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七卷 第十七章 煦浪重山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卷 第十七章 煦浪重山

    大6的最高端,便是那水晶宫殿了,它坐落于一座高峰之上,宫殿脚下是两个斜撑开去的边角,上面才是宫殿主体,整个宫殿几乎就是一个球体,在正中的位置张开了一道口子,显然就是那入口。

    两人降落在宫殿门口,只看见叶添身形凝立,朗声道:“天界太上浮元天后座下金刚天将叶添同荒域传承者风南天求见封赢大祖。”

    声音平稳,似乎每一个字都保持着同一声调,没有任何的变化。风南天不禁苦笑,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荒域传承者的身份。

    “荒域传承者?请进。”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声音似乎九玄天外,飘忽不定。风南天两人面面相觑,都没有想到封赢大祖居然这么好说话。

    “难道这个荒域传承者的身份真的管用吗?”风南天不禁暗暗自嘲。

    两人踏进宫殿的入口,却听见那声音再次响起道:“等等,我是说让风南天进来的,什么时候允许其他人进来了?”

    两人顿时愕然,叶添做了个让风南天先请的姿势,自己却是一脸的苦笑。风南天算是知道这个封赢大祖的威势了,他摇摇头,当先朝里边走去。

    至于叶添,那就让他等着吧。宫殿之内,是一条光滑晶莹的甬道,才走了几步,风南天就感到脚下一阵晃动,一股庞大的力量朝他涌了过来。

    风南天眼中的惊讶一闪即逝,随即放弃了抵抗,光芒闪过,他的人已经被传送了开去。下一刻,风南天现自己站在了一个水晶平台之上,四周是一个封闭的水晶房间,四四方方,并没有任何的出口。

    平台之前,端坐着一个国色天香的美女,即便是见惯美女的风南天,也是忍不住出一声赞叹,那是绝对可以与若惜相媲美的绝色。

    她身着一袭淡蓝色的罗衣,一头的长修剪的整整齐齐,从短到长,散碎却又不失层次,那完美的脸庞即使是最精巧大师也是难以刻画出来。

    她的晶莹双耳戴着一对精致的耳环,闪闪光,那高耸的胸前,挂着几串独特的项链,隐隐泛着流光,那放置在双腿上的手臂,倒有大半是裸露着的,晶莹的肌肤足可以与水晶玉石相媲美。她的两手交叠在身前,做了个莲花印诀,给人的感觉是一种极为静态的美,而且还是那种百看不厌的那种。

    在这个女人的身上,风南天所感受到的创天之力是十分强大的,那是一种含而不露的力量,预示着她对创天之力的领悟和操控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错非风南天修炼了洪荒七天域,又身具灭世之力,是根本无法感悟到这些的,从另一方面来讲,此刻的风南天已经与过去的那个风南天有了天壤之别。

    直觉上讲,风南天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若惜要邀请的封赢大祖了。“风南天见过大祖。”他稍微客气了一下,却并没有挪动身子,更没有任何的施礼动作。

    “你~就是风封赢大祖的双眼瞬间睁了开来,一股铺天盖地的创天之力随即朝他涌来,大有将他覆灭的意思。

    那黑色的力量四面八方冲来,根本没有任何的征兆。虽然如此,风南天却是有所准备的,灭世力从形成一面光罩,虚浮在他的身体表面。

    创天之力与灭世力进行了一次正面冲撞,一瞬间,风南天差点没有被吞噬,他就仿佛是那大海中的孤立礁石,四周全是那滔天的巨浪,要将他吞噬和毁灭。

    风南天顿时吃力起来,这个时候,反而检验出他这段时间的功力修为来了。无论创天之力如何的冲击,他都屹立如山,灭世力虽然如同那烛火一般不住的摇动,却是依然坚强的没有陨灭,尽管风南天面红耳赤,尽了全力。

    “咦!果然是灭世之力,哼,我倒是要看看你在我的重山瓶下能支撑多久?”封赢大祖冷哼一声,手中飞出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晶莹玉瓶。

    那玉瓶飞到他的头顶,形成一片白色的光幕,正在缓缓的下落,随着玉瓶的下落,风南天开始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压力,他的身躯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尤其是双脚。

    身上压的重量何止千万斤,风南天自问,如果挪移几座大山,都是举手之劳,但是这个小小的玉瓶,显然重量无法衡量。

    闷哼一声,风南天的后背终于开始弯曲了起来,额头上满布细密的汗珠,正在一滴一滴的往下落。看着封赢上人冷笑的面庞,风南天第一次现自己对美女也有厌恶心理。

    如果自己不受她容颜所惑,如果自己一进来就高度戒备,甚至如果自己不跟随叶添进来,恐怕就不会受这辱了。

    说来说去,还是要怪自己,暗自叹了口气,风南天的脑海中不由的闪过了若惜的身影,他不由感叹,还是若惜才是真正对自己好的。

    虽然形势十分的恶劣,风南天却也不会轻易的服输,他全力运转起洪荒渡天诀,随即毫不犹豫的召唤出两件准神器,豳天火焱戟和星罗指盘。

    两件神器加上渡天诀的引导,威力自然不同一般。“轰”的一声,两件神器如同那尖锐的锋刃一般瞬间破开头顶的白色光幕,“叮叮”两声,两神器顿时撞在了重山瓶上。

    这下子可就捅了马蜂窝了。那重山瓶乃是一件罕见的上品神器,本身可以搜罗万象,装下千山万水,重量自然非同一般,与那巽风真人的巽离鼎性质差不多。

    重山瓶口本身加了封赢大祖的一道封印,如今让两件神器一撞,顿时将封印撞开,这下子里边的东西可就掉了出来了。

    山峰有形,流水无状,先出来的就是那千溺河水,这是当年封赢大祖在极炎之地所收取的一条河流,名之为水,属性却是属火。

    流水炎炎,比那岩浆炽烈百倍,这一奔涌而出,顿时将房间溶解,紧跟着出来的是不棱之山,那是由无数三角黑石所组成的,本身锋利无比,坚硬如钢。重山瓶垂直而下,顿时将这座山峰也给甩了出来。

    山峰飞撞而出,庞大的体积顿时将小屋撑爆,轰隆一声,重山瓶随即飞到了外面的空间。无数的山峰流水甚至是一些古怪的东西都跟着掉了出来。

    水晶宫殿顿时千疮百孔,几乎崩溃,这一切所生的时间加起来都不过五秒钟。封赢大祖根本没有想到风南天会在重山瓶的重压下挣脱。

    等到她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身为重山瓶的主人,她自然知道神器的厉害了。当下她开始掐动印诀,试图重新控制重山瓶。

    风南天更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捅了个大篓子,那些飞出来的东西,差点没把他压死,要是他还在原地的话。

    水晶宫殿之外,叶添原本还在耐着性子等待的,谁知道没过多长时间,就听见宫殿之中,出一阵阵轰隆隆的声音。

    紧跟着,宫殿的顶端突然破开,从中飞出了一道白色光芒,随即现出了一个倒立的瓶子,里边不断的有东西飞出。“重山瓶!”叶添忍不住惊叫出声,飞升天界多年,他如何能对这件神器感到陌生呢?

    紧跟着,宫殿再次破开了一个口子,这次出来的是风南天,他全身宝光环绕,后面跟着出来的,却是封赢大祖。

    随着两人的出现,那水晶宫殿,在瞬间就被一座高山给取代了。不过是片刻的时间,整个大6都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封赢大祖漂浮在重山瓶之上,手中不断的打出印诀,看那样子,想是要将那重山瓶的封口重新封印,否则不用等到大6被击毁,恐怕也会被那千山万水给压沉了。

    此时的整个大6已经被毁掉了不少,上面的石块和小块断裂的6地,纷纷掉进那蔚蓝色的光晕之中,溅起一阵阵的水花。

    风南天此时与叶添便只有干看的份了。“风兄弟,这~这是~怎么回事啊?”风南天莫名其妙的苦笑道:“我怎么知道?我一进去,封赢大祖就出手攻击于我,我总不能束手待毙吧!她拿那瓶子来压我,我这一反抗,就把那瓶子给击飞了,那瓶子是神器吧,居然可以装那么东西,真是好宝贝。”

    风南天两手一摊,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眼睛里却是望着重山瓶的样子,满是渴望的神色。叶添差点没有晕倒,风南天居然一点也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先不说神器所造成的后患,单只他与封赢大祖顶撞这个罪名,恐怕就是不轻,那样的话,连带着自己这个引路人都逃脱不了干系。

    这个时候叶添倒有点后悔带风南天前来了,原本他也是考虑到了封赢大祖不会轻易的接见他的,若是凭着风南天荒域传承者的身份,或许还有点希望,因为三界之中甚少有对洪荒域不感兴趣的人。

    只是他千算万算,却漏了封赢大祖的举动了,叶添正在筹谋对策的时候,却听见封赢大祖突然对着他们喝道:“你们两个小子,还不过来帮忙,莫非真要等到这重山瓶毁了本大祖的老巢不成?”

    叶添一愣,若是能够挽回一些煦浪葑的损失,或许能为自己开脱一点也说不定。叶添想着,这才拉着风南天飞了上去。

    “你们两个帮我扶正瓶子,我来将它重新封印。”封赢大祖开口嘱咐道。叶添倒是十分痛快,当时就催动功力帮忙了,风南天却是犹豫了一下,仔细想想,人家刚才也许是在试探自己,若是自己一直记仇,反倒显得小气了。

    当下,灭世力出,打算将已经涨大成足有一人高的重山瓶扶起。那重山瓶看着毫不起眼,重量却是十分惊人,以风南天的估计,里边至少装着几个星域的分量,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两人尽管都有着强大的神通,但是真正移动重山瓶却也是费了劲了。瓶口朝下横放着,两人身上光华大盛,却也不过是蜗牛一般,一点点的翻上来。

    “笨蛋,一个抬瓶口,一个压瓶尾,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啊!”封赢大祖见两人吃力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骂道。

    风南天虽然十分不耐,却也知道她说的乃是实话,当下,风南天压尾,叶添抬瓶口,果然,重山瓶相对之前轻了许多。

    封赢大祖随即打出一道道的白光,之前掉出来的河流或是山峰纷纷缩小,再次回到了重山瓶中,最后,大祖出一道蓝色的光幕,沾在重山瓶口之上,封印就此完成。

    这可让风南天大开眼界,收回重山瓶,封赢大祖便静静的打量着两人,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似乎对于两人的兴趣出了她对别的兴趣。

    风南天两人面面相觑,都觉得自己与那被观赏的动物差不多,浑身的不自在。半响才听见那封赢大祖淡淡的道:“我曾以为传说永远是传说,当不得真,如今看来,却是我孤陋寡闻了,风南天,以你如今的修为至少要出天将之上,几可与天界的毗罗六天王相等了,以此类推,你的境界至少应该修行到了功法的中段了吧?”

    风南天轻轻摇头道:“我所修炼的乃是洪荒七天域,共分七重境界,每重又分三层,如今我不过是刚修行到第二重的第二个境界而已,也就是刚刚入门罢了。”他倒也没有打算隐瞒的意思。

    封赢大祖和叶添同时张大了嘴,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才到第二重就已经拥有了天王的实力,若是修炼到最高境界的第七重,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

    看着封赢大祖张开的樱红小口,配上那惊讶的表情,也别有一番诱人的滋味,若非如此,风南天还以为她就只有那冷冰冰的一面呢?

    封赢大祖伸手轻轻一挥,顿时将两人裹起,光芒一闪,两人已经到了一片茂盛的树林当中,这里鸟语花香,扑鼻而来的都是那浓郁清香的天然灵气。

    树林当中有一片空地,上面出现三个圆形的石凳,正中是一个小圆桌,倒好象是早就预备好了一般。前方是一条清澈的河流蜿蜒流淌,此时的封赢大祖脸上已经冰峰解冻,只见她虚空弹出一指,一道黑色的光芒弹上半空,随后如烟花一般爆散开,落到地上,钻入土中,消失不见。

    不过片刻的时间,只见那泥土中一阵翻滚,随后钻出三个小人出来,那三个小人粉雕玉琢,身形如同三尺小童一般,头上统一的是一个冲天辫尾,颈上挂着项圈,身上却偏偏穿着一袭红色大长袍,长袍倒有大部分是拖在地上的。

    三个人一出现,都同时朝那封赢大祖跪拜,口中咿咿呀呀,也不知道再说着什么,想来是一些称颂的话。“今天来了两个尊贵的客人,你们下去好好安排一下,务必把最好的东西拿上来,若是伺候的好,我就开启你们的灵智,给予你们应得的力量。”封赢大祖示意风南天两人坐下,自己也盘膝坐下,这才吩咐道。

    三个小人又是一番咿呀,随后不停的叩头,然后三人就势头朝下,一头扎入土中,消失不见。看着风南天好奇疑惑的眼神,封赢大祖微笑着解释道:“它们都是煦浪葑的原始居民,乃是土眩之晶所化,吸收天地灵气多少万年,才化**形,我叫他们土灵人,算起来,我倒是后来的入侵者了,哈哈!”

    “土灵人!有意思!”风南天轻轻颌道。“土眩之晶!我的老天,我说怎么这里灵气这么重呢?尤其是这树林,茂盛的反常,植被似乎都有了自己灵性了,莫非,那土眩之晶就在这地下不成?”叶添随即提出了自己的预测。

    封赢大祖点点头,表示赞赏,随即冲着风南天解释道:“土眩之晶乃是十分难得之物,本身虽名土眩,却是没有确切的属性定论,因为它的属性是可以随时变化的,它可以进化法宝,提升其品级局限,否则,我也不会隐居这里这么多年了,不怕告诉你们,这块悬浮大6六十丈以下的地方,都是土眩之晶。”

    “居然还有这么好的东西?”风南天惊讶道:“若是如此,那法宝岂不是可以无限制的提升,任何一件凡器都可以变成仙器和神器了?”

    “哪有那么容易的啊!土眩之晶所起的作用就是净化和过滤,若是没有相应的炉鼎和特定条件配合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简单的讲,那就等同于我们的炼器,修炼的层次越高,那么就需要我们越要小心翼翼。”叶添矢口否认了我的话。

    “也不全是那样的!”封赢大祖在一旁插口道:“用土眩之晶强行提升法宝的品级,这也是一种逆天行为,高级法宝的提升,最好是让它自然进化才好,不过这一类法宝往往潜力惊人,若是强行提升,也会带来器劫的,总之一句话,若是你的势力足够强横,自然就可以随便的提升法宝,因为你有能力,若是你用土绚之晶提升凡器和宝器什么的,你不闲暴殄天物,浪费啊!”

    “那倒也是啊!”风南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既然来了,也不不能让你们空手而回,一会儿,我带你们去攫取一些土眩之晶,以备日后之用。”封赢大祖说道。

    风南天和叶添两人俱是大喜,有了这东西,无疑是对自己修为有着极大帮助的。说话间,只见地面翻滚,那三个土灵又现了出来,只是此刻,三人的脸色透出一种灰败的颜色,三人的手中,都托着一个古朴的墨绿圆盘。

    三个圆盘上,一个放置一壶精致的小酒壶,三盏玉杯,一个放置一种橘黄色椭圆形小果,还有一个放置着几片翠绿色的叶状物,一层叠一层,泛起晶莹之色,煞是好看。

    趁着三个土灵人摆盘子的时候,封赢大祖微笑着解释道:“看来这次土灵人可是出了血本了,这壶中想来是眩晶液,乃是土灵人自身的鲜血所聚,入口含多种味道,虽然对于咱们的境界提升并无多大帮助,却也算是难得。这橘黄色的小果,环绕土眩之晶生长,名为荫萌果,极为娇气,产量也是极少,最难得的要算这仑叶朴了,那是土灵人的心脏所切割之物,你看他们脸色灰败,就是这个原因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