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逐鹿仙神TXT下载逐鹿仙神最新章节 》第七卷 第二十章 髟天祠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卷 第二十章 髟天祠

    天禁第一次动是没有恶意的,只是会将你包裹之后,传送出去,若是你反抗的话,那么天禁就会自动的动攻击,将你毁灭。

    风南天自然不会允许自己被传送出去,毕竟外面的情况更糟,他右手往上翻起,掌心向前,将早已酝酿的悖天诀了出去。

    悖天诀的出,就仿佛是一道七彩的利刃一般,不停旋转着,分成七段将那红光分解和分割,但是表面上看,就好象利刃将红光刨开一样,那天禁像两旁分开,随后就像隐入黑暗一般消失不见。

    眼看如此容易的就破开天禁,不只是封赢大祖了,就连风南天自己都感到十分的意外。两人一前一后,瞬间投进黑洞里边,眨眼消失不见。

    几乎在同时,两人的后方,那道红色的天禁有悄然的钻了出来,来回呼啸着,似乎深有灵性一样。光芒一闪,两人顿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眼前是一个无尽的殿堂,头顶是云端环绕,四周每隔几步就有一根粗大的红色柱子矗立着延伸向前方,脚下是一个方形的平台,颜色泛紫,踏在其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觉。“我们该是在髟天祠之内了。”抬头望着四周,封赢大祖肯定的道。

    风南天点点头,身形缓缓的朝前飘去,一边说道:“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奇怪?”他的目光随即被红柱上雕刻纹路所吸引,这里的雕功和纹路似乎比之天流垠上的怪兽雕像还要精密许多,巧夺天工已经都不足以形容了。

    两人朝前飞行,一路行来,除了柱子和脚下那紫色的平台之外,什么都没有看见,正在疑惑的时候,殿堂之内突然传来一身轻微的的声响,随后声音连串响起,“叮叮当当”钟磬敲打、琴瑟鸣奏起来。

    最后所有的声音全都突然沉寂,只见一声独特的筝音突然响了起来,头顶的云雾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道蓝光,随和蓝光的出现,筝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浓烈起来。

    “啊”风南天突然感到一阵头痛,那筝音似乎带着一种极为强大的穿脑能力,听见的人都感觉到脑袋要爆炸开一样。

    “是宓梵天筝,快抱元守一,千万不要让琴音主导你的神识。”封赢大祖脸色骤变,她的身体凌空凝立不动,双手合十,重山瓶在四周幻化出一层又一层的幻影,却是为了阻止那筝音的入侵。

    那筝音此时已经变的犹如实质,形成一条条的紫色飘带,纠缠着想要将两人包围,重山瓶所形成的幻影不断的出爆炸声,显示着筝音的强势。

    风南天此时也甚是狼狈,他是低估了宓梵天筝的威力了,加上之前没有准备,顿时陷入了被动,豳天火焱戟虽然及时的张开了防护,但是似乎并没有起多大的作用。

    那筝音简直是无孔不入,风南天紧守神识,不让它逸出。只是脑袋中的疼痛感觉却是怎么也无法消除,就仿佛是被钻进了一只捣蛋的虫子一般。

    风南天疼的在空中来回飞舞,就差没有找根柱子来撞了。至于封赢大祖却是一副静态的表现,若是以为她要比风南天轻松,那就错了。

    此刻的她,俏脸上已经是香汗滴滴,一张脸红扑扑的,小嘴紧紧的抿着,显得颇为吃力。筝音忽高忽低,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宁静,时而霸烈。

    大有将人带入那醉生梦死的梦境当中一样,只是做梦的人,却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头痛,“轰隆隆”半空溅起几团耀眼的光芒,那是筝音与另外两件神器所交击后产生的。

    风南天多少年了,都没有受过这种痛苦了,头顶的蓝光不断的变化方位,在风南天和封赢大祖之间来回的穿梭,似乎在讥笑两人不自量力。

    风南天自然不能容忍这种事情的生,他暗暗的积蓄着力量,等着那蓝光不断的靠近,要想消除筝音,最根本的办法莫过于将宓梵天筝给收拾了。

    终于等到那蓝光靠近了,风南天一个斜身扑上,手中的豳天火焱戟化成一团火焰手,朝那蓝光裹去,那蓝光似乎有所警觉,光芒一闪,正要飞起,却已经晚了,火焰手已经将它团团包围。蓝光不管不顾的猛然撞在火焱戟上,“铿”的一声,两件法宝相碰,出清脆的金属声。

    风南天只感到手中一麻,火焱戟差点把握不住,脱手飞去,可见宓梵天筝的恐怖。不过好在经过这一撞,那让人讨厌的筝音总算是停了下来。

    风南天只觉得浑身一畅,当时不犹豫,马上打出了另一手渡天诀,名叫破形诀,是专门用来将法宝打回原形,然后方便自己收取的。

    一道、两道、三道一共是六道彩光冲进火云中,每一道都准确的打在了蓝光之上,每中一道,蓝色光芒就会减弱一分,到最后一道的时候,蓝光瞬间陨灭,现出了宓梵天筝的原形。那宓梵天筝大概只有一尺产,巴掌宽,与那古筝的模样并无多大分别。

    天筝的筝体呈现一种晶莹的半透明色,两端延伸成两个弯角翘起,上面布满古怪的符篆,筝上的弦却是有十根,这可完全颠覆了风南天对古筝的认识。

    将古筝抓在手里,风南天暗子咋舌,乖乖,这一个看着小小的古筝,居然分量不轻,怕不得有几万斤重。

    宓梵天筝之旁,居然有着收摄的印诀,这可让风南天喜出望外,当下按照收摄的印诀打出,只见宓梵天筝响起清鸣之声,宛如九天的清音,然后天筝飞起,再次化做流光,却是进入了风南天的身体。

    “啪啪,恭喜风小弟,收摄了一件极品神器。”一旁响起鼓掌的声音,却是那封赢大祖过来了。风南天可没把什么恭喜当回事,他只听见了后半句话,只听见他惊讶的道:“若颜!你说什么,极品神器,那宓梵天筝居然是极品神器!”风南天一脸的难以置信,其实,他第一眼看见宓梵天筝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一件了不起的神器了,按他的估计顶多是上品,没有想到却是一件极品神器,这意味着什么,风南天可是相当清楚的。

    只听见封赢大祖点点头道:“很早以前,我就听说过宓梵天筝这件神器,传说它是三界中最强的音攻法宝,声音千变万化,有形无形,最恐怖的就是它所出的宓透天音了,刚刚我们也试过了,那根本是无法抵挡的,若不是你主动出手,我们恐怕都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这东西委实恐怖,不过似乎威力挺大,对我很合适。”风南天虽然对宓梵天筝心有余悸,却还是被更大的喜悦给冲淡了。

    “宓梵天筝最后一个使用者,正是当年古天人中的一位,难道说,那些古天人都在这髟天祠中不成”封赢大祖推测道。

    风南天摇头道:“不太可能,若是他们真在这里,那为什么现在还不见,还有,古天人不会愚蠢的把宓梵天筝到处乱扔八,而且刚刚我收摄的时候,明显的,这宓梵天筝并没有丝毫反抗的迹象,这证明了它原先是没有主人的。”

    “说的也是。”封赢大祖也感到自己的推测太武断了。有了宓梵天筝的前车之鉴,如今两人进去的时候,可是小心多了。

    这一次可没用多长的时间,不过是飞行了百丈的距离,只家前方开始出现了一阵水流的声音,叮叮咚咚,煞是好听。

    前方的云层如同帘幕一般开始一幕幕的散开,只见一条银河般晶莹的瀑布从头顶下落,那水花溅落而下,落进下面的一口圆形深潭之中。

    水流从云端而下,找不到源头,底下的深潭也仿佛是永远填不满一样“啊!天流圣水!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流圣水啊!”封赢大祖脸上带着惊讶的表情,身形飘到那水潭边,探手深入,撩起一拨清澈的水,让它流进自己的口中。

    看着她那闭目享受的样子,风南天也不禁深受吸引,他不觉也飞了过来。“天流圣水,那是可以洗经伐髓,转化灵气所用的,传说中,只有受过天流圣水洗礼的人才有可能具备飞升洪荒域的潜力,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圣水对于普通的修真者来讲却是无价之宝了。还以为天流圣水只是传说,没想到却真的在这里看见,若是有这东西,我们天人势必壮大不少。”封赢大祖有点可惜的道。

    风南天微微一笑道:“现在遇见也不迟啊,姐姐不是有那重山瓶吗?多装点回去,不就可以了吗?恩,我也要拿一点。”

    封赢大祖转头道:“以你如今的修为,还要这天流圣水干吗?”风南天笑了笑,道:“若颜可有装这圣水的器皿什么的,最好能让我多装点!!”他如今这个样子,倒有点恢复以前商人那副样子了,事实上风南天要天流圣水当然不是为了自己考虑,而是为了自己的两个弟子,原天和阎智,他这个当师尊的多年来不露一面,已经不像样子了,又如何能不为弟子准备点相见的礼物呢?

    “呵呵,你倒是问对人了,我当年曾经依照重山瓶这件神器,仿造了一件法宝,玉靳瓶,可惜因为材料的关系,也就只能达到中品仙器的级别,不过用来装下几个山川湖海还是可以的。”封赢大祖说着,手中已经出现了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蔚蓝色小瓶。

    “里边可以用禁制打成几个隔断,这样你可以存不同的东西,用法很简单,只要用吸字诀就可以封存了。”她接着说道。风南天倒也不客气,伸手接过玉靳瓶,感觉轻飘飘的,似乎一点重量也没有。

    风南天当下按照封赢大祖所教的方法,将玉靳瓶抛起,灭世力激荡在瓶上,只见玉靳瓶放出蓝光,将那天流圣水吸了进去。

    别看玉靳瓶不大,容量可是不小,只看见天流圣水不停的进入瓶中,出奇的,那潭水一点也没有减少的迹象。风南天吓了一跳,原本他只是想装一点就够了,没想到玉靳瓶吸力那么大,这一下,怕不得有一个湖的量了。

    当下赶紧收了瓶子,手忙脚乱的样子倒是让若颜好好的笑了一番。风南天自己也是感到好笑,“噗”的一声,潭中突然冒起一个水泡,倒把两人吓了一跳。

    只见那云端的瀑布泛起耀目的白光,白光激射出一道虚影在两人身前,那是一个怪兽的样子,体形如狼,张牙舞爪,咆哮着朝两人扑来。

    风南天下意识的催动火焱戟,一戟就轰在了那怪兽身上。“别动!”封赢大祖连忙喝止,却是来不及了。那虚影好不着力,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即只见四周的空间突然暗了下来,空中划出一道道的黑色光芒,漆黑如墨,无意之间,两人已经触动了髟天祠中的古天禁。

    潭中的天流圣水此时也澎湃而起,朝两人吞没而下,古天禁在空中交叉着围在两人周围,竟然是在瞬间布下了一个天笼,将两人圈在了一个极小的空间之内。

    两人都现自己已经陷进了天罗地网之中,连逃跑都是不可能了。“轰”天流圣水将两人一起卷了进去,仿佛是一张大手,将两人连同天禁一起拖进了深潭之中,消失不见。

    一个暗影模糊的空间里,风南天和若颜的身体不断的在空中翻滚着,那并不是他们的本意,而是因为四周有着无数看不见的攻击降临在他们的身上。

    两人身上不时的放出光芒,那是防御的神器被攻击后产生的反应。风南天是叫苦连天,因为他们是处于天禁的包裹之中,倒也想过要破禁而出,只是这些天禁出奇的坚固和强悍。

    到了后来,两人都只求自保了,或者挨过这一段的时间,那些攻击就会自动的消失了。四周不断的响起爆炸声,还有一阵阵强烈的撕扯,狂暴的空间,似乎要将一切都彻底的撕碎。好在两人的修为都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风南天近来修为屡有突破,封赢大祖身为天界最强悍的女人之一,功力是更不用担心了。

    一开始那种疯狂的打击,很容易让人崩溃,但是越坚持到后来,你会现自己也开始变的越来越有韧性了,残酷的环境逼的你会不断的调节自己来适应它,这对于修为境界也是有很大帮助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仿佛是被一只大手抓住了一般,从半空中给扔了出来。外面的空间少了那种狂暴,多了一份难得的宁静。

    还是那个殿堂,却是有点不太一样,两旁的柱子已经变成了金色,上面是那凌空飞舞的盘龙,两人的正前方,有五级台阶,上方是一面五彩斑斓的石壁。

    石壁中凹进去许多的四方形的小洞,足有上百个,那小洞四四方方,却摆满了一个个的石雕牌位,石壁前是一个粗大的青石鼎,足有三丈高,三支鼎脚,三支鼎耳,还有一个巨大的兽头顶盖。

    风南天现这里所聚集的灵气也十分充足,似乎没有任何的杂质。“若颜,这个是什么地方啊?你知道吗?若颜!”半天若颜都没有反应,风南天忍不住又叫了一声,随即转过头,只见若颜神态恭敬严肃,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石壁,嘴里喃喃的道:“天祠!天祠!古天祠!”

    “什么古天祠!这里就是髟天祠吗?”风南天问道。若颜点点头,并不说话,她的身形飘起,跪在石鼎之前,双手合十,一边叩头,一边说道:“天人若颜,叩见历代祖师。”

    风南天当时愕然,这才想起,所谓的髟天祠该就是天人的祖宗祠庙了,这里所存在的意义对于天人来讲自然是不言而喻了。古天人又不是真的一个个都死了,非要弄这些牌位,搞的阴森森的,风南天心里随即暗想。

    出于对老前辈的尊敬和对若颜的面子,风南天也跑到鼎前,行了个礼,却没有跪拜,毕竟他不是什么天人一脉,只听见他的嘴里喃喃的道:“各位前辈,老老前辈,风南天今天无意来到这里,其实~其实只是想找到一条出去的路而已,并无别的意思,那~~那天禁确实太恐怖了,会~要人命的,所以,还请老前辈高抬贵手,千万不要打我们小命的主意,拜托,拜托!”说完,正经八百的又鞠了个躬。

    “扑哧”一声,若颜忍不住放声笑了起来,谁让风南天那么可爱呢?这种幼稚的话都说的出来。风南天瞪大了眼睛看着她,若颜放声笑的时候是花枝乱颤,那又是一种动人心魄的美丽,静与动之间的对比,更能展现出一个美人的美态。

    笑了一会,若颜似乎也现了自己的失态,当下侧转身体,转移话题道:“这里才是真正的髟天祠,上面的牌位供奉着的都是远古时候最杰出的古天人,可以这么说,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

    风南天点头道:“我明白,他们是创始者,这一点,恐怕与古仙人,古神人都是没有区别的吧!”“是的,大体上是这样的,这些牌位本身就是一个谜,上百个牌位中,据说每一面都隐藏着一个古天人的修行方法,若是如今天界的人可以来到这里,那么也许就会得到他们的传承了。”若颜充满期待的道。

    风南天顿时无语,传承这种事情是需要机缘的,并不是说谁都可以的,若颜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她这么说,无非也是殷切的希望天界能够壮大而已,这一点,与仙神并无太大的区别。

    “若是这些古天人的传承,或许,若颜你就有机会进入那洪荒域了。”风南天自然明白洪荒域对于她的重要性。

    “唉,那也只是也许而已,古天人许多年来一个不见,虽然大多数人都猜测他们是进入了洪荒域,但是谁又能确定呢?更何况,古天人传承也是存在着许多危机的,并不是谁都可以承受。”若颜无奈的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