就感到不耐烦了,这螯蝎可不像天儇那样的识时务,知道知难而退,它们前赴后继,悍不畏死,原本风南天还想锻炼一下筋骨,现在却连这点兴趣也丢失了。

    “真是找死!”风南天冷哼一声,身形突然从螯蝎群中退出,火焱戟旋转飞舞的火影停了下来,烈焰升腾下,凭添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气。

    “灭日天焱!”风南天大吼一声,火焱戟瞬间光华大涨,那火红色的烈火如幻影一般急剧的出现,越来越多,不断的在风南天身边集结。

    一重重的幻影一层层的套结,风南天张手一挥,那火影形成八条旋转的火柱朝外轰去。四周正好有八股螯蝎,风南天的攻击,是早就算好的,一点都没有浪费。

    八道火柱冲进蝎群,燃烧的同时,还造成了一系列恐怖的爆炸。火柱隆隆的远去,最后一个旋转,又重新回到了风南天的身前,光芒一闪,风南天的手中顿时出现了豳天火焱戟的样子。至于周围的蝎群,早已经一扫而空了。

    风南天可不敢在停留了,要是再来一群螯蝎,他烦都要烦死了。当下身体朝前扑去,眼前的天儇似乎无穷无尽,没有尽头,风南天只是认准了天界的方向,出天儇,只是早晚而已。谁知道天儇没有出去,倒是遇见熟人了。

    穿过又一片天儇,眼前是一大块漂浮的陨石带,这片陨石群,出奇的没有被任何的天儇覆盖,陨石着五彩斑斓的光芒,时闪时灭,透出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味道。

    陨石带前,此时正飘着一人,火焰形的黑白色长,黑绿色的甲胄,不是刚刚与之分手的金刚天将叶添还有谁?

    眼前一片开阔带,风南天就是想躲也是不可能了,更何况他也没有打算躲的意思,其实对于天界一行,他并没有多大的把握能帮的上若惜的忙,只是相爱的双方,祸福与共,他是不会逃避的。

    “叶天将,咱们可真的是有缘了,又见面了。”风南天隔着老远就主动打起了招呼。叶添也是早已现风南天的身影,心中虽然暗自叫苦,表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

    只听见他满脸堆笑道:“哎呀,风兄弟啊!真巧,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莫非你也是要去往天界?”叶添直到现在才想起这个问题。

    风南天微微一笑道:“正是,老实讲,天界的路我还不怎么熟悉呢?正好,遇见了叶天将,我可就省心了啊!”叶添忍不住皱了皱眉,自己千方百计想摆脱对方,没想到却还是让人纠缠上了,不过对于风南天来天界的动机,叶添显然更感兴趣。

    对于天后与风南天的关系,他也大概的猜到一点,正因为如此,他才知道风南天的难惹,毕竟之前自己是得罪过他的,换了是他自己,也难保不记恨的。

    叶添回答道:“我最后是要回天界的,只是叶某奉了天后旨意,有任务在身,恐怕还要耽搁一点时间。”风南天心中一动,若惜居然派遣叶添办事了,那么看来,她是有所行动了。当下释然道:“无妨,反正我也是无事,不如与叶天将一起去办事好了,办完了,咱们一起去天界。”

    叶添张嘴正要拒绝,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换了一副口吻道:“那也可以,咱们就走吧!”风南天一愣,倒也没有想到叶添居然答应的如此爽快。

    当下在叶添的带领下,朝前飞去,叶添毕竟是天界之人,对天儇的了解和熟悉自然要过风南天多多,这一飞行,风南天顿时现自己之前走了不少的冤枉路。

    叶添飞行霸道的很,直接用伏天剑在前面开路,管他天儇和螯蝎,统统杀掉。其实想想,那是最正确也是最快的办法。

    天儇和螯蝎繁衍极快,加上生命力极强,根本不怕伤亡。就这样过了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叶添突然停了下来。

    风南天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呢?却听见叶添疑惑道:“你怎么不问我奉命的是什么事情?”风南天差点没笑出来,搞了半天居然是这个问题。

    他偏着头道:“你这不是要告诉我吗?我还用问什么?”“呵呵,有意思,我现在知道天后为什么喜欢~~噢,没什么,我是要告诉你我的任务。我是要去请一个人!”叶添突然现风南天的性格也是不错的,当下朝他直言道。

    “请一个人?”风南天惊讶起来,以叶添金刚天将的身份,居然要亲自动身去请,可见这个人身份非同小可。

    “是的,这人乃是天后指明一定要请的,她也是我们天界之人,却并不受天条管制,名号叫做封赢大祖,她就在这天儇之内的煦浪葑上隐修,多年来,一直无人知晓,若不是天后告诉于我,我也想不到她就在天界的眼皮底下的。”叶添一五一十的解释道。

    风南天见他提起这个封赢大祖的时候,一脸的肃然起敬,那种恭敬绝对是自肺腑真心的,来不得半点虚假。

    “噢,天后怎么突然想起要请这个封赢大祖的!莫非有所要事?”风南天疑惑道。“天后没有跟你提起吗?天界要举行一场星河水宴,几乎天界有点来头的天人,都受到邀请了,至于天后的本意,那就不是我所能猜到的”叶添回答道。

    “原来如此!”风南天点点头,表示明白。说话间,两人已经到达了另一个奇异的地方,这里的天儇曲折无比,叶添神色凝重,并没有祭用那伏天剑。

    叶添的度开始提了上来,忽快忽慢,时上时下,到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影子,风南天也跟着严肃起来,这里的天儇似乎组成了一个阵法,还是很厉害的一种。

    他的身影跟在叶添的身后,寸步不离,保持着相等的距离。即便是如此快的度,两人也足足移动了半天的时间,才从天儇中窜出。

    “啊!真漂亮啊!”望着眼前的空间,风南天忍不住出一声赞叹。空中漂浮着一个巨大的蔚蓝色光晕,跟气泡差不多,气泡之中,是一个悬浮着的6地,呈不规则的圆形,6地上端山峰耸立,还有一座瑰丽无比的水晶宫殿,散着七彩光芒。

    “这就是煦浪葑了,封赢大祖的隐居之地。”叶添在一旁也是感到绚丽,因为他也是第一次来这里,根据天后的描述,他才能确定的。

    两个人飘到煦浪葑之前,近看更不得了,那水晶宫殿棱角分明,光滑无比,最奇特的是那蔚蓝色光晕,如同水浪波纹一般,摇曳荡漾,甚是好看。

    “咱们进去吧!大祖性情古怪,如非大祖开口询问,风兄弟,你可千万不要擅自开口,免得耽误天后的事情。”叶添也算乖巧,他怕风南天口不择言,搅了他的任务,又不好意思直说,就把天后拿出来做挡箭牌了。

    风南天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当下也不介意,毕竟是为了若惜嘛!他点头道:“叶天将放心好了,我就当进去长长见识,随便看看。”

    叶添放下心来,两人随即朝光晕飘去,身形隐入光晕之中,就仿佛真的被海水包裹一般,感觉四周一片清凉,舒适无比。

    眼中所见,倒也有一些十分细小的鱼儿在身前游过,一切都感到不可思议和新鲜。舒适的感觉持续了有一段时间,两人都感到身体一轻,已经是出了光晕,降落在了那大6之上。整个大6由低到高,树木繁盛,山石嶙峋,鲜花盛开,最重要的是那蕴涵无比灵气的空气,若是修真者在这里潜修,修为度至少能提升两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