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ybdu.com

首页异界之冥帝传奇TXT下载异界之冥帝传奇最新章节 》网友上传章节 第250章借尸还魂
关灯
护眼
字体:

网友上传章节 第250章借尸还魂

    就这样,一日复一日,劳斯与命运抗衡着,他并没有如同众人所想象的那般成为一个废人,相反他还是不错的小伙子,再有一年就可以走出这座学院了,成为一名正式魔兵。在这个混乱不堪的世界里,实力代表一切,而且毕业之后,魔王陛下会给予一定的奖赏。

    劳斯的父亲里布拉德是魔窟的一名魔将,封地仅仅是一个小型的魔窟,人口不过几万人。不管怎样,在这个世界里,作为一个拥有封地的魔将,那就算是与天堂结缘了,劳斯的小日子还算不错。

    魔窟与另外六大纳米空间之间有相互沟通的通道,可以说,这七个纳米空间彼此相连。

    虽然父亲仅仅是一位魔将,而且魔将在魔窟更是数不胜数,但是劳斯的家境却并不没落,相反,劳斯的家境相当富裕,,家中的仆人不多,但是仆人衣着华丽,享受着贵族一阶的待遇,而且父亲有一个古怪的地下室,在那里劳斯是被禁足的,整个庄园只有两个人能够进入,一个是劳斯的父亲布拉德,另外一个便是劳斯的哥哥史蒂夫。对于这个地方,劳斯一直很好奇,不过,他绝对不敢贸然走进去的,粗暴的布拉德一定会活活打死他的,另外劳斯吃惊的是就连魔主巴布鲁斯跟他父亲也很友好,更是将他那天才的女儿波音粼粼许配给了自己,当然,这里面也有他的缘故,在他很小的时候,惊人的天赋或许得到过魔族巴布鲁斯的垂青,不过,现在婚约是否还能够进行下去还值得考虑。

    一个月的假期刚刚过去,劳斯整理好行囊,细心慢慢的出了,此时此刻他正一个人站在车站等待前往弗朗西斯科学院的“百足兽”,这是魔族特有的一种运输型的魔兽,这一次他又制定了一个奋斗计划,新的学期他要大干一场,他那张英俊的脸颊是那么的刚毅,坚强。

    百足兽很庞大,是魔窟最常用的交通工具,皆因它体积庞大,皮肤透明好似玻璃一般,性格温顺,有两个腹部,下面的腹部用来装食物,而上面那个空间更大的腹部则是中空的,如同车库一样,通常一只百足兽体内能够乘坐上百人,而且百足兽的度也是很快的,密密麻麻的大腿爬起来那是相当平稳的,不会颠簸。

    很快,路的尽头传来一阵沙沙声,劳斯知道这是百足兽行走的声音,不一会,百足兽果然爬了过来,里面几乎坐满了人,劳斯一招手,驭兽人驱使百足虫停了下来。

    百足兽张开大嘴,劳斯走了进去,交了一枚金币,然后拣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驭兽人先生,我要去弗朗西斯科学院,麻烦你了。”

    驭兽人接过金币,再次驱使百足兽赶路。

    坐在百足兽体内的劳斯,看着眼前百足兽透明的皮肤外划过的盛夏景色,不由想起前几天的一幕。

    一个蒙着面的黑袍巫师突然造访他家,竟然对自己格外的关注。

    从她身上,劳斯感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尤其是当她看向自己时,那一双散着野兽般渴望气息的眼睛,仿佛要将自己吃掉一般。

    好在父亲及时出现,他才得以逃脱,既便如此,直到现在,他依然惴惴不安。

    他不知道,这个巫师就是星星河的巫神玛格丽特!

    因为玛格丽特现了劳斯的命运似乎很古怪,原本平庸的人,似乎他的命运即将逆转!所以,对他格外留意,而且有了兴趣。

    “噗嗤~””百足兽突然放了一个响屁,庞大的身体往前急冲而去,这一突如其来的加一下子就打断了劳斯的思路,劳斯一惊之下,赶紧抓住扶手稳住了后仰的的身体。

    接下来,百足兽的度稳定了下来。

    “新世纪“酒吧坐落在弗朗西斯科学院附近,规模不小,距离弗朗西斯科学院仅有三个街区,同时也是弗朗西斯科学院外面最暴乱的地方,这里聚集着一些出来消遣的学生,还有一些浪荡子,而来这里的女孩子无一不是火辣的女郎,她们在这里毫无顾忌的释放自己心中的**,火热的舞动着自己丰满的臀部。

    “哟,那不是劳斯吗?好久没见了,难道这家伙转性了,竟然跑到这里来了。”劳斯一看,原来是龙波,在学校经常欺负自己的家伙。龙波五大三粗的个头,与劳斯同岁,不过,实力却比劳斯强上许多,为此,劳斯在他手底下没少吃苦头。

    劳斯看了一眼,见他同桌还有三个学生,正阴阳怪气的打量着自己,一看就知是纨绔子弟的,佩着贵族常用的细剑。两个舞女正和众人嘻笑打闹着。龙波亲热搂过身边的舞女,狠狠的亲了一口,说道:“来~来~来~好久不见了,喝上一杯吧。”劳斯素来不会喝酒,双手乱摇,说道:“我不会喝,我不会喝。

    龙波眉头一皱,道:“不给我面子?”劳斯愕然道:“我……我没有啊。”

    “喝了!”龙波冷哼一声。

    劳斯皱眉,忘了龙波四人虎视眈眈,硬着头皮喝上一杯。

    龙波舒展眉头,笑道:“这还差不多!”

    劳斯刚要告辞,却听龙波道:“劳斯,听说凯七公主波音粼粼是你未婚妻?”

    劳斯点了点头,道:“是的!”

    砰地一声,龙波突然暴起抡起一个酒瓶子狠狠的砸在了劳斯头上,顿时碎了。

    鲜血混着酒水一起自劳斯头顶流下来。

    酒吧里的气氛顿时达到了,不时爆出一两声女人的尖叫和几个大嗓门的轰笑。

    劳斯只觉的头晕脑胀,头皮滋啦啦的疼。

    就听龙波喝道:“你是什么东西,波音粼粼小姐也是你配得上的?从今天起,离波音粼粼远点,她是我的!”

    劳斯楞了一下,随即怒道:“休想!”

    龙波勃然大怒,刚要作,就听酒吧外面响起一个动听的声音:“龙波,你太嚣张了。”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的门被人推开,昏暗的酒吧里,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孩耸着胸脯款款而行。她一身雪白的束身长袍,周身如柔水般和谐,如瀑布般的亮黑长直垂而下,露出香凝似滑的削肩,纤细的腰身,修长的**,肉色的丝袜,再配上淡蓝色的高跟鞋,自然的勾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完美至极……

    众人彻底沸腾了,无论是他人还是劳斯无不是如痴如醉,她太优雅美丽了,仿佛天上的仙子一般,高贵圣洁。

    “波音粼粼~”劳斯艰难的吐出这个名字。

    整个酒吧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盯着这个妩媚的女子。

    波音粼粼满脸怒容的走了过来,劳斯上前诺诺道:“波音粼粼,你~”

    波音粼粼驻足看了劳斯一眼,眉头一皱,一脸的厌恶。

    劳斯赶紧闭嘴,脸上羞愧无比。

    这已经不是波音粼粼第一次帮自己了,劳斯很羞愧。

    波音粼粼这才看向龙波,眼中的寒光乍现,冷着脸说道:“即便他是废人,即便他再无能,我也不许任何人欺负他,绝对不许!”

    当“绝对不许“四个字传到龙波耳际之时,一股寒气由心而生,不禁打了个冷颤。

    龙波赶紧道:“公主殿下,你是那么的美丽,我是你衷心的护花使者,今天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免得他整日缠着你,要我看,他这么一个废人根本就配不上你,你又何必护着他呢?。”

    只听波音粼粼一字一顿地缓缓说道:“他是我丈夫!即便我讨厌他,也只有我可以打他骂他,你们都不能。““这就是惩罚!”

    话音未落,波音粼粼突然暴起,手中的圣器狠狠的砸在了龙波的肩膀上。

    龙波啊的一声痛呼。

    惩戒完龙波,波音粼粼看向劳斯,劳斯正激动的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直跳。

    “废物!”波音粼粼冷冰冰的丢下这么一句话,然后撇下劳斯,径直走了。

    劳斯心中一阵疼痛,怔怔的望着她离去的背影。

    待波音粼粼离开酒吧,龙波背后的那些狐朋狗党一起围了上来,询问道:“龙波,你没事吧?“。

    龙波肩膀生疼,立即软了下来,看样子是被打断了。龇牙咧嘴的冲身后吼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抓住劳斯,狠狠地打他!“于是,几人一起围了上来,照着劳斯便是一阵狂风暴雨。

    劳斯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整个人竟然也起狂来,一个纵身竟然骑在龙波身上,狠狠捶打着,而背后则承受着雨点般的袭击。

    龙波断了一条胳膊,根本就不是劳斯的对手了,被劳斯狠狠的揍着,任凭那些人怎样拉扯,劳斯只是往龙波的身上招呼。

    就在这个时侯,酒吧里一阵骚乱,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钢甲战士来了”原本正往劳斯身上拳打脚踢的那些人呼的一下全散了,只留下劳斯了疯似的往龙波身上招呼着。

    龙波早就被他打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整个酒吧立即空荡了下来,接着酒吧的门被推开了,一队钢甲战士裹着一股飓风大步走了进来,其中带头的钢甲战士冲左右一努嘴,左右会意,上前将劳斯提了起来,哈林在空中张牙舞爪,整个人陷入了疯狂的境地。

    “大人,这小子疯了!”其中一个钢甲战士一撇嘴道。

    那头领看了一眼地上奄奄一息的龙波,道:“把他关进监狱,地上的那个还有口气,赶紧送牧师诊治!死了就不好办了。”

    两人应了声是,赶紧将乱了神智的劳斯提了下去。

    没有人注意,就在劳斯昏迷的那一刻,我的那一丝灵魂碎片突然窜入他的体内,趁机剥夺了他的意识!

    我借尸还魂了!

    从劳斯的脑海之中,我得知了这里的一切事情,不过,因为灵魂碎片十分的疲惫的缘故,我渐渐昏死过去。

    那头领身后又走上前来两人将奄奄一息的龙波抬了下去。

    下处理事情的同时,那头领来到柜台前,要了一杯上好的鸡尾酒,冲老板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过来。

    酒吧老板赶紧凑了过来招呼他,小心翼翼的侍候着,“大人,有事你尽管吩咐,小人无不照做。”

    那头领抿了一口鸡尾酒,开口道:“说说吧,事情是怎样的?”

    “是的,大人!事情是这样的。”酒吧老板据实以报,将事情的经过告知他,待事情询问清楚,那头领将酒杯放在吧台上,然后领着手下的兄弟们离开了酒吧。

    “妈的,又是一杯鸡尾酒,五个金币又没了!”老板自认晦气。

    浑浑噩噩,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渐渐苏醒过来,浑身的疼痛令他忍不住呻吟出来,我疲惫的翻开眼皮,可眼前的景象令我大为错愕,应眼的是昏暗的光芒,一帘的铁栏杆,身子下面是厚厚的蒿草,自己似乎正在一个地下室里。

    我顿时醒悟,自己这是在监狱,当即爬了起来,一把抓住铁栏杆喊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铁栏杆被他晃得咣当作响,灰尘从头顶落了下来。

    “喊什么喊!”身后募地响起一个声音。

    我吓了一跳,转身一看,只见一个头花白的老头正蒙头垢面的蹲在墙角,手里拿着一柄小刀在墙壁上刻着字。

    我一愣,循着墙壁向上看去,只见整个地牢的墙壁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字,笔力字体遒劲有力,一看便知此人绝非常人,单凭这手上功夫便知此人斗气不弱,绝非无名之辈。

    我放下心情,道:“前辈,我叫劳斯,你是?”

    既然来到了这个地方,现在我也就只能以劳斯的身份来面对一切,这家伙的身体虽然不怎么样,先用着吧,等日后我回到幽冥鬼蜮,与我的**融合,到时候就行了。

    那疯老头募地突然暴起,一把将我推翻在地,然后把脸凑上前去,龇牙咧嘴的笑道:“小子,我跟你一样,天生坐监的命,一个囚犯。”

    我吓了一跳,这家伙怎么一身的兽性,向后挪了挪身子,最终靠在墙壁上,只觉得这个老头浑身上下一股怪异的气息,跟疯子无异,尴尬道:“前辈这么悲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